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三人行】罗带娣、张禹端、朱启贵

主管:六盘水文学院 凉诗精选16期(总第85期)编者按《铿锵三人行》为自由来稿栏目,根据来稿情况每期推出三人。罗带娣的诗是写乡土和亲情的,前不久有位诗歌杂志编辑说:乡村、季节、亲情…

主管:六盘水文学院
凉诗精选16期(总第85期)
编者按
《铿锵三人行》为自由来稿栏目,根据来稿情况每期推出三人。罗带娣的诗是写乡土和亲情的,前不久有位诗歌杂志编辑说:乡村、季节、亲情、游记四类题材建议少写,因为写的人实在太多了,罗带娣不幸中招其二。在我看来也不是不能写,关键是如何写出新意,特别是时下的乡村已经不是我们记忆中的乡村了,建议大家多去乡村走一走,写出已迈向振兴的新乡村。张禹端的诗一如继往地关注现实、关注自身、关注底层人物,延续他一贯的风格。与朱启贵是在一个书法群里结识,有一天他发朋友圈说把自己写的诗打印出来订成一小本书,我立即向他约稿。从他发来的这几首来看,诗意是有的,但如何表达与呈现,还需要多下些功夫。
蝉鸣划过村庄(外八首)//罗带娣
盛夏,骄阳似火
穿过村前的苦楝树
一束束火焰般的光芒
从枝叶间的缝隙处落下来
俯身匍匐,叩谢大地
蝉鸣响处,清风徐徐
一朵朵白云,低过蓝天
在树梢上自由飘荡
树下纳凉的老人
把芝麻绿豆的事儿
反复咀嚼,翻晒
放眼望去,村外的稻田
一片片金黄色
磨得锃亮的镰刀
满脸期待地,在炎热中
等一场丰收的盛宴

与土地相处久了
会把汗水,血液融进去
在流走的光阴里
静默,悄然
脚步赶着晨昏,栉风沐雨
分不清湖水荡起的涟漪
与石头开出的花朵
哪部分,才是属于自己
日子一半在固守
一半在流失
在尘世,或暮色中
牛的影子,越来越小
遗憾
翻过重重山岭
再次回到家乡时
玉米已成熟,稻谷弯下了腰
芒草举起毛绒绒的刺
只有布谷鸟
还是一如既往地
在枝头歌唱着童年
替我喊出内心的炙热
云朵掖藏着秘密
风声拒绝交代前因后果
在梦开始的地方
某些小美好已消失不见了
我该如何弥补,错过的遗憾
街灯
夜色辽阔,深不见底的黑
一寸寸蔓延,街灯孤独地亮起
守望着长长的寂寞老街
树的影子,在灯下飘忽
叠加的年轮,辗转数度春秋
把梦遗失在最初的地方
角落里,流浪者的目光
闪着锐利刺眼的冷芒
他在与街灯,默默对视
恐惧,无奈,落寞
挣扎,纠结,迷惘
成了他们反复交流的话题
青梅酒
梅子青色
打竹马而过的少年
折柳,横笛而歌
反复预设的场景
被一场雨倾覆
错过的傍晚已流失
再也找不回来
古巷深处,青梅酒香
掌勺的女子
反反复复搅拌光阴
却捞不起,远去的笛声
茉莉花开
夜半雨疏,风急
吹开茉莉花儿
一朵朵洁白的精灵
玉衣胜雪,幽香延绵
在雨水的盈润下
潸然欲泪,美若无骨
绿叶撑起的世界
云烟若梦,春秋入画
无字小令辗转晨昏
抒不尽红尘清欢
灵动的文字在笔尖倾泄
写下流年,安暧
练习
春天闻见花香
夏至听几声蝉鸣
看秋枫举起热情的焰火
从冬雪里抽取一抹纯白
在黑暗中等待阳光
随蜗牛背着房子去散步
陪毛毛虫在风雨里蜕变
荷塘撑起圆圆的伞
苞谷丰满了土地
在这拥挤喧嚣的尘世
我得慢慢练习,好好去爱
细心呵护,一草一木的生长
与七月有关
成熟的稻谷
低头,弯下腰
一寸寸匍匐
叩谢泥土,大地
南瓜滚动着
浑圆丰盈的身子
玉米棒举起新的希望
葫芦瓢盛满欢喜
拴在树荫下的黄牛
