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自强(林子祥丨唱《男儿当自强》的他也很温柔)

好男当自强 香港——这颗在狮子山下、香江边上闪耀的明珠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上快速发展,一跃成为周知的“四小龙”之一,在这种背景下,香港发展出影响一代中国人的香港电影与香港流行乐,…

好男当自强

香港——这颗在狮子山下、香江边上闪耀的明珠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上快速发展,一跃成为周知的“四小龙”之一,在这种背景下,香港发展出影响一代中国人的香港电影与香港流行乐,培育与成长一批又一批的演员、歌手,使香港成为当时市民文化的温床、大众娱乐的高地。

香港流行乐之所以风靡一时,在于它于吸收借鉴日本、欧美现代音乐理念的同时,并没有放弃本土文化价值认同,而是将传统的东方审美与现代流行文化结合,创造出市民喜爱的大众音乐。而这种创造更多地应归功于流行乐的谱曲者与词作者,而人们对一首的喜爱一般以歌手为标记,这当然一方面受商业包装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显示出歌手对一首歌曲的演绎阐释会影响到听众的接受体验。
所以像我们说起张国荣就会想到《风继续吹》,谈到周华健就会想到《朋友》,提到周杰伦就想到《稻香》一般,反而不甚明了歌曲背后的词曲作者,是以当我听到《男儿当自强》,我就想到了林子祥,那1947年生人,今已是古稀有一,廉颇能饭,宝刀未老,大气又温柔的林子祥。

这首歌想来大家一点也不陌生,由鲍比达作曲、霑叔填词,交由林子祥演唱: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
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
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即是男儿当自强

当你听这首歌的时候,想着关外的黄沙苍茫,想着东海的万顷烟波,林子祥的稍稍嘶哑却雄浑高亢的嗓音冲击着你的耳膜,没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没有那么多的恩怨情仇,中气冲盈,热血上涌,你感觉你像黄飞鸿,但其实你只是个屁。

如果香港流行乐也分个豪放与婉约出来,林子祥的这首《男儿当自强》作为港乐豪放之首应是没问题的,此外林子祥还演唱过《真的汉子》《长路漫漫伴你闯》《成吉思汗》等,如《成吉思汗》中唱到:

奔奔跑跑沙丘上马壮牛强
威威风风马背上胸襟开朗
我高声欢呼 我是热与光
这类曲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流行乐中主要同武侠影视作品联系在一起,以音乐作为武侠故事的注脚,故歌曲作词方面都灌注强烈的家国情怀与君子风度,而在作曲上都侧重于较快的旋律、磅礴的节拍,此类经典作品如《铁血丹心》《世间始终你好》《满江红》等,而我认为能够较好地演绎这类作品只有两位,一是罗文,二是林子祥,而林子祥的优势在于天生良好的音色与音高,加之他经典的形象包装,简直是香港乐坛看起来最阳刚的歌手,就像屠洪刚唱《精忠报国》一般,是豪放大气的,而实际上你如果听过林子祥的话,就会发现唱《男儿当自强》的他是千般温柔的。

(几十年如一的胡子)

体会林子祥的温柔,从去年此时听其《旧居中的钢琴》始,我会时不时地在这位老男人的声线中温存一番,就在前几天我听到他的一首歌,当时我从即将闭关的图书馆走入校园的清静夜色之中,双耳塞着耳机,将音量开至将大不大之际,把手机放进裤兜里,让它随机播放着林子祥的一些歌,听到了其中几句,这么唱着:

