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步生莲》· 第二十三章 03

新来的仙友,记得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哦~阅读本文全部更新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第二十三章 03红玉郡主即将和亲至乌傩素国的消息…

新来的仙友,记得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哦~
阅读本文全部更新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第二十三章 03红玉郡主即将和亲至乌傩素国的消息,没两日传遍了朝野。齐大小姐很快上了门,却被告知成玉不在十花楼中,而是去了冰灯节。冰灯节为迎冬至而办,就办在正东街旁的那一方碧湖畔。天阴风大,且明日才是亚寒,后日才是冬至正日子,还不到共庆佳节的时刻,因此节会上人不多。齐大小姐沿着湖畔走了一个来回,穿过座座精美冰雕,遥遥望见前方一个小亭中坐着个白衣少女,像是成玉。少女身旁的侍女看身量也有些像是梨响。二人一坐一站,面前的石桌上放着个炉子,似乎是在行温酒赏雪的雅事。古诗有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阴雪天如此正是应景。齐大小姐想着走了过去,待走近时,亭中少女也正好抬起头来,一眼看到她,有些惊讶,但立刻眉眼弯弯招呼她:“小齐你怎么来了?”手中的玉箸还杵在小火炉上头的银锅里,“你要和我们一起涮火锅么?”转头吩咐梨响,“快给小齐添双筷子。”齐大小姐:“……”成玉看齐大小姐一时没有言语,想了起来:“哦,你不太能吃红锅。”解释道,“没想到你要来,所以没准备鸳鸯锅。”梨响在一旁提议:“可以在锅里先涮一涮,然后过水吃,那样就不太辣。”成玉沉吟:“这种吃法,对火锅不太尊重吧?”梨响犹豫:“还好吧,过水吃红锅总比吃清汤锅对火锅更尊重?”“那倒也是,”成玉点头,转头问齐大小姐,“那就给你倒碗白水,你拿水过一过?”齐大小姐心急如焚来此,本以为所见的将是一位因即将被远嫁而忧虑无比的郡主,她们也将在一个严谨肃穆的氛围中郑重地商谈如何挽回此事。若成玉是在对着凄凉湖景喝闷酒,那也罢了,万万没想到两主仆在这儿热火朝天地涮火锅。齐大小姐一腔言语不知该从何说起。茫然坐下接了筷子,随波逐流地涮了两筷子,在成玉指着锅中一味香料对梨响道“回头去乌傩素,得多带点儿这种调料,他们那儿八成没有”时,齐大小姐终于回过神来:“所以去乌傩素和亲之事,你是自愿的?”成玉正涮着一片牛肉:“也说不上什么自愿不自愿。”她慢吞吞道,将涮好的牛肉放在一旁的白瓷小碟中,“不过,我的确是同意了。”齐大小姐听出她话中之意:“你是说,皇上并未迫你,给了你选择,你自己选择了和亲?”成玉点了点头,接着低着头小口小口吃涮好的牛肉。齐大小姐看着成玉的发顶,感觉一口气上不来,灌了半壶茶水,将心火浇熄,才能开口:“乌傩素确是西北重地,国亦不弱,但其国朝立于一片高寒之地,环境恶劣,气候亦严酷,四季中有三季皆为隆冬,土地不沃,物资不丰,衣食住行远比不得我大熙。且你虽体健,但终归不是在乌傩素长大,于彼高寒之地生活,别说似你在大熙这般骑马射箭踢蹴鞠了,多走几步路便喘气都难。这些你想过么?”想是都想过的,成玉煮了片莲藕,盯着咕嘟咕嘟的浓汤,回齐大小姐:“这些都可以克服。”