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抒怀◇微小说】广西 ‖ 蒙宝成《剃刀》

● 这是一个有个性的文学作品分享平台 每期欣赏 剃 刀 ◎蒙宝成 二赖姓仇,寡言,斯文白静,许是左边额上有一块铜钱般大小白汗斑,二赖就这样被叫开了。深得父亲匠人传统思想的余脉,他剃…

● 这是一个有个性的文学作品分享平台

每期欣赏

剃 刀

◎蒙宝成

二赖姓仇,寡言,斯文白静,许是左边额上有一块铜钱般大小白汗斑,二赖就这样被叫开了。深得父亲匠人传统思想的余脉,他剃刀功夫舞得滴水不漏,街坊们私底下给他起了个外号“仇一刀”。城里城外的爷们一到逢年过节图个吉利,总要上门修理一番。那些上了年纪的官老爷们最会享受,进门了就交待说要做足全套,之后就和排队等候的客人们下棋赌输赢,谁赢谁先剃,这套约定俗成的土规矩倒是省了二赖不少麻烦。每当这时二赖总是微闭眼睛撅着嘴唇不紧不慢一丝不苟,他沉浸在剃刀削过发根轻微的咔咔声里,犹如寺庙长廊边上的转经筒悠悠透出的安详,见证这一切的生发幻灭和因缘果报。

每天早晨二赖都在河边架桥下马,绑在腰间的那条红绸布翻飞如一团火焰。不远处的菜地,马小周几乎天天都给菜地浇水。打自老人们谢世之后,沿河的这块菜地就由她操持,小周种出各种蔬菜,吃不完就往街坊邻居家里送,大家都夸肥四好福气娶了个贤惠的媳妇。

离河边大约三四十米的街东面,原来也是肥四家的地皮,家道中落后过手给了二赖他爹。二赖是外乡人,六岁那年为了避战乱,鬼子轰炸常德的时候,他爹连夜从湖南带着二赖往南跑,经过桂林,一样是局势不稳,为了活命于是才继续往南逃逸,直到这个西南小城镇才安顿下来。二赖他爹是个能人,会漆工、会染织、会剃头,甚至还帮人家看风水。他还挑副染织担儿走街串巷早出晚归,有积蓄了就置办产业,硬是把一个逃难的穷人活成了地主。早年二赖他爹坚持要把前院门廊围起来当作铺面出租,二赖的剃头店就在这门廊最北间里头。

店面不大,最为醒目的是一字排开的三张漆上白漆的老式铁艺转椅,令人神奇的是只要用力推背靠顺手抽个销儿,转椅背靠就可以放平,掏耳刮脸修鼻毛就容易操作了许多。镜子下方有个榫卯严整古色古香的储物架,上面摆着明晃晃的几把剃刀、剪刀、手动推剪、梳子、篦子、折叠得四四方方的围布、俩把短柄鬃毛刷、一口搪瓷杯和半截肥皂,淬了钢玉石的牛皮制荡刀布垂在一边。甚至墙上还挂了一副他自己仿十六字令写的小篆“推!挑拢择披扬抖挥。搥捋掉,按捶提掏擂!”平仄和字体一样瘦矍清奇。

店门边的玄关上,有一个黑漆漆的关公像神台,神台上放着一把约七寸刀刃的剃刀,刀架竟然是由整块花梨木根削成一尊遒劲威辣的麟头豸尾的狴犴像。这把摆在神台上披着神秘面纱的剃刀,除了二赖自己,外人见到的永远都是刀匣,刀身和刃口始终深藏不漏。每每人们问及欲一睹为快的时候,二赖也是讳莫如深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

墙上那十六个字,既体现二赖得意的剃头理发手艺,也涵盖了他自创的整套剃头流程:前面八个字是理发剃头的规则,后八个字是按摩推拿掏耳提颈刮痧放血等等。而他最拿手的是敲天鼓,敲天鼓说起来应该是道家中医的一个养生手段,手法比较简单,重要的是力度和穴位。如果有客人点这道“菜谱”,二赖就开始张罗了,两手掌在香炉上熏了熏再按上耳朵,拇指抵住太阳穴,四指绕过后脑玉枕。俨然一位高超的乐器演奏大家,一出打击乐就这样从过门开始了。熏过艾草的手掌温润柔软,有节奏的一按一合,耳道和耳膜受气压作用,开始振动,如丝的血管也开始透红。粗短的手指有规律地上下翻飞,急如疾风骤雨,缓如玉盘滚珠,澎湃如滚雷,震撼如怒潮。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往往是病恹恹的进来,尔后个个眼角噙泪流着哈喇,神清气爽春风拂面跟刚刚抽了锅大烟似的心满意足出去了。

