仰望与养成:从李宇春到蔡徐坤的粉丝进化简史

商学院 剥洋葱 读书会 访谈 视角 正在看韩剧《迷雾》的姜姜,觉得后半段有些烂尾,于是打开弹幕,想看看有没有和她有一样想法的人。而屏幕中出现的弹幕,却只有不断重复的三个字——蔡徐坤…

商学院
剥洋葱
读书会
访谈
视角

正在看韩剧《迷雾》的姜姜,觉得后半段有些烂尾,于是打开弹幕,想看看有没有和她有一样想法的人。
而屏幕中出现的弹幕,却只有不断重复的三个字——蔡徐坤。这让姜姜产生了一种被时代淘汰的恍惚——蔡徐坤?什么梗?
姜姜查了下。蔡徐坤,来自一档名叫《偶像练习生》的偶像养成节目,他是100名练习生之一,也是目前粉丝基础最大的练习生。
这些刷屏弹幕,大概就是来自蔡徐坤的粉丝团“ikun家族”。他们可能在为蔡徐坤拉票吧。
拉票,投票!一下子,让姜姜产生了可以指点江山的错觉。
2005年,即将升高二的姜姜,差不多花了大半个暑假,干了一件她觉得必须要做的事——发动身边所有能发动的亲朋好友,用他们的手机,为电视中素未谋面的短发女孩——李宇春,投票!
结果揭晓,李宇春最终以3528308票压倒性的优势,夺得第二届《超级女声》总冠军。回想起来,那一刻的满足感和成就感,13年过去了,还历历在目。
同样也是2005年,在另一个“平行时空”,即将要上高中的资深日宅——诚君,粉上了日本刚成立的养成系女团AKB48。
这一年,好像种下了两颗种子:一颗叫“偶像选秀”,在湖南落地生根;另一颗叫“养成经济”,从日本漂洋过来到国内。
在那个隔“圈”如隔次元的年代,姜姜和诚君不知道,13年后的某一天,他俩所在的圈子,因为一档名叫《偶像练习生》节目,打破了“次元壁”,在大众视野中产生了交集。
这两颗种子,萌发了一部浩浩荡荡13年的“中国粉丝进化史”,同时,也牵扯并记录了,在这两颗种子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过程中,不断演变的特殊土壤。

作者丨姚赟
来源丨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这场低门槛的素人选秀,选了13年

今年,是姜姜成为“玉米”的第13年。
13年间,她的“真?理智粉”佛系追星态度,逐渐清晰明朗:不抱团、用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这种方式,维护着她偶像的形象。
当然,也包括每年雷打不动的现场演唱会,还有日常的投票、买正版专辑、购买代言产品等等。粗略来,一年的花费大概在3W左右。
在外人看来,这是她作为一个资深“玉米”的自我修养,但,姜姜并不认为她是一个典型的“玉米”。同时,李宇春的粉丝们也一直觉得,和当红流量小生的粉丝们比起来,他们算是“非典型”的饭圈。
13年间,这些素人海选选秀节目也好,或是红极一时的偶像明星们也好,他们的生生死死、起起落落,看多了。
眼见着他们起高楼,眼见他们宴宾客,更眼见他们的楼塌了。
2005年,湖南台《超级女声》火爆大江南北后,上至央视下到各地方台,都相继推出了大量的同质选秀节目,如湖南卫视后续推出的《快乐男声》,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我型我秀》,江苏卫视的《绝对唱响》等等。
这些对姜姜来说,还是有印象又叫得出名的,记不住、叫不上名的更多了。2005年至2011年,这类素人海选选秀节目喷涌而出。有数据统计,在这6年期间,各家电视台相继推出了超过200档大同小异的节目。
同时,通过这200档以上的节目,除了个别能让人记住的名字外,更多产出了众多“速生速死”的偶像,甚至有媒体将这类现象总结概括为“粉丝3月现象”,大意是粉丝维持热度只有3个月。
而这期间“通用”的核心赛制和看点,可以总结为:素人海选+唱歌跳舞类才艺表演+由导师主导的淘汰制+电视台制作播放。
再美味的食物,吃多了总会腻——看了6年核心赛制雷同的素人选秀节目后,观众审美疲劳,也在所难免。
所以,当《中国好声音》送到观众面前时,这档加入了专业性筛选、话题导师、素人选秀等元素的导师对抗制节目,让大家觉得新鲜、有趣。从赛制的革新上来说,选手和导师的关系也变为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
回忆起来,当年,转身——说“I want you!”,这套标准动作出现在不少公司的年会节目中。根据CSM44城市网收视情况显示,第一季《中国好声音》总决赛收视率最高达6.101%,收视份额最高达29.47%。
高收视率,在收益上来说,则代表着高广告招生费用。随着收视率和话题性的不断增加,据媒体报道,《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广告招商冠名费达2.5亿元,第四季不仅拿下3亿冠名费,决赛夜的一条广告更是直接拍出3000万高价。
就像是“轮回”一样,在高收益的驱使下,大批同质节目又开始被批量制作。
2012年到2017年,《中国最强音》《中国梦之声》《最美和声》和《中国好歌曲》等等,这一路下来,姜姜像个看透尘俗的隐士一般,冷眼看着“历史的更替迭代”。
从《中国好声音》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尽管明星导师比第一届的看点更多了,但这也救不了收视率。总决赛当晚收视率为2.201%,同比去年第一季下滑44%,全季2.213%的平均收视率更是创该系列历史新低。
这也成为“导师制选秀节目”的滑铁卢。
这个节点,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一大批网剧、网综,也开始被不断贴上“良心”的标签,比如,网络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这批由如爱奇艺、腾讯视频等网络视频平台制作并播放的选秀节目,在综艺界,也开始有了一定的位置。2017年,爱奇艺推出了《中国有嘻哈》,累计播放量高达30.6亿;腾讯视频推出的《明日之子》累计播放量高达42.4亿。
时代再变,但对自家偶像,姜姜还是一直都很有信心。
毕竟13年了,她家“春春”依旧常青。更重要的是,歌曲、电影等各类作品不断推出后,“春春”不再是偶像,她的身份是歌手、创作人、演员,甚至是导演。

