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狐仙报恩(狐仙村报恩专员)

聊斋之狐仙报恩你真的知道脑洞故事板是什么吗 点击上方蓝字,了解更多“人的意识进入了计算机,就成为了一段算法、一个程序。只要它们活动过,必然会留下痕迹,就是所谓的log(日志)。” …

聊斋之狐仙报恩
你真的知道脑洞故事板是什么吗
点击上方蓝字,了解更多
“人的意识进入了计算机,就成为了一段算法、一个程序。只要它们活动过,必然会留下痕迹,就是所谓的log(日志)。”

“脑洞故事板很早就是计划的一部分了。这里所有的故事,都源于那些日志。”
commit ndgs233-914
Author: 桔生北
Date:  2020/9/14
Content:狐狸村报恩专员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把那些YY狐妖的穷酸书生打一顿。

在我接受这份工作时,我做好了准备去成为一只美容仪,一台印钞机。但我真没有做好当虚拟女友的准备。

眼前油腻的秃头程序员还在振振有词:“……狐妖报恩不都是以身相许吗?别的狐妖都这么报恩,你怎么就不行!”

“亲,我们狐狸报恩没有那种奇怪的规定哦,”我强忍怒意抹掉了脸上的唾沫星子,努力平和的与秃头对话,“您说的我的确无法办到,要么您换个报恩方式如何呢?”

“什么没有规定!”秃头不依不饶,“书里都写着呢!”

“亲亲说的是那本书呢?”

“《聊斋志异》!”

“……”

我仿佛听到理智的线断掉的声音,再也忍不下去,朝秃头咆哮道:“人家聊斋写了狐嫁女,狐入瓶,胡四姐……那么多狐狸你就记着个莲香记着个伏狐了?!聊斋反抗封建礼教,抨击统治阶级,你就揪着那点十八禁不放?!你他妈看聊斋全本了吗?怕不是看的聊斋之XXX小电影吧!”

秃头看我发飙,缩了缩脖子,气焰矮了几分,说:“那你帮我找个女朋友?”

“还想要女朋友?!你咋不上天呢!”我手指着秃头,骂了个痛快,“你这幅样子还想找女朋友?头发油腻腻,脸都没洗干净!衣服上都是褶邋遢地像逃荒的似的,哪家女孩子看得上你!怎么着也得弄个发型,刮个脸,弄的干净利索的才行啊!”

“可是…..”

“可是个屁!把邋遢看成男子气概就是制杖!想要女朋友就把自己整理干净点,学着哄哄人家女孩子!又没钱又邋遢还不体贴,女孩子是眼瞎了才会看上你!”

“可是女孩子讨厌秃头。”

“……”

“……”

最终秃头给我侄女的一鸡腿之恩换了一次植发服务。

每次信差带来狐仙村的信里,一多半都是给祖奶奶的。而每次祖奶奶看完信,总是会暴怒抓狂。

原因无他,那些信基本都是出门历练的小辈们被人类施恩欠下因果之后发回的求助信。

天道似乎极爱给精怪穿小鞋儿,要是人类修士欠下因果,多半是因为被救了命,要是换了精怪,一根草叶子都能欠下巨大的因果。

因果欠的越多,雷就劈的越狠。精怪们为了不被雷劈的丢了小命儿,就只好为了还因果跑断了腿。

祖奶奶是狐仙村道行最高的狐妖,年轻时可没少吃因果的亏,现在还为了还治伤的因果给胡家当保家仙。

受祖奶奶教导,小辈们一见着人拔腿就跑,可还是会因为种种原因欠下因果,只好写信求助。

最终祖奶奶怕小辈们自己报恩毛毛躁躁的再欠下别的因果,干脆设置“报恩专员”一职去了结小辈与人类的因果,把因果转移到专员身上好内部处理。

而我,就是狐仙村09号报恩专员。

面对女性的时候,我的工作基本都能顺利的完成。毕竟女性们大都希望自己变得更漂亮,而狐妖正好擅长美容美发提升魅力,也算是专业对口。

但遇到男性,特别是单身宅男,我的工作就会很难完成。因为他们要么想让我帮忙找个对象,要么想让我变成他的对象。仿佛狐妖报恩除了嫁给人家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一样。也不知道大白天的做什么梦,一根草半瓶水的恩也好意思要求这个,就这情商活该没女朋友。

而遇到一些更现实的人时,我往往会成为一台“印钞机”。这样的金钱交易最方便,不用费法力也不会被睿智气到炸裂,实在简单的很。

至于金钱,则由胡家友情提供,毕竟我祖奶奶在胡家作保家仙工作好几百年,胡家的人都很愿意帮忙。

视具体情况,我还可能会干医生,老师之类的活。当然,效果是加强版的。
这就是报恩专员的工作。

诸位,我遇到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危机。

我被人类施恩了!!!

