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枝强:母亲的唠叨

母亲的唠叨 文/蔡枝强重阳节又到了。在老人节到来之际,母亲生活的点点滴滴又闪现在我的脑海。母亲己仙逝二十多年了,可思念的潮水仍在我心中涌动。写篇文章与文友诉说,以解思念之情。母亲老…

母亲的唠叨 文/蔡枝强
重阳节又到了。在老人节到来之际,母亲生活的点点滴滴又闪现在我的脑海。母亲己仙逝二十多年了,可思念的潮水仍在我心中涌动。写篇文章与文友诉说,以解思念之情。
母亲老了。人老了就爱唠叨。母亲总有那么几句话挂在嘴边,说一件事,车轱辘话,转来转去,说了一遍又一遍。我就提醒说:“妈,您这几句话说了好几遍了。”母亲笑笑点点头,“哦,”了一声,算是知道了。可功夫不大,她这几句话又再说给我听。
我思量一番,母亲是不是小脑萎缩症?但我细细品味母亲常讲的那几句话,话里话外全是老人的嘱咐。我的思绪猛地沉重起来。
俗话说,父恩如山,母恩似海,家是温馨的港湾。父亲在外拼搏,母亲在家照料整个家庭。母亲一直陪伴在我们周围。小时候,正是集体经济时代,白天母亲要参加队里的生产劳动,一日三餐要照顾家人,晚上诜衣、做针线活,一忙就是大半夜。早晨早早地为家人做饭。母亲活多,休息时间少。吃饭先给老人和孩子,好东西一口也舍不是往自己嘴里放。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父母宁可多喝水,饿得扶墙走路,摔倒了爬半天才爬起来,也善待老人和孩子。小时候,我们洼里常有水。鱼也是解决温饱的好东西。每当吃鱼,母亲把肉多的好地方夹到我们碗里,自己吃鱼头或刺多的地方。我们让她吃鱼肉,她却说爱吃点头的味道。当时,我们还小,混然不觉母亲的苦心。大了,才知道母亲是舍不得吃。母亲像一只老母鸡,带着小鸡们吃食。只见母鸡低头抬头啄米,却一粒米也不进自己的嘴里。小鸡们却学会吃米,并且先吃饱了。风雨来了,母鸡把小鸡护进怀里。自己任凭风吹雨打,小鸡却没有半点伤害。母亲竭尽全力爱护我们,用行动诠释着母爱。
儿时,母亲把我们抱进温暖的怀抱。从?呀学语起,不厌其烦地教我们说话。干遍万遍母亲也欣然。上学了,母亲干叮咛万嘱咐,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大了,母亲教我如何做人,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从小到大,母亲的故事讲了几车,心里的话说了几垛。我们从没有感到母亲唠叨。我们长大了,出去工作了,和母亲见面的机会少了。见了面,母亲还拿我们当孩子,嘱咐来嘱咐去。俗话说,老不歇心,少不歇力。在母亲的眼里,我们永远是孩子。
有一次坐车,车上有个妇女抱着孩子。我见小孩很可爱,说:“这孩子真可爱,还挺听说。”
妇女说:“谢谢夸奖。可你哪知道,这孩子一到晚上就哭,怎么哄也哄不好。一夜一夜地在床上抱着走来走去。哄他的话,把唾液都干了,没用。气不的,急不的,脑不的,怒不的,真是无可奈何!”
妇女的一席话道出了母亲们的干辛万苦。我们小时候又不都是如此?
母亲老了,和孩子们说惯了心里话,见了孩子就亲热地想多说几句话。可有代沟,母亲还是反复说那几句话。母亲是不知不觉。另一方面,孩子都不在跟前,好容易见面,母爱的天性释放。而且没有新鲜话说,就还是那几句话,以表心中的兴奋。尽管如此,就有些唠叨了。
到此时,我恍然大悟,母亲的唠叨也是爱,是积存几十年的爱!“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代诗人孟郊说出了母爱的真情厚意。人老了,就想人。可他们又不说,怕耽误孩子们的工作。我们应理解父母的心。切莫嫌唠叨,抽时间多陪陪父母,以慰藉父母那颗爱心。切记,当双亲不在时,后悔就晚矣。
作者简介:蔡枝强,男,66岁,党员,退休教师,文安古洼文学会会员,文安作协、廊坊作协会员,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会员,从小爱好文学,其作品在刊物上时有发表。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王殿君|闫立平|孟燕|闫宪|芳草|郭振萍|洋浴海|赵宏岭|邵燕云 |史玉凤|刘少均|张帅|王胜|周绍明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email protected]
诗词:[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