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康民间文艺】老粗布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老粗布,林州人直接叫它“粗布”,是民间以棉花为原料,纯手工织成的。 棉花要先经过轧花去掉棉籽,再经过弹花变得蓬松,然后搓花骨卷。揪出一块来,在平板上铺成一…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老粗布,林州人直接叫它“粗布”,是民间以棉花为原料,纯手工织成的。

棉花要先经过轧花去掉棉籽,再经过弹花变得蓬松,然后搓花骨卷。揪出一块来,在平板上铺成一尺多长,一二寸宽,一手拿一根细高粱杆顺着压上,另一只手握着一块背面有把手的搓花板,来回几下,抽去高粱杆就成了,搓完搬出纺车,开始纺线。

纺车右边是一个大轮子和一个摇把儿,左边是一根卡着的细锭子,一头安着带槽的“锭子箍”,用细绳和右边的大轮子相连。纺线时,先把“杆草裤”(从谷子杆上剥下的叶柄)套在锭子上,拿出一条花骨卷,从一头捻出线头,绕在干草裤上,右手摇动纺车,左手捏住花骨卷,通过锭子尖平着向后扯,随着锭子尖的转动,细细的棉线就从花骨卷里抽了出来,等到胳膊拉到极限,右手快速一停一倒再一转,左手顺势一抬,把棉线缠绕在锭子上。锭子满了就形成线穗子,同杆草裤一起从锭子上捋下来。

纺线的功夫全在两只手上,左手慢了线太粗,快了线又容易断,速度和力度不均匀,线就一会粗一会细。右手要和左手配合好,该快快,该慢慢,该倒时及时倒转,整个过程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纺线以后是“拐线”,有专门的“拐子”,像一个“工”字旋转90度。把线穗子放在筐子里,或者用一根小棍穿上插在那里,找出线头,一只手领着,另一只手握着拐子中间来回翻转,线穗子上的线就缠在了拐子上,一个线穗子完了再接上一个,到胳膊粗细时取下来,叫“一拐”。接线头的方法很独特,按着一个线头,用另一根线围着在指头肚上绕一个圈,再把线头放进圈内一拉,线就接上了。这样打出来的结小得几乎看不出来,好多人看半天都学不上来。

如果要织花布,拐线后就要染线,从供销社买来需要的颜料,烧一锅水,把棉线和颜料一起放进去煮,捞出来晾干,棉线就有了颜色。

接着是“浆线”。先和一团面,在一大盆水里面反复揉洗,一会儿水就变成了白色,看好浓度,去掉面筋,放在火上熬成稀稠适度的浆糊。把线先在清水里煮一会,捞出来再浸在浆糊里面反复揉搓,直到面浆充分浸进每一根线内。最后一匝匝套在两头支起的浆线杆子上,用棒槌套进去又是捋又是拧的,还要用双手握住棒槌两头使劲往下扽,使线变得顺直、柔韧。

浆好的线,要通过“络线”缠绕在络子上。络子是由四根木头组成的方柱形,长不足尺,两头用木头连接,正中间有一圆孔,可以穿在一根轴上,旁边有小孔,可插进一根小棍,拨弄络子转动。络线时还要有风车,是两根小木条组合的十字,正中间有孔,穿在一个带橛子的小木桩上,木桩下面是方的,再插在中间有方孔的板凳上。风车十字头上有也小孔,插上木棍可以撑起一拐线。络线时把风车摆在左边,装上线,右边在杌子中间绑一根铁棍或火通,串上络子,左手领线,右手转动络子,风车跟着转动,线就缠到了络子上。

接下来是经线,需要一个长一点的院子,把地面扫干净,两头钉上几个橛子,中间靠边摆上一排络子,络子上方扯一条细绳,上面均匀地缀一排小圆环。经线时两头各有一人挂线,中间一人走线,要一只手举一块薄薄的经线板,上面有一排小孔,络子上每一条线都穿过绳子上的小圆环,再穿过经线板上的小孔,另一只手拢着,在两头之间走来走去,每走到一头,就把线交给挂线人挂在橛子上。

经线是细活儿,处处都要想好算好。两头之间的距离叫“缗”,是织布时的长度单位,大缗丈八,小缗丈二,也有丈五丈六的,钉橛之前,就要看一看线有多少,决定用大缗还是小缗,挂线人要在橛子上抹上一点颜色,当做记号。布的宽度要看“帖”,一般四十根线为一帖,根据织布机上杼的宽度,决定布宽多少帖,一般都是十三四帖,也有十六帖的,经线时都要算好标清。还要把线一根一根分两组,摷一个“交”,使织布时线上下交叉,挂线人必须头脑清醒,所有线都不能挂错,所有标记都要清清楚楚。如果织花布,还要算清到哪儿加哪种彩线,不能有一点差错。

