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黄色素(苏木红 栀子黄 者般颜色做将来)

栀子黄色素 一、我并不喜欢那些象云纹或者几何图案一样的缬染,所以我的布,就只染纯色。也纯粹只是贪玩而已。从地里长出来的艾草,从高处剪下来的竹叶,院子里的糖槭和枇杷叶,五月的槐米,六…

栀子黄色素

一、
我并不喜欢那些象云纹或者几何图案一样的缬染,所以我的布,就只染纯色。也纯粹只是贪玩而已。从地里长出来的艾草,从高处剪下来的竹叶,院子里的糖槭和枇杷叶,五月的槐米,六月的龙葵,都摘了个遍。中药铺的药很便宜,50克几元钱,买回来几十种药材,苏木茜草姜黄紫草根地锦草板蓝根,都有。有一次在超市捡了一个多小时的洋葱皮——收捡弃物到了这个地步,实在已经本末倒置了。
洋葱皮可以染出嫩黄色。
你看那枇杷叶是绿的,它染出的布色是浅红。
很多的绿树绿叶子,并不能染出你希望的绿色来。
草木的诡谲远出于你的意料之外。
深深浅浅色,融融冶冶意
二、
从那以后,我开始阅读一些关于草木染色的资料。很久以来,出现在我们生活里的草木染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蓝印花布的蓝色。至于触目可见的所有衣物布料,我都以为它们原本就应该是这样有颜色的。可是其实人类到了十九世纪中叶才发明合成染料,在此之前的长远历史中,人们都是从天然材料中取得天然的色彩。
栀子果,秦汉以前应用最广的黄色染
三、
原来早在商周时期,人们就已经在玩儿草木染这回事了。周礼天官中有染人官职,掌管染丝帛,也有掌管“染草”之职。“掌以春秋敛染草之物,以权量之,以待时而颁之。”并建立了一套完整管理制度。秦设有【染色司】、唐宋设有【染院】、明清设有【蓝靛所】。
诗经中有“绿衣黄裳”、“青青子衿”、“我朱孔阳”、“载玄载黄”,《周礼·地官·司徒》掌染条下注曰:“染草蓝蒨象斗之属。”贾疏:“蓝以染青,蒨以染赤,象斗染黑。”草木的五色彼时已经令人目眩。
莲蓬,古称“荷染”
四、
长久以来,古人用于織物染色的植物染料種類繁多,僅見于文獻記載的就有幾十種:茜草、紅花、蘇木、梔子、槐米、黃連、黃櫨、黃檗、鬱金、藍草、紫草等。你能想到的、你想不到的,都可用來染色——茶染、蓮子殼染、紅花染、槐花染……一草一木,皆可成色。成色后,唤作天青、茶褐、藕色、月白、秋香、銀紅……这草木染真是有著水墨畫般的意境與隨性。

柿子耐洗耐晒
五、
但其实我很怀疑古人的这些妙色是否有确定性。草木染的颜色温厚,柔和,轻淡,全可以用一抹这个词来形容,一抹天青,一抹浅绿,一抹荷色,盈手亦是浅浅一把全无把握的色,大部分时侯是暗淡的,又很难固色,总会洗一次便更淡一些。可是最难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今天染了一块苏木紫,明天染出的,可能便是淡一些,或者深一些,放在一处,总归看得分明。不过,也许,最有趣的也正在这里,反正直到如今,我也无法染出完全相同的两块布来,更是无法控制这些活着的草木色,便甘受它的任性算了。

紫草越陈越佳
六、
《蚕桑萃编》中还有这样的记载,“是水可拟江浙、成都,再加工夫纯熟,自可色,色鲜明,及成上品。”作者卫杰认为好的泉水影响织物染色,最佳染地应在江浙和成都一代。天青、元青,江宁府最佳;天蓝、宝蓝、二蓝、葱蓝,苏州最胜;朱、红、酱、紫,镇江的为最妙;浅红、大红、鹅黄、古铜,成都锦江的最好;而讲到湖色、淡青、玉色、雪青和大绿,得算杭州排第一。