齐大小姐窒了一窒:“好,就算这些你不在意,”她蹙起眉头,“乌傩素蛮夷之国,不习礼乐,不遵礼教,兄死,弟娶寡嫂,弟死,兄收弟媳。便是你与那乌傩素四王子真能相依到儿女绕膝又如何呢,父若死,儿子还能娶除生母之外的诸母。你若真嫁过去,这一生等待你的将是无尽的磋磨,这些你又想过么?”这些成玉没有想过,因为这些事都着实太遥远了,她或许根本挨不到那种时候。齐大小姐止住成玉手中的玉箸:“你去陛下面前告诉他,你后悔了,你不想去,你并非真心愿意远嫁去乌傩素。”成玉静了一会儿,收回筷子,置在一旁的白釉梅纹筷托上。她抬头看向齐大小姐,目光明澈:“此事已定下了,是别无转圜之事,你便不要再费心了。这些时候我们倒可以多待一待,往后怕是也没有机会了。”定下了,只能是皇帝将此事定下了;别无转圜,是说此事其实主要是皇帝的意思。齐大小姐立刻便听明白了,因此也静了片刻。“不可能没有转圜的。”良久,齐大小姐道。“我打听过。”齐大小姐凝眉,一字一句,“当日乌傩素王太子率使臣出使我朝,陛下于曲水苑招待诸使臣,行宫之中,并非只四王子瞧上了你,王太子亦看上了烟澜。大约四皇子亦知王太子心意,明白大熙绝无可能将两位贵女远嫁乌傩素,因此藏了心思。而王太子率使臣回国后,乌傩素王亲自来信,为王太子求娶烟澜,彼时皇上亦有心促成此事。”齐大小姐停了停,“若那时事成,乌傩素与大熙早已是姻亲,此次根本无需将你远嫁。”成玉愣了愣:“竟有此事。”端起茶杯,复又放下,“那也不必可惜烟澜当日没有嫁过去了。若送我和亲是件不幸之事,那让烟澜去亦是一件不幸之事,让谁去都是一件不幸之事。”齐大小姐道:“我并非可惜当日烟澜没有嫁成,是听闻彼时驰军前去贵丹的大将军临走时将烟澜托付给了国师照看,而乌傩素王求亲之信送来之时,正是国师力劝了皇上,皇上听从了国师的意见,方那样干脆地拒绝了乌傩素王的求亲,所以我想………”“你想的,”成玉打断了她的话,但说完那三个字后,她却像有些失神似的,有一阵没有开口,待齐大小姐唤了她一声,她才回神似地道,“你想的,恐怕不行。”齐大小姐沉吟:“我知道如今是非常时刻,即便让国师相帮,劝说陛下,也不会像上次烟澜之事那样好劝。大熙和乌傩素是必然需要一场联姻的,但国师非一般人,劝动陛下在宗室中另择一人送去联姻,亦未可知。”成玉问她:“那你说,换谁去呢?”不待齐大小姐回答,她把玩着一个空杯子笑了笑,“怕是只能换烟澜去,才能叫乌傩素满意。”齐大小姐思索片刻:“若要在烟澜和你之间择一人留下,陛下会择你。”成玉依然在玩那个空杯子,微微偏着头:“但连将军不会择我。将军不会择我,国师便不会择我,皇兄便不会择我。”齐大小姐犹记得上回见成玉还是月前在宫中,彼时成玉还在虔诚地为出征的连三抄经祈福,眉眼弯弯、又有几分害羞地告诉她,说她觉得连三是喜欢自己的,她也喜欢连三,他们是两情相悦。那之后,齐大小姐因外祖想念而去了一趟河西,再回京城,便听闻成玉将和亲远嫁之事。直至今日,亲耳听闻成玉说连三不会选她,而她也再未叫连三一句连三哥哥,却疏冷地称他连将军。齐大小姐一时茫然,沉默了片刻,问成玉:“将军不会择你……此话怎讲?”成玉撑着腮,平静地看向不远处的冰湖:“烟澜才是连将军要保护的人,我不是。”齐大小姐一时怔然:“是否……有什么误会?”“有什么误会呢?”那白瓷杯终于不堪把玩,啪一声摔在地上。成玉“啊”了一声,似是感到可惜。梨响赶紧过来收拾。成玉微微往旁边挪了挪,避开碎瓷,没忘记继续回答齐大小姐的问题:“我问过他,他是这样说的。”齐大小姐仍不能信,秀眉蹙起:“我知道连三待烟澜向来不错,但皆是出于兄妹之情,他对你才是从一开始就……”“我只是一个消遣。”