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洋芋蛋”(散文)/邓文富|天马竞辉1711期

故乡的“洋芋蛋” 我的初中升高中暨中专考试的考点设在县城附近的一所中学。由于百年不遇的洪水将山乡的公路几乎全部冲毁,班车不通,领队老师带着我们全班同学跋涉140余里山路,耗时一天半…

故乡的“洋芋蛋”

我的初中升高中暨中专考试的考点设在县城附近的一所中学。由于百年不遇的洪水将山乡的公路几乎全部冲毁,班车不通,领队老师带着我们全班同学跋涉140余里山路,耗时一天半,才于考试前一天下午赶到考点。当晚就住宿在考点。在考点,我们见到了不少平原的考生,他们戏称我们为“洋芋蛋”,嘲笑我们这些山里娃是吃洋芋蛋长大的。同学们听了愤愤不平,我独不觉十分受辱。如果不考虑他们说此话时所带的轻蔑的意味,应该承认他们说的基本是事实。如果没有洋芋蛋,我不知道自己、家人以及大多数山民如何度过那些年的那些难挨的青黄不接的日子。因此,我感谢洋芋蛋,至今对洋芋蛋情有独钟,百吃不厌。

洋芋在别的地方可能只当做菜吃,在山乡却亦菜亦饭,尤其是在山乡的那些年的五至八月份,它成了无可替代的主食。自记事起,山乡在记忆里就是一个广种薄收、靠天吃饭的地方。主要的作物是苞谷,若遇天旱,不是种子种不进地里,就是种进去生不出来。即令风调雨顺,苞谷长势喜人,昼夜还得提防老鸹、野猪、黑熊的轮番祸害,有时,只要遇上二三十头群野猪打地里经过一趟,十几亩地的秋庄稼就全完了。就算不遇意外,有种有收,一年的秋庄稼也只够吃到来年的三四月份,来年的秋庄稼要等中秋节后才能成熟,五至八月份,便成了一年中青黄不接的时期。而洋芋生长期短、产量高,一般在阴历二月初下种,端午节后便可食用,正好填充青黄不接时节人们的辘辘饥肠。

说洋芋百吃不厌,不仅仅是因为我对它情有独钟,实在也因为它在山乡的吃法花样翻新、不一而足,而且每种吃法都风味独特,令人终生难忘。

洋芋成熟的季节也是一架架四季豆角蓬勃生长的时节。在没有主粮的时候,山乡人的一种创造性吃法是将四季豆角和洋芋混煮在一起,做成四季豆汤洋芋。翠绿的豆角配上甜面的洋芋,这种纯绿色食品(当时山乡人种植洋芋和豆角只施农家肥,不施化肥,更不打药),即使不吃,望一望也会口齿生津的。如果是今天,看到有人大碗大碗地咥架豆王和洋芋,必定会视为一种奢侈,这是瓜菜代才能有的一种享受。

如果到了青黄不接时节,侥幸还有苞谷余粮,在苞米椮里掺入洋芋,也是极好的搭配。山乡昼夜温差大,苞谷生长期长,用山乡苞谷磨制的无论大小的糁子,都油香油香的,这是它能占据主粮地位的重要原因。又油又香的苞米糁子中掺入又甜又面的洋芋,那滋味也是让人回味无穷的。记得一位曾和我同校供职的姓梁的教书先生,三次进山,把一生的大好时光都奉献给了山区的教育事业,问其原因,竟是离不开山乡的苞米洋芋糁子和腊肉片片。

至今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的仍是洋芋唱主角的一种美食,叫洋芋麦面糊糊。记得有一次,父母和我及弟,在山上挖地种黄豆。我们队坡地距家普遍较远,最近的也要走五里路。为了节约时间多干活,我们决定午饭在山上做。要做的饭就是洋芋麦面糊糊。上山时只需带上一只锅、四只碗、油、盐及事先刮过皮的洋芋和一点公家发的救济面粉。筷子可就地取材用蒿子棍做,水可从坡地附近的沟里汲。做饭时,先找来几块石头将锅支起,找来柴火在锅下点燃,锅里倒点油,把洋芋和临时采来洗净的嫩绿的野韭菜和香气蹿鼻的野小葱放在锅里炒一炒,然后注入水,洋芋将熟时撒入面糊,搅煮至熟即可。

此后,我再也做不出、吃不上那么美味的洋芋麦面糊糊。

即令没有其他粮食和蔬菜搭配,单只一种洋芋也能做出不止一种的美味饭食来。洋芋带汤可煮成汤洋芋,洋芋带汤煮至一定火候,滤去汤可蒸成干洋芋。干洋芋不只可干吃,还可充当干粮。每当上山挖药、割竹子、砍木棍,实在没有白面做馒头,就带上一些干洋芋。干洋芋甘甜可口,远胜于无菜便难以下咽的馒头。

