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凯:长歌当哭泪千行?——写在父亲的五七祭日

长歌当哭泪千行——写在父亲的五七祭日文/张永凯 为祭奠父亲的五七祭日,我辗转乘火车回老家祭拜。坐在卧铺车厢里,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下渐次闪现的星星点点的灯火,父亲的音容笑貌在我的心里…

长歌当哭泪千行
——写在父亲的五七祭日
文/张永凯
为祭奠父亲的五七祭日,我辗转乘火车回老家祭拜。坐在卧铺车厢里,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下渐次闪现的星星点点的灯火,父亲的音容笑貌在我的心里不断闪现,急于宣泄的万千思绪喷薄而出,打开手机点进日志记录,未及成字,泪已潸然! 从父亲驾鹤西游办理完丧事后,我就一直处在哀伤和恍惚中,巨大的悲痛淹没着我,我好像做了一场大梦一般不真实,哪怕就是回到了工作岗位,每天拼命陷在各种繁忙中,表面看似乎回归了生活和工作,可是内心里却始终感觉如鲠在喉,如芒在背,不敢触碰!那些陪伴侍奉父亲的最后时光里,我拍下了很多照片,但如今却再也不敢翻看!回忆是那么清晰如昨又心碎神伤…… 父亲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我爷爷是地主,我奶奶也是大户人家的掌上明珠,听说那时家里都有丫鬟仆人,绫罗绸缎和良田米仓,父亲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在家排行老小。后来因为地主成分被抄家分公,家道中落,爷爷也早逝于乱世之中,父亲被我奶奶一手带大,极度孝顺。父亲成长的年代,熬过大饥荒,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上山开荒下地耕农,可以说是以土为本,以农为生成长起来的。后来因为我奶奶偏瘫卧床,父亲侍奉尽孝,直到我奶奶去世后,父亲才在三十多岁成家。 父亲成家后虽说顶着个地主出身,却从一穷二白起步,从不气馁,任劳任怨的撑起了整个家庭。在那个知识匮乏,饥不裹腹的年代,父亲土里刨食却还不忘坚持学习,自我成长,父亲是当时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秀才”和文化人,备受尊崇,后来供职于县城种子公司,是一位培育农业种子的农技师,在我心里,父亲是和袁隆平一样伟大的人!从我记事起,就跟着父亲在我家的“试验田”里种植不同品种的小麦和玉米,每次种植前还要画图,株距行距都是有严格尺寸要求,种上种子后从出芽到成长开花,抽穗,收割都有严格要求,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检测做记录,特别是到收割时候,是要用手把每个麦穗搓出来数出具体多少个麦粒来,父亲严谨到掉在地里的麦粒也要我捡起数好做好记录;最后父亲把所有过程和数据收集整理,写成试验田记录,光那些记录就有厚厚的几大册子。父亲根据自己培育种子的收成和心得,不仅写成不少农业论文发表,关键是育出很多长势好收成好的小麦品种和玉米品种,经过父亲的宣传推广,带动十里八乡的村民们种植优良种子,提高收成,增加收入。父亲在老家村镇里还陆续出任过会计、组长、村长,参与修建焦枝铁路、赵湾水库,自学中医当过“赤脚医生”,出任过敬老院院长、农林所所长,父亲每负责一处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声不响的干出一番事业,想尽办法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因此在方圆十里的村邻里都是声誉鹊起,德高望重! 父亲是个博爱善良、大爱无疆的人,在我小时候,我家是村里首屈一指的“万元户”,但是父亲却从不吝啬对乡邻和家族的人的帮助,除了制种育种,父亲还时常鼓励乡亲们发展玉雕事业,还时常出资借钱给家族里的叔伯堂哥们,资助帮助他们建房、发展玉雕事业、成家立业、重视后代子女教育等等,可以说,我们老家村子里后来成长兴旺发展起来的玉雕事业一大半都有父亲的功劳!父亲还特别注重培养后代子女教育,从小到大对我们的教育和学习都从不放松,要求严苛。父亲是家里的擎天之柱,屋脊之梁,甚至是我们村里整个张家家族备受瞩目和敬仰之人!父亲的性格严肃沉稳,话语不多,永远都是温良恭俭让,从来不争不抢,吃亏是福是父亲一生恪守的处世之道,老好人是父亲一生的名片! 