成玉打断了她的话。用这样令人感到屈辱的言辞来形容自己,齐大小姐听得难受,她却并不在意似的,很是云淡风轻地总结道,“所以你想的法子行不通的。”齐大小姐闭了闭眼,颓然地抬手撑住额头,眼眶一红:“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梨响退去了一旁拭泪。良久,齐大小姐感到一只手覆盖住了自己放在石桌上的那只手的手背。那温暖而柔软的触感令她颤了颤。她抬眸看向成玉。银锅之上升起一团热雾轻烟,少女的神色隐在雾色后亦真亦幻。她难以分辨、也难以看懂她脸上表情,只听到她轻声对自己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小齐,我们总是要分别的,所幸今天不是分别之期,你不要难过。”面对这安抚和宽慰,齐大小姐一时哑然,喉咙哽痛,久久不能成言。小亭建在湖边,她们背后蜿蜒着一道长长的湖岸,间杂着矮小的冰灯和积雪的枯树。是一片空茫而孤独的银白世界。国师不在京中,皇帝命钦天监册算和亲之期。钦天监副监正观七政之星四余之曜,测定腊月十七乃成玉离京的吉日。太皇太后不舍成玉,召她入宫陪伴,又听闻齐大小姐乃成玉手帕交,格外开恩,将齐大小姐也宣来了慈宁宫小住。宫中日月,并无什么特别。太皇太后夜得一梦,这日闭门礼佛,无需成玉和齐大小姐侍于身侧,两人便领着梨响和一众宫女在慈和殿前的小院里堆雪人。不多时,院中就多了两只雪做的仙鹤。齐大小姐端详一阵,领了梨响去御膳房,说去要几粒黑豆为这一双仙鹤点睛,让成玉再修一修仙鹤的羽翼。成玉正拿着枚凿子围着雪鹤细凿鹤羽时,烟澜来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听闻太皇太后今日礼佛,却也没有立刻离开,在廊下停留了会儿,目视着院中,片刻后让伺候的宫女将她推去了成玉近旁。成玉没有招呼她。烟澜又在旁边看了会儿。“我那日,不该对你说那些话。”她主动开口道,“前些时候我见皇兄,亦向皇兄提说了,乌傩素不似大熙文脉昌盛,藏书欠丰,你又夙喜读书,当多备书册陪嫁予你,也方便你闲暇时解忧解闷。”听起来是一段示好。话罢她凝视着面前的少女。少女一袭碧霞云纹衣裙,碧纱层层叠叠,做成裙尾,顺着腰肢一路往上,即便冬衣,亦裹出了玲珑体态。她微微躬身在仰天似啸的雪鹤身前,执了玉凿的纤白素手自衣袖中露出,仿佛全神贯注于手中工事,并没有立即应答。烟澜身前的宫女沉不住气,欲要上前,被烟澜一个眼神止住,不甘地低头。成玉凿完了最后一笔鹤羽,将凿子递给了端着乌木托盘上前的侍女,又拿帕子擦了擦手,方转身看向烟澜:“皇姐其实从未后悔过当日之言,今日又何必来此对我说这些违心话呢?”得知成玉将远嫁至乌傩素,烟澜不愿面对的那些关于成玉的情绪几乎立刻便少了大半,因此后来她的确出于好意同成筠建议过和亲陪嫁礼单。直至今日,她心绪愈加平和,故而忽然得见成玉,她斟酌片刻,才过来同她说了那些话。她们两人之间其实原本便不该有恩怨,在成玉离京之前,能化干戈为玉帛,也是一桩好事。她只是没想到她温言示好,成玉却表现得这样冷漠锋锐,不禁叹了口气:“当日我的确是为了你好,但说话的方式却有欠稳妥,是我的错,我少不得自省。”成玉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皇姐今日这样和善,是因为我将西去和亲,此生再不得归京了吧?”事实虽然如此,但这番因果被成玉如此不加掩饰地直白道出,极令人难堪,烟澜忍了忍,终是没忍住:“我好意同你道歉,你不要不知好歹。”