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我刚刚完成一位女士的报恩,还没有来得及开隐身的时候,我被东西绊倒了。

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可是在我被绊倒的瞬间,从斜刺里冒出个人来,这位热心人士看到有人绊倒,及时伸出手来帮忙。我在悬空状态中惊恐的看着那只手向我伸来,尽管我尽力躲避,它还是坚定的抓住我的手臂,在我绝望的目光中把我扶起。

之后我便感觉冥冥中有股约束力把我和那位热心人士连接在了一起,那个量,估计够我多挨三道雷。

……狗天道。

空中闪过了几道电光。

对不起我错了。

热心人士不止热心,还很正直。

在我跟他说清大致情况之后,他坚决的拒绝了我的报恩,表示“扶一下人是情理之中的事,没必要给什么补偿。”

虽然我很赞赏他不同于别的想要虚拟女友的男性的正直,但不得不说,他的正直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

直到我表示“不报恩会多挨三道雷”之后,热心人士才终于退步。

“我只是扶了你一把,施法给钱什么的我也不好意思收…”他想了想,“要不你带我工作几天,让我见识见识就算报恩了如何?”

于是我多了一个临时助手。

虽然他帮不上什么忙。

完成一项比较棘手的任务之后,我和我的助手向我的住所走去。那家伙从完成任务开始就低着头心事重重的缀在我后面,好几次差点撞上电线杆。

“那种渣男……”

“嗯?”我回头去看他,“你说什么?”

他抬起头对我问道:“为什么要帮那种渣男?”

“渣男?”我反应过来,“哦——你是说那个任务对象啊。”

今天的任务对象的确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渣男。那家伙是个海王,欺骗妹子感情,用妹子给他的钱来养活自己。不过人倒是很干脆,听我说明情况后没有胡搅蛮缠,要了20万了事。

“不过我不是帮那个人哦。我只是在工作。他曾帮我家小辈治了腿伤,这个恩情也值20万了。”

他没说什么,我也没再理他,继续往回走。回到房子后他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不出声,我叫他也没反应,这时我才发现他在生闷气。

到底还是年轻啊,也当是还恩情吧。想了想,我坐到了他对面,说:

“你知道天道对于因果的判断是怎么进行的吗?”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问他这个,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嗯——其实要是说原理也很麻烦啦。”我挠挠头,“这么说吧,如果那天你扶我是为了趁机占我便宜,我就不会欠你因果。如果那个海王是为了这20万才帮我家小辈治腿伤,他也就不会成为我的任务对象。”

“我们狐妖报恩也有差不多的规则。如果你前几天也让我给20万,我不会同意。如果我今天不是给那个海王20万,而是帮他套牢了一个女生,那么我家小辈的恩情不会算还完,我还会受到天道的惩罚,多挨几道雷。”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那……”

“你现在什么也不用和我说。”我打断了他,把门打开送他出去。

“等你想明白了再和我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之后的几天助手朋友异常沉默,看着我完成各种任务。任务对象里有一般意义上的好人,也有一般意义上的坏人。不管我是怎么处理的,他都只是沉默的看着。

一周后。

这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我瘫在沙发上追剧,他一动不动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我也不管他。

在我看完第三集网剧的时候,他才喃喃发出声来:

“我好像差不多明白了……”

“是吗?”我放下手里的零食,坐直身子看着他,“你想明白什么了?”

“我其实也说不太明白…”他手抓着裤子,有些紧张。“嗯…大概就是,出自善意的帮助就值得回报。但是又要自己把握好度,不能助纣为虐……对吧?”

说完,他忐忑又有些期待的看着我。

“噗!你干嘛像个等老师说成绩的小学生一样看着我啊!”我被他的样子逗得笑出声来,“这种事哪有什么对不对的,只要行事有度不违本心,我个人认为是怎样都可以的。”

“啊——怎么这样。”他有些失望的说。

“你才二十多岁,以后时间长着呢,多经历一下才能通透,”我拍拍他的肩,笑道,“不过小伙子,你的正直我还是很欣赏的,我看好你哦!”