当苞谷结穗有了颗粒之后,为了防止老鸹、野猪、黑熊糟践,要在山地里搭棚日夜看守(白天主要防老鸹,夜晚主要防野猪和黑熊)。有时晚上去看守苞谷来不及吃饭,就在要路过的自家的洋芋地里扣几窝洋芋带上,到了呺棚(山乡人将看守苞谷住的棚子叫呺棚,将看守叫守呺,这样取名,大概因为晚上看守庄稼,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大声吼叫一阵,以驱吓野兽,使它们不敢进地祸害庄稼),点燃篝火,既用于威吓野兽和驱寒(山里秋天晚上是比较寒冷的),又用于烧开水泡茶和煨烤洋芋。漫漫秋夜,面对熊熊篝火,时而敲着梆子,时而呐喊几声,然后喝着酽茶,有滋有味地吃着又面又甜的烧洋芋,你会觉得寂寞的秋夜竟也平添了几分情趣。

洋芋最有特色的一种吃法是做成糍粑。将干洋芋凉冷,放进石碓窝里用木杵砸。做此活需要足够的耐心,要先将洋芋捣碎,再抡起带把的木杵使劲砸,只砸至筋性十足。好的糍粑砸至最后竟黏在杵上怎么也取不下来,吃的时候筷子都夹不断,需要用刀切。不是什么品种、什么土质生长的洋芋都能做糍粑,洋芋质地要瓷,不能多汁,亦不能太面。糍粑有两种吃法,一种是蘸着蜂蜜吃,一种是烹制菜汤像吃搅团一样(其筋性是搅团所无法比拟的)。做洋芋糍粑,虽颇费时费力,但享受的确是人间至味。

如果洋芋获得丰收,一时吃不完,还可晒成洋芋片。将洋芋剥皮、擦片,在开水里煮至八分熟,再捞出来晒干。大致近十斤洋芋才能晒一斤片。干洋芋片不仅耐贮存,也十分好吃。将片用温水泡软,和肉一起炒,那是绝配,又筋又油又香。

即使拾不到手的碎洋芋,也可洗净,剁碎,浸泡后滤渣,沉淀成粉,晒干。洋芋粉,或与面粉搭配摊煎饼,或用开水冲汁加糖,都只有临门贵客和没有食欲需要滋补的病人才能享受得到。

现身在平原,也不难吃到洋芋。但听说多数种植者,为了追求高产和预防病虫害,不但施了过量的化肥,而且种子种前要放在药水里浸泡,甚至连土壤中都要拌上药粉。这样的洋芋,味道不但和故乡的洋芋蛋有天壤之别,而且让人吃后心有余悸。

什么时候再能吃到故乡那样的洋芋蛋呢?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原文链接、若转载请注明出自【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谢谢!

作者简介:邓文富,陕西周至人,高级语文教师,从教三十余年。少小即钟情文学,今已至知天命之年,仍痴心不改。兴之所至,也信手涂鸦几笔,不揣浅陋,博人一笑耳。曾用笔名尤愚、篱边种菊人,博客名罗兰篱边菊。

那山,那校,那人/邓文富|天马竞辉1703期

望故乡/邓文富|天马竞辉1689期

呵,该睡了,教学楼/邓文富|天马竞辉1676期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文社【天马竞辉原创文社】团队:

文学顾问:李老先生,秦淮梦月,王琦,雨之恋 |法律顾问:江雪

主编:静之逸 |编辑制作:杨易凡

作者联系组:陈延芳、弋蓉、西凉举子、王芳,山花、樊晋江

投稿须知: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以下简称文社)

宗旨:天马竞辉,不分地域;竞相出彩,同放光辉。

投稿要求:原创首发,体裁不限,字数300字以上,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降低错别字率,文责自负。另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来稿处理周期10天(双休法定节假日除外)

注意事项:文社开通原创保护及赞赏功能,个人作品产生的赞赏总额10元以上,根据修稿制作10天内(从作品刊发日算起)以微信红包发作者(请主动加微信285095385),其余作为文社日常管理费用。未及时领取视为自动放弃。之后作品赞赏自动归文社管理。

从即日起,本文社携手天马晴空公众平台(wuweifangxie),在天马晴空推出【竞辉原创】专栏。

天马晴空公众平台系武威市委政法委主办的官方公益宣传平台,【竞辉原创】专栏专发本文社思想性、艺术性强的文艺作品,如系反邪教主题作品,天马晴空推送有关媒体刊用后,将按有关规定给予稿酬或奖励。(2018年3月23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