呼呼喘着粗气
荷塘蛙声,竹林蝉鸣
替村庄喊出燥热
抽旱烟的老农
把镰刀磨得锃亮
与七月有关的
除了夜半的咳嗽声
还有丰收的喜悦
绝句
老父亲在尘世间
走过一季又一季的春天
逢上一场接一场的雨水
听着一声高过一声的雷鸣
熬尽一个深于一个的黑夜
他抓起枯枝,画下河流
开始在黎明种植瓜果
在日落深处收集鸟鸣
并放逐炊烟,去天涯流浪
一生好强的父亲
把自己站成大山的模样
柔弱的狗尾巴草
参天挺拔的杉树
是他留在人间的绝句
罗带娣,网名:一泓夜雨。对文字抱着虔诚的态度,相信一支瘦笔,能写尽红尘清欢。
背篼(外八首)//张禹端
单位门口,时不时聚集着三五个人
以地为席,以梯为枕
用身体去感受城市夏天的气温
他们的名字叫背篼。站不改名,坐不改姓
打着怪噜,斗着地主。为了一块钱,争得
面赤耳红,爆着粗口。过一会,和好如初
口里的烟杆,把日子烧得千疮百孔
喷出呛人的土烟味,吸进生活的酸楚
划拳,喝酒。酒的味道,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听他们吹牛说,吃不惯大鱼大肉
豆花饭、酸汤饭,最合胃口
对面有人呼叫“背篼”
几个人,如被电击一般
抬起屁股,挎上背兜,拿着打杵
一起朝着声音的方向奔走
无奈,主顾只要一个背篼
其余的人,像泄了气的气球
他们的词典里没有辛苦
水泥、石头、沙土、货物……
是最好的朋友
背运别人的东西
就是搬运自己的幸福和生命
要热情,慎重
你有货源,我有笑容
担子越重,生活越幸福
钥匙
打扫完门前的鞭炮屑之后
一栋栋青砖白瓦的楼房
被一把把锁锁上
钥匙,搭乘交通工具
去了远方
百里之外,或者更远
钥匙开的,是陌生的房间和生活
在工地,在厂房,在机器旁边
在恶劣危险的环境里
聚集了老乡们的身影和梦想
不论高温严寒,不分白天夜晚
生命,在汗水里流淌
待到人们水一样在冬天的思念中倒流
疲惫的钥匙,几经辗转
回到家乡
门和它都己各自生锈
慢慢打开门,看到
许多东西一起增长
厨房、卫生间里的青苔
父母渐老,孩儿无奈……
银行卡里的数字,与乡村的命运
此消彼长
铺路少年
30多年前
一个少年,穿着破旧衣服
养护着一条乡村公路
早迎晨曦?晚披夜幕
无论寒风呼呼,还是烈日当头
挥汗如雨。把坑洼铺平
把边沟修补。只为换取些许
购买铅笔本子的零钞
少年读书艰苦
少年铺就的路
像山的腰带,一头
接着天边的云彩,一头
连着往后的幸福
失色
拐杖先伸进来,一位老人
步履蹒跚地走上公交车
车上拥挤,大家都在
看手机屏幕或闭目养神
老人挪了好久,竟没找到
适合自己年龄的座位
再往车厢后面移
一个红领巾,缓缓起身
整个车厢顿时失去颜色……
游戏之人
那时一同学喜欢打双升
我常是作陪之人
同学牌技和手气都很好
一盘能升十多级
我不行,经常原地踏步
同学在事业上也没有耽误
从科员升到了正厅
我还是原地踏步
唯一同步的是
我们都从儿子升到父亲
从父亲升到爷爷
像一把牌,已经打到最后
就要从头再来
目睹典型培育地的选择
一群穿白衬衫的人
准备栽种一树花,让它芳香四溢
他们说,栽在村东吧,那里离路近
负责挥锄挖土的迷彩服垂头丧气
——村东背阴,无水浇灌
最好栽在村西
田埂上的草沙沙作响
唱起歌谣——
“风大顺风
雨大顺雨……”
中巴车上
在外打工的女儿
一度让父亲脸上皱纹舒展
后来听说嗜盐的山羊
打翻了盐罐,咸咸的风声
泄漏出来
“你的女儿在哪儿发财?”