走出日宅小圈的“偶像养成”

多年后,有人观察并惊讶总结了当年的第一颗这种子——
2005年《超级女声》决赛,让观众投票决定选手去留的赛制,不就是中国偶像养成节目模式的萌芽么!
而另一颗种子——2005年,AKB48开始酝酿募集。作为日本实力最强的女子偶像团正式成立。最初就确立了“能见到的偶像”的定位,于是招募到的女生都是长相中等偏上,也没有经过唱歌跳舞等专业技能培训,气质都偏邻家女孩型。
这样的设定,就让偶像从原先的“完美”神化设定,转为“人”设:追星,不再只是对高高在上的偶像的崇拜,还可以陪伴一个女生逐渐成长外,还能全程参与她的改变。
全程的参与感和成就感,便是“养成游戏”最吸引人的地方。
“入坑”13年的诚君,也是被这点不自觉吸引了。
目前,已经“三十代”的诚君,在对待偶像这件事上却很“精进”。比如在买CD的事上,不断重复买同一张CD也只是表象动作,并不是他的目的——为了握手会的入场券、为了他支持的偶像冲榜。
如果他的同事在演唱会现场看到他,可能会觉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工作中看起来板正靠谱,又没有娱乐细胞的负责人,在跳这个以动作夸著称的Wota舞时,竟然可以这么投入和享受,全然忘了自己在单位的人设!
“养成经济”这个舶来品,在日本最早形成规模。国内最典型的“养成系偶像”TFboys和SNH48,他们的运作模式模仿的就是日本的杰尼斯事务所。杰尼斯一般招收10到14岁的男孩利用业余时间进社培训,声乐、乐器、舞蹈、主持、演技多方面培训,发现潜质好的苗子,培训几年后,会打包成一个组合正式出道。
木村拓哉所在的SMAP组合和小虎队,都算是“养成模式”。
而国内,在其他泛娱乐领域也已经进行了多次试水,同时反响良好,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应该就是TFboys。
TFboys由王俊凯、王源和易烊千玺三人组成,2013年8月6日正式出道。出道时,老幺易烊千玺年仅13岁,队长王俊凯也才14岁。在2015的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中,18岁的王俊凯和17岁的王源、易烊千玺榜上有名。
除了偶像经济外,围绕TFboys的另一个常规性话题便是他们的粉丝模式。吴晓波曾观察分析,TFboys的粉丝分工明确,负责跟帖、沟通、氛围营造、各地粉丝群关系维护,之后逆向引爆大众传媒。
截止目前来看,国内的“养成经济”,除了TFboys这类偶像养成外,其他泛娱乐、ACG领域也都在不断试水。比如游戏领域中的《奇迹暖暖》《恋与制作人》《旅行青蛙》这类的养成游戏。养成节目中的如《国民美少女》《蜜蜂少女队》《加油美少女》《夏日甜心》《明星的诞生》等等。
而“养成”一词,也从国内的“小圈子”中,逐渐走进大众视野。

