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椽飘香804期 主播琴姐【追忆母亲】作者大弓

追忆母亲(散文) 文/大弓 打记事儿时起,印象中的母亲少有闲暇的时候,终日不休的劳作,是她全部的生活内容。  那时候,我家住在距林业局较远的一个林场,迢远、偏僻而闭塞。整个林场像一…

追忆母亲(散文)

文/大弓

打记事儿时起,印象中的母亲少有闲暇的时候,终日不休的劳作,是她全部的生活内容。

 那时候,我家住在距林业局较远的一个林场,迢远、偏僻而闭塞。整个林场像一幕笼罩在大山深处的梦,既落后,又荒凉。世代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那时候,父辈们每天顶着星星早早就进山采伐去了。留在家里的妇女们,除了操持家务,就是侍弄房前屋后的菜园子。或者在林场周边草地、旷野开发些荒地,种上土豆、倭瓜什么的,等秋天成熟了,挑选质量上好的储存起来,留待过冬时食用,其余的喂了家禽家畜。这样的自给自足,丰富了我们的饭桌子,也给小山村平静、单调的生活增添了一些色彩。

和林场所有家庭一样,母亲带领我们利用一早一晚时间,在东山缓坡处开垦了几亩荒地。记得开荒时,由于土层太浅,不利于秧苗生长。母亲便带着我们,从远处的黑土冈上挑来一担担黑土,又从家里挑来已经发酵好的猪粪鸡粪,撒在菜地里,当做庄稼的肥料。那年,我才9岁,还挑不动几十斤重的担子,就由哥哥们一趟趟轮流运输,我留在地里,逐垄分撒粪肥。那个春季,老天多雨,晴好的天气少得可怜。

为了能在阳光充足的日子尽快把地里的农活儿干完,好腾出时间侍弄另外的菜园子,母亲也参加到运输行列,一天下来,往往累得直不起腰来。有一次,因肩上的担子过重,而山路又崎岖不平,母亲不小心崴伤了脚踝,脚脖子肿得老高。我们心疼地劝母亲回家休息,可是母亲说什么也不肯,硬是坚持到日落西山带领我们把当天的活儿干完。回家的时候,母亲的脚踝肿得连裤腿儿都褪不下来了。那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懂得什么叫心疼。

 母亲是那种心地善良、吃苦耐劳的传统女人,无论生活多么艰难,都会默默吞咽在肚子里,并且承担起所有的磨难。1973年冬天,一封加急电报传来一个噩耗,叔叔婶婶双双死于煤烟中毒!

 接到电报的当晚,母亲带着我,辗转了三天两夜的火车汽车马车,赶到了阿城县农村。迈进婶婶家门槛的一刹那,我看见母亲的眼泪刷的涌了出来——叔叔婶婶撇下的两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正趴在自家土炕上嚎啕大哭,屋子里凌乱不堪……

在当地村干部和父老乡亲的帮助下,安葬了死去的亲人,善良的母亲擦去脸上的泪迹,抓起两个孩子的手,对围观的乡亲们说道:“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跟我走了。你们放心,今后只要有我们吃的,就不会饿着他俩。有我们穿的,就不会冻着他俩!”说完,毅然把土球子似的兄弟俩,从阿城农村接到自己家里。母亲像对待自己的亲骨肉一样对待他们,有时对他们的关心与疼爱,甚至超过了我们几个。可是,这样一来,日子原本就过得紧巴巴的九口之家,突然添丁进口,生活拮据程度可想而知。

 母亲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林区的夏天也有“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苗半枯焦”的时候。那个夏天,东北的气温格外燥热,汹涌的热浪好像要把人间蒸发掉似的,喘口气都烫鼻孔。就连草棵子里的蝈蝈都懒得叫唤。

就在这样酷暑难当的日子里,母亲听邻居大妈说,山下卖冰棍的小贩子每天最多可赚上2块多钱,赶上开运动会或大型集会赚得更多。母亲便求林场的木匠师傅给钉了只保温箱,每天往返十多里地,去山下的林业局卖冰棍。

 那个夏天,母亲明显黑了、瘦了。先前结伙去山下卖冰棍的同伴,因受不了旅途的辛苦,早已放下了冰棍箱。而母亲仍然挎着保温箱,行走在风里雨里,行走在蜿蜒泥泞的山路上。瘦小的身躯如浩瀚林海中一片凋零的树叶,漂泊在崇山峻岭中……

每当夜晚,母亲坐在炕桌旁,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光,清点一张张她不辞辛苦赚来的零散小票时,我的心在默默流血……多少次,我都不忍心去看母亲因风吹雨淋而日渐黝黑的脸庞,因长途跋涉而憔悴疲倦的神情,不忍听那因终日沿途叫卖而嘶哑的声音……

有时候,我常常自责:为什么自己不快快长大?长大了,也好为母亲分担一份忧愁。我也曾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让母亲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

 然而,我很快就离开了家,去外地就读了。从此离开了那个让我留恋,也让我牵挂的家,离开了母亲……而每当在他乡想起因营养不良而日渐消瘦的母亲,因日夜劳作而过早衰老的母亲,我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泪如雨下。时间,像一支破空而来的箭矢,穿透厚重的岁月,戛然坠落在今天。一晃,多苦多难的母亲已经离世多年了,她的音容笑貌却仍然清晰如昨天。

 今天是母亲节,大街上,人们纷纷挑选鲜花水果,回家看望母亲。我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可是我不会忘记母亲。这个日子,我心中充满了怀念。在怀念中,我更加敬重母亲,敬重母亲平凡的一生。

原创首发

作者简介任志忠,笔名大弓,生于伊春市友好区双子河小镇。1982年始,在双子河贮木场工作。中年以后竟不甘寂寞,一个人跑到,先后在《大众健康报》、《她周刊》、《博雅e行》等媒体供职。著有《荷香如梦》、《大弓文集》、《故乡的明月》等文集;各级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随笔等800余篇(首)。目前定居北京。系房山作家协会会员,伊春市诗词学会会员。

主审 云 之 翼

编辑 一生潇洒

墨椽飘香文化网络传媒

组织机构

——————

总裁:云之翼

常务副总裁兼法务咨询:落日余晖

副总裁主编兼总社长:一生潇洒

副总裁兼秘书长:秋饰丹枫

副总裁兼主播团团长:英子

副总裁兼古诗词审核部长:酒舞至尊

总裁助理兼宣传部长:丫头

总裁助理兼摄影部长:徐龙江

潇洒社…社长:随心所欲

精英社…社长:孔晓鸣

笔耕社…社长:贾换珍

丫头社…社长:丫头

结谊社…社长:闫杰

古诗词创作交流社:陈德武

文苑社…社长:酒舞之尊

作家社…社长:秋饰丹枫

赞赏金分配制度改革

在看量50以下(含50)、赞赏量在十一元以上、赞赏金分配原则:作者百分之三十,朗诵百分之二十;

在看量50以上的,赞赏金分配原则:作者百分之三十五,朗诵百分之二十五;

在看量200以上的,赞赏金分配原则:作者百分之四十,朗诵百分之三十。

·············

墨椽飘香文化网络传媒

投稿微信:13845851207

“感恩有你一路前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