靛蓝是最主要的蓝色天然染料
七、
这般看来,染一块布,水亦重要,天时地利亦重要。想起江宁的织造府来了。
然而,我们也尽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苏木染红,梔子染黄,靛青染蓝,艾草染绿,者般颜色做将来。
附:草木色谱
《天工开物》卷上,彰施之诸色质料中记载的染色技术,摘录如下:
大红色:其质红花饼一味,用乌梅水煎出。又用碱水澄数次,或稻稿灰代碱,功用亦同。澄得多次,色则鲜甚。染房讨便宜者,先染芦木打脚。凡红花最忌沉、麝,袍服与衣香共收,旬月之间其色即毁。凡红花染帛之后,若欲退转,但浸湿所染帛,以碱水、稻灰水滴上数十点,其红一毫收转,仍还原质。所收之水藏于绿豆粉内,放出染红,半滴不耗。染家以为秘诀,不以告人。
莲红、桃红色、银红、水红色:以上质亦红花饼一味,浅深分两加减而成。是四色皆非黄茧丝所可为,必用白丝方现。
木红色:用苏木煎水,入明矾、棓子。
紫色:苏木为地,青矾尚之。
赭黄色:制未详
鹅黄色:黄蘖煎水染,靛水盖上
金黄色:芦木煎水染,复用麻稿灰淋,碱水漂
茶褐色:莲子壳煎水染,复用青矾水盖。
大红官绿色:槐花煎水染,蓝淀盖,浅深皆用明矾。
豆绿色:黄蘖水染,靛水盖。今用小叶苋蓝煎水盖者,名草豆绿,色甚鲜。
油绿色:槐花薄染,青矾盖。
天青色:入靛缸浅染,苏木水盖。
蒲萄青色:入靛缸深染,苏木水深盖。
蛋青色:黄蘖水染,然后入靛缸。
翠蓝、天蓝:二色俱靛水分深浅。
玄色:靛水染深青,芦木、杨梅皮等分煎水盖。又一法,将蓝芽叶水浸,然后下青矾、棓子同浸,令布帛易朽。
月白、草色二色:俱靛水微染,今法用苋蓝煎水,半生半熟染。
象牙色:芦木煎水薄染,或用黄土。
藕褐色:苏木水薄染,入莲子壳,青矾水薄盖。
附:红花饼制法
古人将带露水的红花摘回后,经“碓捣”成浆后,加清水浸渍。用布袋绞去黄色素(即黄汁),这样一来,浓汁中剩下的大部分已为红色素了。之后,再用已发酸的酸粟或淘米水等酸汁冲洗,进一步除去残留的黄色素,即可得到鲜红的红色素。这种提取红花色素的方法,古人称之为“杀花法”,此方法在隋唐时期就已传到日本等国。如要长期使用红花,只须用青蒿(有抑菌作用)盖上一夜,捏成薄饼状,再阴干处理,制成“红花饼”存放即可。待使用时,只须用乌梅水煎出,再用碱水或稻草灰澄清几次,便可进行染色了。“红花饼”在宋元时期之后盛极。
(本文部分图文取自网络)

警告……分割线又来了……
————————————————————————
菊斋良品·节令赋·立冬披帛预订
————————————————————————
二十四节气的立冬,今年是在11月8日,立,建始也,表示冬季自此开始。冬是终了的意思,有农作物收割后要收藏起来的含意,古人又把立冬作为冬季的开始。
立冬的菊斋风物是披帛,天丝棉材质,200厘米长,75厘米宽,可以作围巾,可以作披巾。草木染色,沉香熏蒸,散发自然色香。
预订日期:即日起至11月5日
出品日期:11月5号至8号,共20条
订购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从左至右草木染色示例:枇杷叶染色,竹叶染色,洛神花染色,槐米染色,茜草染色,艾叶染色,姜黄染色,苏木染色。
草木染色偏素淡,以上仅为一部分色系。

栀子黄色素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