ikun家族们的崛起:Z世代背景下的特殊土壤

来自日本的“养成”,加上来自韩国的“练习生制度”,这两者的结合大概就是《偶像练习生》 卖点之一。
从《偶像练习生》的第一期开始,以“全民制作人代表”身份出镜的张艺兴,一直在强调“屏幕前的你,作为全民制作人,将决定这100名练习生的去留。”对,这里赛制观众能起到的作用是“决定”,而不是“影响”。
这样的赛制下,让ikun家族成员的责任感、满足感和成就感,与2005年8月的姜姜们相比,更强烈、更直接——他们将蔡徐坤从100名候选人中送上榜首,以强势C位的身份出道成功。
《偶像练习生》不是国内第一档偶像养成类节目,但,这是国内同类节目中第一档产生现象级意义的。自《偶像练习生》开播以来长期以满分占据微博网综榜第一名,几乎每期的播放量都在2亿左右,节目相关的微博短视频播放已达124亿,相关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已超过125亿。
粉丝贡献的除了话题和流量外,还有大量的真金白银。据明星资本论统计,3月中进入决赛以来,仅是在粉丝应援平台owhat上,《偶像练习生》前20名的练习生粉丝就集资了超过1300万,如果算上隐藏金额和散粉自发参与的投票活动、同款购买,保守估计粉丝将贡献出了2000万。
当然,一档“现象级”的爆款节目产生,除了需要节目本身内容的质量、看点和话题作为基础外,还需要时代背景下的特殊土壤,比如社会主流价值观,或者是粉丝心理需求等等。
2017年,《中国有嘻哈》也火了,与《偶像练习生》一样拥有流量、颜值、话题等,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而转折点就在“价值观”上。
一直向观众输出“社会哥”形象的《中国有嘻哈》,一纸禁令下来,也开始不断强调,今后会说出正能量!而《偶像练习生》在价值观上,就和“越努力越幸运”这句Slogan强调的一致,是个积极向上、拥有梦想的三好少年。
据爱奇艺指数显示,《偶像练习生》的观众群体中,95后观众占比达到73%,成为绝对的收视主力。这类观众群体,便是媒体中常提到的“Z世代”。而如今在“偶像养成”中的中流砥柱,也已经不是“千禧一代”的姜姜们。
聚焦到“Z世代”的消费观后,会发现,他们非常愿意为虚拟的东西花钱,比如购买数字专辑、直播打赏、内容付费、偶像应援等。
内容付费、偶像应援、直播打赏,这些看起来不像是同一类人群画像,但这些有一个共通点——喜欢经济——为什么花钱,不为品牌、不为便捷、不为性价比,就是因为自己喜欢。
这也是 “练习生”们,能让各自粉丝费时费力费钱,只是为了能实现自己的出道梦想的原因之一。
这在那些不追星的“老阿姨们”看来,更是不理解:费时费力费钱,也依旧看不到、摸不到,究竟在图什么?
用“玉米”姜姜的话来解释就是,“开心,就是高兴,享受!”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粉丝间相通的。
这类需求的不断变化,让偶像的设定从“星”到“人”,从仰望到养成,参与感强了,沟通互动更多了,距离也更近了。粉丝们在过程中,用自己的方式各自收获了快乐和满足。
这种快乐与满足的背后,可能仅仅是填补了现实生活中某个不能实现的“缺口”,比如现实中期而不得梦幻爱情的姑娘,想要挥洒青春热血却时代已过的小伙,又或者只是需要温暖陪伴的人。
或许是市场、资本们看到了这个缺口,于是奉上了这一场场的狂欢盛宴:为期待一场梦幻爱情的,送上韩剧、高颜值鲜肉;为想要在球场奔跑,挥洒汗水和青春的,送上了乔丹、科比、巴萨、皇马;为孤而不独、需要陪伴的,送上了养成。

注:本文为盒饭财经原创,转载请加微信:iduoshao,侵权必究!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如何打造有“趣”的IP?
《兴趣变现》读书会本周五开讲,报名请扫描下方?

盒饭财经,约会最好的商业思想?

盒饭财经
点击下方关键字,看往期热文

柳传志与孙宏斌丨孙宏斌丨王健林丨董明珠丨王石丨李彦宏丨徐和谊丨陈九霖·上丨陈九霖·中丨陈九霖·下丨宗庆后丨陆正耀丨杨浩涌丨陈春花丨陈年丨贾跃亭反思丨刘晓光丨李彦宏2016丨陈向东丨张瑞敏丨马云与澳洲丨宋志平·上丨宋志平·下丨朱民丨姚劲波丨周云杰丨谭希松·上丨谭希松·下丨王胜江·上丨王胜江·下

版权声明:除注明出处的文章外,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及作者,侵权必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