老黄脸不红筋不胀地回答
她们在外省开银矿
白天休息,晚上上班
开往城里的中巴车上
挤满好奇的语言和
异样的目光
揉面
我们做面食吧。舀一瓢水
它来自风雨,将面粉?湿
在簸箕里搅拌、挤压
揉捏成各种形状
圆的,扁的,大小长短正方
任由手的揉捏
而簸箕之外
我们也是微小的粉末
在更大的箥箕里
水缸
高山滴水贵如油啊。记忆中
水瓢一次次伸入水缸
掀起一层层波澜
水缸的水
被我们一瓢瓢掏干
父母爬坡上坎挑水
又将水缸灌满
好多年后,自来水牵进厨房
水缸被抛弃一旁
我回到老家
看见屋檐下,它的孤寂和荒凉
与挑不动水又不肯进城的爹娘
相伴
张禹端,男,苗族,笔名长立,网名较瘦,贵州水城人,现居钟山区,六盘水文学院签约作家。作品散见《贵州日报》《贵州作家》《贵州诗歌》《夜郎诗歌》《诗黔想后》《山东诗歌》《安徽诗歌》《冯站长之家》《武汉文学》《六盘水日报》《乌蒙新报》《新诗天地》等纸刊和网络平台。
故乡(外四首)//朱启贵
第一次
睁眼
你就用你的容颜
买下我
一生时光
后来的
日子
都在念

秋夜
喧闹的村庄
和大地一起沉寂
被击碎的夜空
星星在颤抖
枝上的最后一片叶子
是春日的盾牌
是星光的月台
是无数死亡之上的
倔强
我数了
很多很多遍秋天
很多很多等待摇落的自己
一双鞋
一只破旧的鞋子
摆放在门口的右边
她曾载着一副疲倦的躯体
过山
过水
过人间
她吻过很多很多的露珠,泥沙
和坚硬的石板
一只崭新的鞋子
摆放在门口的左边
她只载过很多很多的夜晚
以及人类的悲伤
她祈祷着
在黎明前
和一颗星星道别
偷窥
深夜
我在一本古老的诗集里
偷窥了许多诗人的
生命和语言
窗外一辆车驶过
溅起许多月光和尘埃
她们也偷窥了
人间此刻的悲伤
寻梦者
我又梦见
我趺坐于高高的山峰上
这里有时间
是昨日与今日的交替
星星之下
黑色的田野在燃烧
绿色的火光
一条鱼
游过沙漠
淹死在大海中
朱启贵,诗歌爱好者,有诗作散见于《诗刊》,《大西北诗人》等。坚信着:诗歌既是政治又是艺术,既是道德又是忤逆,既是破坏又是建设。
朗诵若水
胡馨元,笔名若水,女,穿青人,出生于贵州省六盘水市,自由职业者。用心去感悟生活,让诗意伴我余生。
《凉都诗人》微刊
主 管:六盘水文学院
顾 问:孙乾卫、范光明
主 编:王江
副主编:张禹端
编 辑:刘龑、陈顺梅、况学东
邓国岚、李长元、海月
罗乔有、南木
朗 诵:若水、锦心、海音、鹿缦
清风、章依妮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一起写诗吧
注:封面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贵州弘道贵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一家专业的文化体育旅游策划公司贵州弘道贵樽文化传媒有限是一家文化策划公司。公司于2020年7月在六盘水市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00万元。公司主要从事旅游景点升级打造策划、文化体育赛事活动策划、企业形象宣传策划,市场营销策划、会议会展策划服务;举办各类文化体育赛事活动;文化礼仪培训,广告设计、制作、代理;杂志、图书撰写编辑;各类报告、方案撰写等业务。公司主要负责人系贵州纪实文学学会会员、六盘水市作家协会会员、六盘水市文化产业促进会会员;曾在《贵州日报》等媒体工作十年,曾在贵州省委宣传部挂职学习,曾为北漂一族;曾参与“雪花啤酒?自然之美”,以及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考察黔西南州则戎乡之后的“中铁援助”系列活动等重大品牌、活动策划。曾采访报道“湄公河惨案”“重走长征路”,专访过柬埔寨副首相。采写了不少具有影响力的新闻作品,其中,贵州省水城县陡箐镇代家5兄弟千里追凶的事迹——《5兄弟辗转百余城市擒凶》被改编拍摄成电影《人山人海》和《追凶者也》。贵州柒榛集团六盘水市茶文化研究会贵州薯食食品有限公司古酿坊六盘水总代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