“说起来这几天下来你的恩情我差不多还完了,你也应该去做自己的事了。”我掏出工作档案,“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你把名字告诉我我登记一下。”

“哦,好。这段时间麻烦你了。我叫胡英晖。”

“姓胡?”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你父亲叫什么?”

“胡光正。”

“……”

“祖奶奶,这几年你工作的那个胡家管事的是谁来着?”我蹲在祖奶奶旁边嗑瓜子,问道。

“我记得现在管事的叫胡光正来着,好像还有俩儿子,”祖奶奶坐在桌前画符,随口回我,“咋了?他惹到你了?”

“啊——也没啥,前几天我欠了个人类因果,那个人好像是胡光正儿子来着……”

“嗯?”祖奶奶画符的手顿了下,缓缓向我转过头,眼中冒出危险的光,“欠因果?”

“呃…!”我自觉失言,连忙解释,“就是些小事!我已经处理掉了祖奶奶!”

“小事又怎么样!欠了因果就是大事!”祖奶奶丝毫没有被我的解释安抚到,大发雷霆,“我是怎么教导你的都忘了吗!小辈们就算了,你这么大了还犯这种错?!你这个专员怎么当的?!”

“呃,对不起祖奶奶!别生气了!小心符啊!”

“去他妈的符!”祖奶奶一把撕掉了画了半天的符,抽起木棍就向我冲来,“胡娉寒这事没完!”

“别啊祖奶奶!!!”

祖奶奶扔掉手中的棍子,恢复了和蔼的模样,施施然坐回椅子上。我跪在祖奶奶面前,如丧考妣,被教训的尾巴都快秃了。

祖奶奶端起茶盅,随意道:“既然你欠过人家因果,那这代胡家继承人的法术教育就交给你好了。”

我吓了一跳,难以想象一个狐妖和一个人类长时间混在一起到底会多挨多少雷。瑟瑟缩缩的小声抗议道:“祖奶奶…这,这不太好吧……”

祖奶奶笑盈盈的回我:“哪里不好?带着胡家小少爷干活不是更方便吗?”

感情我还是兼职当老师,专员的活还得接着干?我脑中如晴天霹雳,哭丧着脸说:“可祖奶奶,那样的话,因果该怎么办啊?”

“那不都是‘小事’嘛!娉寒你都这么大了,肯定能‘处理’好吧?”

我被“小事”和“处理”堵的说不出话来,只好低下头,认栽了。

祖奶奶放下茶盅,瞥了我一眼,勾起一抹让人胆寒的笑:“还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了……”我抹了把眼泪,屈服于强权与暴力之下。

平日只有信差出入的狐仙村,今天却不太一样。

往日紧闭的村门太阳刚升起便敞了开来,在街上乱蹦乱跳的小孩儿也被父母揪回家换上了新衣,村中央的大礼堂坐满了宾客,礼堂后的厨房也熙熙攘攘,散发出阵阵香气。

今天是狐仙村暌违已久的开宴日,祖奶奶教了胡家五代继承人,把教第六代的活甩出去后开心极了。她觉得少有的好心情不能浪费,干脆邀请了黄、柳、白、灰家的老朋友们,在狐仙村开拜师宴,和众人分享自己的愉悦。

在狐仙村难得的热闹氛围中,村里人很开心,宾客们很开心,祖奶奶很开心,胡家人也很开心,只有我不开心。

作为拜师宴主角的我,在喧闹之中,在祖奶奶威胁的目光之下,手微微颤抖的接过胡英晖的拜师茶。看着那小子喜笑颜开,只觉得前途黑暗,狐生无望。
十一
我悲愤至极,干脆借酒消愁。就着花生米,白酒一杯一杯的干。

“呃——咳咳咳!”人背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一粒炸的金黄酥脆的花生米把我噎住了,我憋的满面通红,咳的上气不接下气。

咳得头晕目眩之时,坐我左边的兄弟帮我拍后背顺气,在我好不容易咳出来那颗该死的花生米之后,又递了杯水来。

“谢谢。”我虚弱的接过水喝下去。

等等!我愣了一下。坐我左边的兄弟是谁来着?

我像是个年久失修的机器人般缓缓把头转过去,看见了担忧的胡英晖和脸色铁青的祖奶奶。与此同时,熟悉的约束感传来,把我和他连接在了一起。

我悲哀的发现这次量更多,估计得有五道雷。

干!

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跳转知乎专栏

聊斋之狐仙报恩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