成玉方才凿着仙鹤,穿着斗篷不好活动,此时静站在那儿同烟澜说话,只一身碧裙显是太过单薄。宫女送来了一件白狐毛镶边的云锦斗篷伺候她穿上,她一边穿着斗篷一边漫不经心:“皇姐可知,这世上有许多人,明明是为了私欲而行不端之事,却偏要给私欲冠上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譬如朝堂之上党同伐异者,必要给敌人冠上一个不义之名,如此一来迫害他人便成了义举;又譬如窃国者,口口声声自己是为天下苍生谋利,如此一来窃国也就成了善行。”宫女已退到了一旁,她整理着袖子,语声戏谑,“区别只在于有些人能承认自己的虚伪,有些人却不能,皇姐,你是哪一种人呢?”烟澜怒极:“你什么意思?”她并不是真的不懂成玉是什么意思,她明白她是在嘲讽她虚伪。她真的虚伪么?她并不愿深思,只是本能便想驳斥,但似乎又无话可说。她最不喜成玉便是这一点,她不明白为何她总能三言两语便激起她的怒意,让她失控,因此她冷声道:“论口齿我比不上你,你口齿既如此伶俐,怎不去皇兄面前逞能,让他打消送你和亲的意图?”看成玉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恶意突然就关不住,自胸腔激涌而出,她笑了笑,“我好意想同你消除误会,你却如此敌视我,是因知晓乌傩素其实有意于我二人,最后被送去远嫁的,却只你一人,是吧?”便看到少女果真收敛了所有令她不悦的表情,面上一片空白。烟澜不明白为何每次和成玉的交谈都像是一场战争,但敌人鸣金收兵,她便忍不住进攻:“所以,你是嫉恨我。”她缓慢地、痛快地、恶意地道。少女垂下了眼睫,像一张空白的纸,缓缓染上不同的色彩,她的唇抿了抿,就抿出一个笑来,但那笑极为短暂,掠过唇角,像一只蜻蜓匆忙路过初夏的荷蕾,令人难辨意味。“是啊,我嫉妒皇姐有连将军的保护和看顾,是他的掌中宝。”她还叹息了一声,像是很真诚似的,然后添了一句,“今日若我说的话让皇姐不舒服了,你便当我是嫉妒你好了。”她看着烟澜,消失的笑意又重回了她的唇角,却分明带着漫不在意的戏谑。烟澜心中一惊,面前的少女只有十六岁,她从前对她了解不多,但传言中也常听闻她的天真纯稚。他们说她像是一只稚嫩的雀鸟,在太皇太后的羽翼下无忧成长,养成纯善和不解世事的性子,是宗室中最为幸运的少女。可眼前这唇角含着戏谑笑意的女子,哪里是纯稚而不解世事的?这已是一只换了羽的成年鸟雀,拥有了华美的羽翼和锋锐的爪子,优雅地栖息在高高的枝头,叫人难以看懂,也难以忽视。好在,她要去和亲了。十日后,太皇太后才将成玉放出宫。回十花楼后,得知她要去国远嫁的小李大夫来找她哭了两场,花非雾来找她哭了两场,她开解完小李,再开解完小花,然后将十花楼的花花草草收拾收拾,就到了腊月中。腊月中,熙卫之战以大熙大捷告终。朱槿姚黄紫优昙又先皇帝好几步得知此消息。因是意料之中,也并没有什么惊喜。但姚黄贴心地将成玉因陪太皇太后和开解小李小花而错过了的后期经过给成玉补全了。说当日他们未在贵丹回军的海船上见到连大将军,原是因大将军并未一力寄望于大熙与乌傩素结盟以解淇泽湖之困。说安排大熙军队自贵丹撤离时,连宋并不曾随行,而是留下了三千精兵,领着他们自礵食国翻越了横亘在北卫和礵食之间、许多年无从有人成功翻越过的天极山主山脉。就在淇泽湖熙卫两军进入对峙阶段,而大熙和乌傩素的军队已集结在乌傩素与北卫边境、意图发起强攻时,连宋率领的三千精兵突然自天极山麓从天而降,令守备空虚的北卫措不及防。这一支精兵由主帅带领,先克北卫东方重镇,再据王都要津之河桥,北卫王都一时告急。