二赖的店前是这个十字街最热闹的地方,一到街日子,这城镇附近的老少爷们都聚集起来。东面是中医院,往北就是河道码头了,河对面就是学校,南边有一个全城最大的农贸市场,西边一里地外的政府机关。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机关楼顶的广播歇斯底里义愤填膺地叫嚷个不停,诸如昨天又端了XX指挥部了,今天又审查XX“反团”成员了,还有加强清理四类分子的最高指示等等等等,这一切都旨在说明阶级斗争如火如荼。

那天老九一伙几个从四方楼拖着肥四衣衫不整的尸体回来对马小周说:肥四是反团份子,畏罪自杀了,马小周你知道什么就到指挥部揭露,知情不报,罪通窝藏。

一瞬间,西街传出撕心裂肺嚎啕大哭的声音,像一个晴空霹雳。

土改后为了响应备战备荒为人民,建设战略大后方号召,肥四到机床厂当了个工人。而老九是“联指”战斗队队长,负责抓捕反团分子和阶级敌人,由于心狠手辣着实露了不少风头。

不一会,六神无主的马小周跌跌撞撞跑将过来,一面哽咽一面语无伦次地对二赖说:二爷,肥四生性老实本分平时没招谁惹谁,他没有兄弟姐妹,如果他真的是反团,其他人看来就指望不上了,请二爷看在过去的份上,帮忙给肥四开脸净身送他上路吧。二赖铁青着脸压抑而沉闷地嗯了一声,摆摆手示意马小周先回去。

二赖双目像两眼空洞无底毫无生机的废井,呆呆地望向玄关。肥四是独子,和二赖年纪相仿,他爹开布庄,由于生意的关系一来二往两家就成了故交。那年小周初嫁入肥四家时要串门认亲,笑容可掬的肥四携着小周从街道西面款款朝二赖家走来,小周眼睛深邃得像可以容纳一整个大海,俏生生地叫了声二爷。二赖给马小周递上红包道贺,随手擂了肥四一拳邪恶地挤了挤鬼脸。

重重地叹了口气后他嗖地站了起来,拈上三支檀香恭恭敬敬地拜了拜关爷,然后麻利地取下神台上的那把剃刀,匆匆在荡刀布上蹭了蹭,胡乱在抽屉里抓了把毫子就出门朝南街而去。

推开肥四家虚掩的大门,他的遗体躺在地上身上胡乱地蒙了床毯子,头边上的煤油灯火苗晃了一下。二赖放下揣在怀里的白布和纸钱香烛。递过一把柚子叶吩咐马小周烧水,他就冲到屋后的鸡栏抓鸡,三下五除二就宰好了。

马小周端水出来的时候,堂屋里早已弥漫着蜡烛香火的气味了,地上还摆放了一个矮桌,桌上供了一只鸡一碗段生饭。二赖正捣鼓着几块砖头,似乎打算弄个火盆。马小周上了三株香后二赖朝她撅着脑袋努了努嘴,支她离开堂屋。

二赖脸色凝重阴醫,好像一把刚刚拖完地的拖把,只要轻轻一拧,就会滤下一盆黑呼呼的脏水来。打破这个死一般静寂的只有隔壁马小周细细的饮泣声,还有白色蜡烛火苗偶尔的爆燃声。

“嘶喇!”二赖扯开一块一尺见方的白布条丢入水汽腾腾的盆内,柚子叶煮过的水有一股奇异的香味,水汽和柚子叶味弥漫的堂屋,乍一看好像要举行一场庄严的仪式。

二赖娴熟地捞两捞白布条,两根粗短的手指一夹,另外一只手的两根手指顺势一挤一甩一接,白布条稳稳当当的就落在了掌心。二赖轻轻说“冒犯了四爷”后就撇过头,拿着白布条的手在白布下游走。不一会,他取出那把剃刀,这是二赖爷爷冒死从战火中取来的炮弹钢打成的剃刀,终于还是在陌生人面前露出了刀刃,而且是一个死人。昏黄的烛光照到青幽幽的刀身上,赫然刻着一只满身带刺牙口狰狞的狴犴,噬人的目光和刀刃般冰冷锋利,被注视着的灵魂,会是如何陈述或辩解?明辨是非公而好义的狴犴又该如何作出祂的审判呢?

