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检大观园(从抄检大观园看领导的担当)

抄检大观园 《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是个青春的王国,里面住着一群天真烂漫的妙龄少男少女。这个王国的覆灭是从贾家内部抄检大观园开始的。抄检大观园的导火索是傻大姐在大观园里捡到一个“绣…

抄检大观园

《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是个青春的王国,里面住着一群天真烂漫的妙龄少男少女。这个王国的覆灭是从贾家内部抄检大观园开始的。
抄检大观园的导火索是傻大姐在大观园里捡到一个“绣春囊”,上面绣的图案拿现在的话说叫“儿童不宜”。在那时,捡到这么个东西可是不得了。这件事引起贾府高层领导机构的恐慌,于是,一场浩浩荡荡的抄检大观园运动开始了。
这场运动的授权者是王夫人,指挥者是王熙凤(知道是内讧,不太情愿),执行者是王夫人的陪房丫头,及邢夫人的陪房丫头(可刷存在感,非常乐意)。现在这些陪房丫头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妈子了,办起事来狠准快。
抄检的对象是住在大观园里的小姐少爷后面的丫头们。在传统思想里,小姐少爷如果变坏,都一定是不安分守己的丫头们带坏的。这些高层领导也不是凭空想象,古代戏曲她们没少看,有反面教材可引:杜丽娘是春香带坏的,崔莺莺是红娘带坏的……所以,必须要整顿大观园,把不安分守己的丫头们驱逐出大观园。
抄检是突袭性的,加上保密工作做得好,大观园里住的人都不知道。抄检小组每到一个地方,就引起一番骚动,各个地方的小领导反应也各不相同。

抄检的第一站是宝玉住的怡红院。王夫人总担心宝玉被身边的丫头带坏,所以怡红院自然是重点抄检对象。宝玉的反应是一头雾水,只当是一般的检查,没当回事。父亲的严命母亲的慈威,也让他没胆量阻止。抄检小组走后,他可能会安慰一下惊魂未定的丫头们。当然,如果哪里出了纰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他也一定会义不容辞地站出来顶罪。这样的事他没少做。
如藕官在大观园里烧纸祭拜戏友,被人发现后,宝玉承担下来说是自己让她烧的。藕官才免于责罚。“偷玫瑰露”事件,他站出来替柳五儿澄清,还柳五儿和芳官清白。甚至把和自己毫不相干的“茯苓霜事件”也一并承担了下来。甚至连别人的下属他都要罩住。彩云偷王夫人的玫瑰露给贾环,东窗事发后,宝玉也一并揽到自己身上去了。这样,五儿和彩云才没有被打四十棍子,并避免“或卖或配人”的悲惨命运。(也有版本说五儿仍旧被驱逐出贾府,后来死了。)
幸好,宝玉房里的丫头的箱子里没抄出什么东西,就是抄出什么不好的东西,他肯定会非常义气地承担下来。当然,最后,王夫人看不惯晴雯、芳官和四儿,认为她们有伤风化,把她们赶出了大观园。顶头上司发威,有意要整她们,这不是宝玉这个小领导能罩得住的。
但宝玉能在此事件后暗地里追查告密者,从此疏远嫌疑人袭人,说明他是黑白分明的。他在晴雯病死之前能屈身去探望她,在她死后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芙蓉女儿诔》来祭奠她,说明这个领导有情有义。做他的下属应该是很幸福的。

抄检的第二站是黛玉住的潇湘馆。抄检潇湘馆时,林黛玉至始至终没说一句话。一者,她这个领导是被架空了的领导,寄人篱下的身份,没她说话的立场。
二者,她的下属还好,都让她省心。黛玉身边的丫头少,紫娟是贾府最高领导贾母亲自委派,平时倒还规规矩矩,自然不用怀疑。还有个丫头叫雪雁,年龄小,有伤风化的事和她也挨不着边。
三者,有凤姐护着,她也不用多事。抄检大观园是在晚上,黛玉已经睡了。凤姐叫她不要起来:“睡吧,我们就走。”还一边和她说闲话,目的是分散她的注意力,怕她敏感。这种待遇在其他房里可没有。可见到潇湘馆来抄检,就是走走过场。从紫娟的箱子里抄出寄名锁护身符之类,也被凤姐“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打发过去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抄检在孤傲的黛玉心里没有刮起一丝涟漪,下属又省心,不用她罩,“处处留心,时时在意”的林妹妹自然就不会对此事表态了。如果真出了事,按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个性,肯定要拼一拼的。
第三站是探春的秋爽斋。探春充分发挥了她领导的魄力。尽管凤姐说得很委婉,说是丢了一件东西,搜一搜,还这些被怀疑的女孩子们清白。
聪明如探春,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冷笑道:“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然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他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命丫头们把箱柜一齐打开,将镜奁、妆盒、衣包等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请凤姐去抄阅,显然有赌气之意。搞得凤姐忙陪笑。
探春更是显出领导的魄力来在这一句:“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
如果那时有网络,探春定获得点赞一片。领导有如此担当的可真少!现在的校闹、医闹层出不穷,如果领导有如此担当,说:“我的员工自然不好,我就是头一个不好。既然如此,冲我来好了!”我想,这个领导在以后的工作中说的任何话都是圣旨,员工们会誓死效命,什么打卡、签到统统都是多余。