经线后是运线,把经好的线盘着放在一个簸箕或筐子里,放在一个人字形木拖子上,前面竖钉着一根短木。运线时把木拖子放在离织布机尽量远的地方,拉出这一段距离的棉线,把线头一根一根穿过专门的“运线杼”,线就以布的宽度展开,固定到织布机后面的卷线轴上,木拖子那边在立着的木头上挽一下。卷线轴两头有放射状木条,操纵木条慢慢转动,线就一点一点缠到卷线轴上,一边缠一边垫入杆草一层层隔开,木拖子也被越拖越近,到了跟前就解开上面挽着的疙瘩再放到远处,直到把所有的线运完。运线中要一根根仔细检查,有断线的要接上,有粘连的要分开捋顺,有图案的要小心不要把彩线弄错了。

到织布机上,首先要掏缯,缯有两个,一前一后紧挨着,每个缯都有无数细竖条,每条正中是缯眼,所有线都要穿过两个缯,但不同的“交”,要分别穿过两个不同的缯眼,一根也不能错。穿过后两根线再合起来,用一根专门的带缺口的竹篾,把线一组一组送过杼去,叫“啄杼”。

织布机主架是一个大方框,中间靠前一点,立一个“机楼”,两边插在方框边的方孔内,机楼顶上有个可翻转的小圆轴叫“拨浪槌”像个小飞机,两边翅膀分别连着中间两个缯,再和下面两个脚踏板分别相连,用脚一踩,两个缯可以一上一下地动。缯前面就是杼,安在杼板上,也吊在机楼子上。杼前面就是卷布轴,也通过两边插在机框上,两头还有两个可以穿透的眼儿,可以插上一根长的铁棒,别在机框上,用来调节卷布轴的松紧。

织布机后下方,还有一个像“小耙”的东西,是一个小方框,其中一边是圆的,还比较粗,朝后斜放在机框子下面,上面两根连杆与前面杼板相连,利用向后倒的力,织布时拉着杼板回到原位。边上还有一根操纵杆,头上有两根短木,用来卡住或放开卷线轴的木条,让卷线轴转动或停止。

开始织布时,先用一块带穗子的布,绕在卷布杆上,穗子和线接上,做为开头。双脚分别踩两只踏板,每踩一次,前缯后缯带动两层线上下交叉一次,在交叉的一瞬间,一只手一用力,梭子唰地从中间钻过另一边去,另一只手接住。梭子中是一根细竹蔑,穿了一个小“耧辐谷筒儿”,上面是缠好的线,通过梭子侧面的小孔出来,作为布的纬线。织布人一手接梭,另一只手要迅速从上面抓住杼板往回一拉,杼板自动被拉回去。两只手不停地换,布就一丝一缕地向前延伸。还有一根两头有针小竹片,从下面别在织好的布两边,利用竹片的弹性,撑着布不向中间收缩。

织布要手脚并用,两只脚一上一下,两只手也一下一交换,不但要配合好,还要把握速度和力度都均匀一致,否则,织出的布就不平整。织一会儿,就要紧一下卷布轴,先通过右边的操纵杆,放开后面的卷线轴,拔出卷布轴右边的铁棒,换个眼儿一拧,布就卷到卷布轴上,别上铁棒继续织。等卷布轴上的布厚了,就需要拔出铁棒,把卷布轴上织好的布从下面放开,叠到腿底下,再把卷布轴拧紧。

织好的布在使用前,要先放在弧面的捶布石上,用棒槌反复地捶打,让布就变得柔软好用。还可以染成自己想要的颜色,那时有专门染布的,摇着拨浪鼓,把各家要染的布收起来,做上记号,染好了再送过来。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审美观念的变化,人们不再穿粗布衣服了,昔日的纺车、织布机都已成为了闲物,但人们对老粗布似乎又难以割舍,家里的床单、被子,小孩的贴身内衣等,还是想方设法找真正的老粗布来做,也有人又做起了老粗布生意,可见老粗布还是有魅力的,但愿这种几千年来的传统手艺不要消失,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说明:部分图片资料来自网络)

作者高鹏伟,林州市原康镇人,林州市作协会员,林州市民协会员。喜欢文学和民间历史文化,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和文学网络平台。

《原康民间文艺》

挖掘、整理、传承、弘扬中国民间传统文化,活跃民间文化艺术活动,激发爱国热情,振奋民族精神。

投稿前请关注“林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原康分会”微信平台。原创作品请注明“原创”二字,非原创作品请标明出处,禁止抄袭和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投稿时请将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同发至邮箱,内容须健康向上,不得有损于国家、民族或对社会有不良影响。

投稿地址:[email protected]

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原康民间文艺工作委员会主办

编辑:高鹏伟

校对:牛书红

审核:张梅芳

监制:景庆林 赵松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