在漫长路途莫论你我未来在哪方
一天风在飞 一天我不忘掉你
每一个晚上 我将会远望
无涯星海 点点星光
求万里星际 燃点你路
叮嘱风声呼唤你千趟

然后我从裤兜里将手机掏出来,看了看这首歌的歌名,叫做“每一个晚上”,再看看歌词,酸意一阵、愁绪一阵,竟也不由自主地往嘉陵江走去,想一个人喝着啤酒,望着星星和月亮,想着过往与未来,无力阻挡短暂时光的飞逝,唯有默看人事如风吹黄沙散去,无语听春水东流。想着走着,走着想着,嘉陵江边的江舟渔港不见了,那一百六十余级的台阶被封了,这一番玩起物是人非的游戏,时间已是夜晚十一时,无奈废途而返,在文星湾隧道中吮吸着渣土车扬起的灰尘,原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怀自信 我永不怕夜航
到困倦我自弹自唱
掌声我向梦想里寻
尽管一切是狂想
粤语流行音乐的题材主要可以分为四类:家国天下、儿女情长、友情离别、人生哲理,林子祥的《谁能明白我》应该算是人生哲理一类了,虽然林子祥以极开合的气势演唱这简单的词句,在婉转时我听到的是人生一人的寂寞,毕竟知音难寻;在飞扬处我听到的是欢笑与歌声,是对自我充分的激励:在这背后更是有一种源自人、曲、词对生活的温柔,不是悲观,不是激进,而是毫无怀疑的向往!这种厚重的温柔我在林子祥的《知己》《凭着爱》中缕有体会,《知己》中有两句词这么写道:“我也许天生古怪稀奇,原没有爱你这种福气”,又写道:“然后你令我终于知道,自己只可饰演自己”,歌词透露出对自我价值的关注以及林子祥深情动心的演绎,不住使我暗赞“好!”。

而除此之外,林子祥的歌中不出意外地流露出两性之间的温柔,从《诗经》中的《关雎》《蒹葭》开始,这便是天地之共情,不是花言巧语而来的,只需简单的几句话,就能勾勒这种纯洁的爱慕,如他在《在水中央》唱到:

今天的她 竟跟我泛棹湖上
美景仔细欣赏
平湖若镜 水中的影子也双
这光景最难忘

这首歌配以传统民族器乐,简单的旋律就像男女主人公浮桨泛起的阵阵涟漪,美好的爱情如山如水,如画如诗,如春风沐雨,如雪吻腊梅,那心爱的人也无关容貌、无关功名、无关信誓旦旦、无关风云暗换。但是温柔归温柔,钟爱也有可能是错爱。

你何故牵走了我的一颗心
更何故竟不顾而行
还令我的爱仿似泥里陷
爱人你何残忍
这首歌让我想起了《诗经》里的《氓》,“女也不爽,士贰其行”,一场错爱,由当初的纯真深情化作后来的决绝,情事总是不易摆脱,内心何尝不痛苦呢?就像歌中唱着“一颗心、一颗心插着针,他的痛苦有谁问?千枝针、千枝针刺在心,心内凝着的血尽变泪痕”,原来是:
谁料我的快乐只是迷阵
枕边珠泪常浸

可是失恋又何尝不温柔呢?林子祥在《旧居中的钢琴》中动情地诠释着他对爱情的理解,而我在他的理解中体会着他的温柔。尽管歌词情感主体是作词者,林子祥只是情感文本的演绎者,可就像翻译文学作品一样,每一个人翻译都是一次新的创作,融入了自我的生活经历与情感体验,所以林子祥的每一次演唱都有自己的影子,我写这些也是源自于个人内心感受的催使,《男儿当自强》让我知道林子祥是个汉子,他的其他演唱告诉我他是个温柔的汉子,写到这里,原来唱《男儿当自强》的他也很温柔。

当然,完全沉浸在歌词的美好之中是没多大好处的,并不能排除一些歌曲的创作受商业利益的驱使而成,而丧失了一部分的真情实感,但我还比较相信几十年前香港市民向上奋进的闯荡精神,比较相信他们对美好物质生活以及美好精神生活的向往,这种理念反映到音乐、电影作品中,定然能为一些来者所感受。

最后,送上《旧居中的钢琴》中的几句歌词:

回头望昨日太好 终于分开也好
年少哪里懂得 共度一生的朝与暮
尽管得到快乐 未必真的知道
谁令我 最痛苦 最骄傲

1997斯文理发厅
关于文学
关于音乐
关于斯诺克
关于这美好的世界
欢迎关注!

好男当自强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