父亲的一生融大爱而不言,集严慈于一身,无论再苦难的岁月也保持着文人不向乱世低头的傲气和倔强,父亲时常教导我们兄妹三人,万事以和为贵,待人以诚为本,对他人的恩情要牢记于心,对那些不公和屈辱却鲜少提起,甚至在病痛弥留之际还不忘叮嘱我们要懂得“行下春风才能望下秋雨”,父亲用他一生的言传身教给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父亲性格刚毅,内心坚强,回想在患病的两年来,在化疗过程中从不喊疼叫苦,始终保持着对病痛的克制坚强和对生命的坦然无惧,令人倍感心疼!父亲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已经滴水不进,我和姐姐一边一个拉着他的手泪流成河,父亲用浑浊的眼睛无限怜爱的左右扭头盯着我们,安慰我们说别哭别哭,说我们都懂事,那一刻我真是心如刀割,悲痛欲绝!更无法忘却的是按照老家习俗,在弥留之际带父亲回老家;那天我们从县城开车回阔别已久的老家村子里,父亲躺着,我和姐姐守护在一边各拉着他的一只手,一路上我们握着父亲的手给他讲解着车子经过的地方,那些车窗外一一掠过的玉雕市场,熟悉村落,那些不断更替变换的季候景色,那些哺育过父亲哺育过我们成长的土地麦田、村庄沟渠、树木花草,那些父亲辛苦劳作一辈子的故土家园!那是父亲深沉爱着的土地,那是父亲的根、父亲的魂,那是父亲终将归隐的桑梓地!父亲终要叶落归根,魂归故土了!我拉着父亲的手,姐姐在一边讲解着路过的每一处,诉说着父亲操劳的过往功绩,我泣不成声,泪雨滂沱,世上最爱我的男人终要永远的离我而去了! 父爱如山,拙笔难尽,翻飞的泪雨,不尽的悲痛,无限的哀思也唤不回父亲哪怕偶尔的一个回眸!想起我长跪父亲坟前,看着一坯黄土,阴阳相隔,我终于在长歌当哭的滢滢泪水里忽然明白那些诗句“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冥冥重泉哭不闻,潇潇暮雨人归去”的悲凉和无处安放的悲伤……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却只能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以前我总矫情的以为这是一首情诗,是歌颂恋人之间的情感,后来看了《梵高传》才知道是画家梵高写给他精神支柱的弟弟的句子,而直到父亲去世我才理解,原来能看到我心里有一团火的人是父亲!父亲才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心里燃烧的那团火的引领人! 父亲去了,我感觉好似我的真气都被抽走了,这些日子恍惚着,昏沉着,迷失着,我会在繁忙的工作间隙里,在人声鼎沸的片刻失神里,在加班晚归开车路上,在午夜梦回里,在晨起暮歇里,在这样的夜半时分里,忽然悲从中来,泪流满面!父亲去了,我开始思考人活着的意义和生命的本质,《寻梦环游记》里有个经典的句子,“不必害怕别离,只要还爱着,只要还记着那个想念的人,一定会在某一刻,以温柔的姿势拥抱你和你重逢。”那一刻,我这个有着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受了多年的唯物主义教育的人忽然宁愿相信有天国的存在,父亲一定是去了天堂,在另一个世界里无声的看着我,而我的思念和爱竟也会是和父亲相知相通的!父亲去了,我再读龙应台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我只剩泪目不舍和无能为力。父亲去了,我才忽然发现,勤勉治家、大爱无疆、无私奉献 、坚韧不拔 、鞠躬尽瘁 ……这些词怎样也描绘不尽他一生的好!父亲去了,我悲伤的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孤单荒凉,好似大漠落日般的孤寂和苍凉,独剩我在这个浊世浮沉飘零!父亲去了,我也才感受到,父亲是我永远的偶像,父亲的精神早已溶入我的生命,朝夕涌动,永不分离,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我对父亲的爱将跨越阴阳两世,生生不息!祈祷来世再做父亲最疼爱的小女儿!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让我用这肆意流淌的泪水,用这蘸泪写就的文字,祭奠父亲,聊做缅怀,慰我悲伤……
-作 者-张永凯,河南镇平人,现居安徽合肥,供职于央企航空系统,喜欢读书写字,喜爱文学,简单纯粹,曾陆续在纸媒和公司平台发表文字,坚持我手写我心,希望遇见更美好的自己。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