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二赖突然停了下来,他的手微微颤抖,脸上阴晴不定,紧闭的嘴唇似乎在抽搐,鹰鹫般的眼神笼罩了一抹红色。大约半个时辰后,二赖颤颤巍巍给肥四手里嘴里放好毫子,他衬上带来的白布,在白布边上狠狠地打了个死结。

临走的时候他沉声对马小周说:四爷不是自杀的。

肥四头七当天,老九带着几个人,挎着五六式冲锋枪满身酒气冲了进来,大喇喇地直接跌坐在转椅上大声吆喝起来:根据无产阶级革命派红卫兵小将揭发,你这个地方窝藏有反革命读物,给我搜。

二赖冷冷地看着老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老九满脸通红,狠狠地指着二赖骂道:狗日的二赖!你个外乡佬流窜犯跑来我地盘上耍横,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咱们走着瞧。

整个七月份,运动已经不再局限于各式各样的辩论,有武装的小范围冲突也出现了。不眠不休的广播也换了行头,大喇叭开始播报当地动态了,老九摇身一变成为了街知巷闻的英雄。

战斗队每天都开着那辆解放牌汽车,车顶架着机枪到处巡逻,四处听到放冷枪的声音,河边经常见到不同的尸体,整个小镇人心惶惶,街坊四邻说话起来也都小心翼翼了。

二赖的店夜里被砸了个稀巴烂,那把狴犴剃刀也在这次意外中丢失了。一向沉稳的二赖慌不迭地跑到派出所报案,对他来说,这把刀是爷爷留下来的镇宅之宝。从派出所回来后第二天,魂不守舍的二赖去了湖南,据说是寻亲去了。

九月里一个闷热的下午,巡逻分队在马草塘河边发现脖子被抹了一半的老九。奇怪的是老九脸上洋溢着一汪莫名其妙的邪魅。更加邪乎的是现场没发现一滴血迹,只在一米外的草丛中发现了半截断了的花梨木刀匣。

关于老九的死,坊间悄然流传各种版本的传言,有人煞有介事地说,老九在派系运动中立场摇摆,是被内部清理掉的。也有人幸灾乐祸地说,他是被枉死的仇家后人清算。甚至有人有鼻子有眼地描述老九酒后欲在马小周的肚皮上纵横被割了抛尸的骇人情节。最活灵活现的是张屠户的版本,他说切口平整利索,放血干脆,像被一把锋利的剃刀划拉而过。到最后他总是踮起脚尖凑近,砸吧着嘴小声问:你说会不会是狴犴显灵了,来收拾这个牲口?

老九最终还是死了,不明不白地死了。他到底是死于诅咒还是谶言?或者是死于神明还是阎王?鬼知道。

注:以上文中图片源自网络

—— 蒙宝成70年代男,都安龙湾人。闲时喜欢读书,偶尔舞文弄墨。——

图文编辑:十日西风

小编有话

1、【红水河文艺在线】公众号,我们一直在传播正能量,每周不定期更新!
2、这是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的文学作品发布分享平台,欢迎赐稿;所有文稿采用无稿酬, 符合打赏条件的作者原创作品,我们将开设打赏功能,赞赏收益归作者所得。

3、本平台主推优秀诗歌、散文诗、散文等作品。自荐作品,请附百字以内作者简介(含出生年月)和高清晰横幅彩色照片1-2张;推荐作品,请注明具体出处、作者姓名、责任编辑,如附推荐语更佳。

4、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5、微信投稿: 13430477576 (需添加)

▼红水河文艺在线欢迎你的加入!▼把时间交给阅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