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小胖(机器人小胖)

机器人小胖 机器人小胖 小胖突然从色达的佛学院回到飞行者博物馆,当时我和几个朋友吃西瓜,他背着背包站在大家面前,其中一个女孩跳起来叫他,你又胖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这…

机器人小胖

机器人小胖
 小胖突然从色达的佛学院回到飞行者博物馆,当时我和几个朋友吃西瓜,他背着背包站在大家面前,其中一个女孩跳起来叫他,你又胖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这是被活佛加持过的。简简单单一句话哄得大家哄堂大笑,几个人马上叫上几瓶啤酒和一碟花生瓜子,开始寒暄了起来,其他人心情还不错,除了一个画墙绘的山东人,因为刚失恋没多久,一个劲地喝了几杯白酒,然后走到话筒前面唱情歌。其他人开始说些不痛不痒的无聊话,但是气氛融洽,我也勉强喝了一瓶啤酒,小胖突然抢过话筒唱了一首玻璃女人,用他特别的烟嗓把这首歌诠释出了肉欲的味道。唱罢之后坐在我身边,开始讲述他的故事,他在佛学院呆了二十天,见到了活佛和一众喇嘛,但是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一个下午,他在山上的露台上休息,一个女喇嘛远远地看见他就开始骂,起码骂了他十分钟左右,还走进他用手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也养足精神被骂了十分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也不明白怎么回事,用的是藏文,一句话也没听懂。接着他话锋一转,讲了一些诗人和小说的事情,比如加缪《局外人》中一句“我妈死了”他觉得特别厉害,《月亮和六便士》只是半部好小说,辛波斯卡是一个厉害的诗人等等这类,我们的话题其他人插不进来,便抱怨要谈点接地气的东西,小胖并不买账,只管往下说去。

接下来聊到他的一个画家朋友曹根,小胖为了亲眼见证一幅画的诞生,去画家家住了半个月,他想近距离看到一副画作的诞生,但是画家每天只是睡到中午起来,然后一起吃午饭,看画展,到了晚上六七点便去小卖部买几瓶啤酒开始创作,从此不再和他说话。半个月之后,画作的草稿终于完成,但是画家只是轻描淡写地撕了那幅画,小胖顿时精神崩溃,心想要看到一副画作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一跺脚就离开了。

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听了很着迷,但是他又开始了下一个故事,哆哆嗦嗦没完没了地讲,有时候讲的事情关于他养过的猫,我没有见过,但是小胖离开长沙之后我入住了他的房间,房间里有很强烈的猫味,以及数不清楚的猫毛,只要电风扇一吹,这间房就变得非常浪漫。他非常爱他的猫,即使自己吃白菜,也要买上等的猫粮喂它,这只猫非常有魅力,附近的夜猫经常会在门外闲逛和它调情,其中有一只傲气十足的狸花猫经常在这里转悠,即使小胖把猫送走之后,我还见过那只多情的夜猫,它等我一打开便走进来巡视一番,看看老情人去了哪里,可惜我不会猫语,不然可以宽慰它一番。

故事到此差不多结束了,但是他附在我耳边说:“你知道吗?我是一台收录机机器人,我每天走在路上打开开关,让声音像空气一样进入身体,但是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特别痛苦,内存总是不足,我每天需要爬到楼顶释放一些压力,很不幸的是,昨天我在楼顶听到一对夫妻打架,他们的声音穿过那些晾衣绳上的内裤传过来,有太渍洗衣粉的味道。这些味道让我的内存重新格式化,今天是最后的时刻,所以从中挑选一些可供人消遣的事情说出来给你听,上面那些你已经听过了,接下来我要唱歌,这是我最后要做的事情。”

接着博物馆里来了一个喝醉了酒的山东人,他买来一堆烧烤,我摸了摸肚子连续吃了几串,心想不能再待下去,立马起身和大家告别,身后响起了小胖的歌声。摄影、文字/奉秦林
听你的故事给你拍照扫描下方二维码
【往期回顾】

性单恋者小红

2019色情老人院

长沙街头史系列三

长沙街头史二

长沙街头史系列一

朋友们,回到过去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女人们带着男人去赶集,男人们带着女人去蹦迪

鬼市一夜情

机器人小胖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