同时西北边境亦有乌傩素发起强攻,连占北卫数城。更可怕的是,淇泽湖以东,北卫与大熙以天极山一条东西余脉划山而治,而此时,大熙却极有可能趁势控制天极山的两处隘口,长驱直入北卫腹地。北卫三地告急,然如此情势下,若从主战场退兵围救三地,淇泽湖畔,大熙三十万军队铁蹄所向,等待北卫的将是全线溃败。最终,北卫以四座城池数万珍宝的代价,向大熙求和。姚黄点评这场战争,用了“布局精彩”四字,又将大将军夸赞了一番。梨响在一旁听了半日,别的没太听懂,只听懂了连宋打了胜仗,战争已经结束。她闷闷问了句:“那他快要回了么?”姚黄不明就里:“谁?”梨响看了成玉一眼:“大将军。”姚黄沉吟:“按道理是的吧,走得快,还能先赶回来过春节。”梨响又看了成玉一眼。成玉在一旁喝着茶,从始至终都在耐心的倾听着他们的谈话,但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出什么反应。她原想着无论如何,成玉喜欢过连宋,若两人能见上最后一面,道个别,那也好。但突然又想起那日风雪亭中,成玉对齐大小姐说:“连将军不会择我。”“我只是个消遣。”又感窒闷。或许见不着也好,见不着,那也罢了吧。梨响在心中叹息。腊月十七,成玉离京的这一日,平安城又降大雪。风雪漫漫中,数十兵士执着洒扫用具在前开道,后面跟着长长的仪仗队。明明是送亲的队伍,在这阴冷昏沉的雪天里,却令人感受不到丝毫喜庆。成玉坐在朱红色的马车中,当仪仗队穿过城门时,她撩开绣帘,最后望了一眼身后的平安城。她原以为她会流泪。但是她没有。城门旁有一棵半高的枯树。她记得那是棵刺桐。她这才发现,她对这座城池其实很是熟悉。这是她的家。但她今生再不能回来。有一只蓝色的鸟停在刺桐的枯枝上,被仪仗队惊动,喳地叫了一声,惊飞起来,消失在了风雪之中。身后的平安城亦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未完待续 -七姐唠嗑:告诉你们一个鬼故事,还有一章,就没粮了?前文回顾:? 序章 ? 第一章 ? 第二章01? 第二章02 ? 第三章01 ? 第三章02? 第四章01 ? 第四章02 ? 第五章01? 第五章02 ? 第六章01 ? 第六章02? 第七章01 ? 第七章02 ? 第八章01? 第八章02 ? 第九章 ? 第十章01? 第十章02 ? 第十一章01 ? 第十一章02? 第十二章01 ? 第十二章02 ? 第十三章01? 第十三章02 ? 第十三章03 ? 第十四章01? 第十四章02 ? 第十四章03 ? 第十五章01? 第十五章02 ? 第十五章03 ? 第十六章01? 第十六章02 ? 第十六章03 ? 第十七章01? 第十七章02 ? 第十七章03 ? 第十八章01? 第十八章02 ? 第十九章01 ? 第十九章02? 第二十章01 ? 第二十章02 ? 第二十章03 ? 第二十章04 ? 第二十一章01? 第二十一章02 ? 第二十二章01? 第二十二章02 ? 第二十三章01? 第二十三章02阅读本文全部更新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本微信内容所有权归唐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欢迎分享至朋友圈欢迎扫码关注唐七公子三生三世乐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