探春这个领导还不媚上欺下:“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
简直酷毙了!探春的出身并不好,姨娘所生,但她不因此唯唯诺诺,依然仪态万方威风八面。可见一个人有没有魄力和你的出身、有没有后台是无关的。正义和邪恶争斗,你强它软,你软它就强!
这个领导不仅罩着下属,还授权下属去骂无理取闹的王家的:“你们听他说的这话,还等我和他对嘴去不成!”
侍书等便回骂。强将手下无弱兵。连凤姐都赞叹。平儿陪笑,周瑞家的劝解。一场轰轰烈烈的无理取闹就这么灰溜溜地收场了!做探春这样的领导的下属可真爽!

而做迎春的下属可就憋憋屈屈了。同是贾府的千金小姐,迎春却懦弱无能。抄检的一行人从迎春的贴身的丫头司棋的箱子里搜出一双男人的锦带袜和一双缎鞋,还有一封写给司棋的情书。司棋被赶出贾府,作为领导的迎春至始至终没为她说一句话。
司棋对这个”二木头”领导很是失望:“姑娘好狠心!哄了我这两日,如今怎么连一句话也没有?”可见,迎春曾经答应过为司棋在顶头上司面前为她说情,但最终临阵退脱了,她并非刻意要骗司棋,而是性格使然。尤其是迎春看到情节比司棋要轻的惜春的丫头入画都被赶走了,她更是不敢替司棋求情了。
交换信物写个情书在现在是最正常不过了,可在封建社会却是大逆不道的。司棋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又碰上一个懦弱无能的领导,她被赶出贾府的命运肯定铁板钉钉了。
最倒霉的是入画,啥事也没有,就莫名其妙地背上了有伤风化的罪名,被赶出了贾府。入画的悲剧在于运气不好,更在于跟了个冷酷无情的领导。抄检人员从入画的箱子里抄出男人的衣物和一些银两。连尤氏都在惜春面前替入画开脱:“实是你哥哥(贾珍)赏她哥哥的,只不该私自传送。”案情已经很明了了,入画只是替自己的哥哥保管东西,无关风化。
作为领导的惜春,这时候如果替入画在顶头上司前说几句好话,实在不行就如探春那样发一次飙,入画被赶出贾府的命运可能就改变了。要知道,那时候的的女仆如果被主人驱逐出家门,就背上了品行不端的罪名,终生在人面前抬不起头,最后可能是死路一条。
惜春也发了飙,但是是对入画发的,她对尤氏说:“这些姊妹,独我的丫头这样没脸,我如何去见人。昨儿我立逼凤姐带了她去,她只不肯。……我今日正要送去,嫂子来了恰好,快带了她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这都什么领导,有事了就赶紧和下属撇清关系,不雪中送炭,还落井下石,叫人听了心里瓦凉瓦凉的!好歹主仆一场,入画也跟了她几年了。连尤氏都感叹:“可知你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还振振有词:“古人也曾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

同样都为求自保,迎春和惜春又不同。迎春在司棋被赶出门前,“含泪似有不舍之意”,还让丫头送司棋一个绢包,留作个念想,说明这个“二木头”还是懂些情义的。惜春为了自保,怕入画带累自己,无视她跪在自己的面前苦苦哀求,把这个跟了自己几年的下属当一件破衣服一样甩了,甩得越快越好,眼不见为净。
抄检运动是西府的人发动的,惜春是东府的人。按理说,只要惜春发话,西府的人是不好发难的。连凤姐都在给她找台阶下:“素日我看她还好,谁没个错,只这一次,二次犯下,二罪俱罚。”这是要放入画一马呢。惜春偏不就势下这个台阶,非要凤姐把入画带走。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有人说那是惜春年龄小怕事,我觉得还是骨子里的自私冷漠在作祟,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人的生死都和她无关。
遇到惜春这样冷酷无情自私自利的领导,各人自求多福吧。
看看领导排行榜。论担当,排在第一位的是探春,有心也有力;其次是宝玉,心有余而力不足;再其次是黛玉,看似无心实有心;然后是迎春,无心也无力;最后是惜春,有力而无心。
领导敢担当,还要有担当的能力。平时管理不善的领导,无论对内对外说话都没底气,就是想担当也担当不起。
探春有威力魄力杀伤力,在于她有自信力领导力。她管理有方,自信自己的员工不会乱来。她说:“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她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
所谓“歹毒”,就是平时管理很严格。探春的管理才能在凤姐生病期间,她暂代贾府管家就显露出来了,贾府上下里外皆知。有理有据有节,不胡搅蛮缠,也不护短包庇。这样的领导班子谁不心服口服?连女强人凤姐都被她的气场震慑住了。

而宝玉呢,这个领导是个老好人,平时是不重视管理的。他和下属打成一片,下属也不怕他,自然在他的领地也就常有胡作非为的事发生。如他的下属中居然出了“坠儿偷东西”事件,还是平儿为了照顾宝玉这个领导的面子,把这件事压了下来。晴雯动不动就打骂小丫头,她原本也是丫头,却养了两个长指甲,什么事都不做,俨然成了主子,得罪了不少人,王夫人也早就看不惯她了。
芳官呢,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想把好朋友柳五儿弄进怡红院,这不翻了天么?大领导岂容你越权?四儿呢,要怪就怪她运气不好,偏偏和宝月同月同日生,偏偏宝玉这个领导没轻没重地说和她是夫妻,偏偏这句玩笑话又让王夫人听了去,这还了得!
可以说,晴雯、芳官、四儿被赶出大观园,宝玉这个领导是要负一定责任的。晴雯喜欢听撕扇子的声音,为博美人一笑,宝玉就买好多扇子给晴雯撕。看得我心都疼,那可都是贵重的扇子啊。如果他不放任自流,适当地对这些放肆的丫头们敲打敲打;如果他警觉性高些,不让告密的小人有机可乘。这些丫头们的命运也许不会那么糟。
当然,最主要的责任在于王夫人——一个被封建礼教浸染很深有着强烈的家长权威的妇人,她操纵着贾府每一个下人的生杀予夺大权。

迎春不是个老好人,而是个滥好人。一个懦弱的领导下面往往有一群刁钻的下属。迎春的乳母居然偷了她的贵重首饰去卖做赌资,迎春知道了,也不敢发作。这个滥好人真是滥好到了极点!
迎春的贴身丫头司棋要吃炖鸡蛋,让小丫头告诉厨房,还特别交待“要炖得嫩嫩的”。柳家的很反感这些”二层主子”,以没鸡蛋为由拒绝了。结果,司棋到厨房里找到一篮子鸡蛋,她大闹厨房,把这些鸡蛋统统砸了。这未免有些玩过头了!
司棋还背着主人和表哥潘又安在大观园里幽会。那时候的女人见了男人都要回避,更不要说私会了。幸而撞见他们幽会的的是鸳鸯,替她把这件事隐了下来,要不然她那时就死定了。
这些事在探春房里断不会发生,领导厉害,下属也不敢干偷鸡摸狗和有违伦理的的勾当。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司棋追求恋爱自由,是个敢于反抗封建礼教的抗争者。这还有赖于那个啥事都不管的“二木头”迎春的功劳。
惜春,不用说了,她年龄小,没有做领导的能力偏领导了一群人,遇事撇得最快,冷血得让人心寒。实为领导中不敢担当者,也是最为人不齿的。这样的人若不倒霉就好,倒霉了一定没人去帮他。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怎么对待下属,下属就会怎么对待你。
贾府被抄,宝玉狱神庙落难,尚有以前跟过他的丫头茜雪和小红前去营救。茜雪因“枫露茶”事件被袭人打发出贾府,宝玉下面的丫头那么多,他应该不知情,否则按他的菩萨性情,不会这么做。茜雪救主,可见是念着主过去的好。如果惜春后来不出家,她落难了,如此无情无义的领导,不知道可有没有下属愿意搭救?
领导就好比一把伞,你能为下属遮风挡雨,下属才愿意把你高高举过头顶。你若不能为下属遮风挡雨,下属就会无情地把你抛弃!
 
 
 
?精华推荐? 
 愿“流浪大师”的悲剧不再重演
【枞川记事】傻 女
【枞阳花事】种一份如花心情
【枞阳记忆】 怀念有“灯”的日子
【经验之谈】 婆婆和媳妇的战争
母爱姓“自私”还是“无私”?
我的情人 
【枞阳记事】 我给儿子打分
 【枞川风雅】你还会说”谢谢”吗
花季少年自杀的背后 
良医?庸医?医魔
  一个熊孩子的逆袭人生

抄检大观园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