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荐读】?罗伏龙〡书林艳遇(外一篇)

书林艳遇(外一篇) ?罗伏龙 罗伏龙,中国散文学会创作中心创作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及诗词作品先后在《羊城晚报》《民族文学》《散文百家》《中国诗赋》《诗词百家…

书林艳遇(外一篇)

?罗伏龙

罗伏龙,中国散文学会创作中心创作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及诗词作品先后在《羊城晚报》《民族文学》《散文百家》《中国诗赋》《诗词百家》《诗词世界》等刊物发表,诗文在国内各类大赛多次获奖。

朋友们都叫我“书迷”。也是,每当假日或每日茶余饭后,他人或在棋牌中消磨,或在林荫小径上逍遥散步,而我却往往跨入书店,在书林中漫游,一游便被书林中的“奇花异卉”迷住了。这一“迷”,又往往不知日落桑榆,月华东升……或许因这一“迷”错过了“韶华”时光,还是因在书林中发现了一种高雅的境界而对人生别有一番思索和理解的缘故,致使真善的爱神对我这“书迷”迟迟未送来秋波。然而,无巧不成书,因为书林中的这么一“迷”,却又使我遇上了知音。那是一九八0年,我正在写《蜀道难主题新探》的论文,四处寻找几种不同版本的《李白诗选》,我到书店去问,仅找到一种版本的,不免有些失望。这时,一位在书架前埋头看书的女士大概听到了我跟书店店员的对话,便对我说:“我倒有一本,黑龙江出版社出的,你需要,可以借给你。”她借给我的这本书,为我这篇论文提供了一些宝贵的资料。后来,这篇论文能在西大的学报上发表,后来又被中国人民大学学报转载,这跟她的支援是分不开的。书林中这意外的相识,使我们互相了解。我知道她也是个“书迷”,不仅看过许多书,而且对书中的许多事物,往往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交往中,我们的话题往往总离不开书,谈读书而论及社会、人生。双方都觉得,我们对读书都有一种共同的爱好,对知识都有一颗渴求的心,对事业、对理想都有美好的追求和向往。就这样,我们在书林中立下了“秦晋”之盟。记得办婚事时,添置的家具主要是两个大书柜,我们曾为此感到无比充实和欣慰。在书林中度过“蜜月”是别有趣味的,或一起到书店去买回几本书来阅读欣赏,或于茶余饭一起坐在书架前评论某部著作的得失,或从书架上取下某本读过的书,互相考考,如某佳句出自何人何篇,等等,若十有八九答不出者,便被“罚”到书店去买回一本好书。婚后两年,我们已是两个小孩的父母。为了让小孩从小就有喜爱读书的习惯,假日闲暇之时,我们常带小孩到书店去走走,选购一些适合小孩阅读的书。我们还搞一个小书架,让小孩搁置他心爱的图书哩!由于我们爱书成癖,小孩也受到了感染。有一次,岳父给他们每人几角钱买水果,他们没有买,却跑书店买书去了。两个小孩,因常跟我们在书林中漫游,所以,虽然仅四岁多,已能背诵许多首“千家诗”,写一些笔画简单的字,讲一些书中的故事。在家庭生活中,对于添置衣物之类的开支,往往还要“争议”该不该买,唯独买书一事,往往一拍即合。只要是好书,不论价钱高昂,均在所不惜。我们每次出差,无论差事多忙,也要挤时间到各书店转转,归来时,包包里总少不了几本新买回的书,而且,往往为买回一本好书而合家高兴。我们在书林中漫游,深感到:书,确实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就是在这阶梯上攀登,一步步登入“作协”之门的。就连原来拙于笔墨的妻,因在这阶梯上执着地追求,几年时间,也学有所得而在省、市的刊物上发表了两篇医学论文。这些书林中的收获,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因此,我常告诫朋友们:“书,是生活的伴侣。她是你寂寞中的安慰,欢乐中的鼓舞,失望中的力量,迷惘中的向导。”我想,在精神文明建设中,书,更是无价之宝。每个家庭都该跟书店结成亲密的“关系户”,将书籍当作家庭中不可忽视的而且必须添置的一份宝贵财产。

书柜琐记

好读书的人,对书总情有独钟。因此,书柜自然成为家中必备的宝物。我加入“工薪阶层”后,考虑添置的第一件家当就是书柜。

我历来读书上瘾,爱书成癖。读大学时,家庭经济拮据,对衣食我无心奢求,只渴望以知识来充实灵魂。课余或假日都在学校图书馆的书林中度过。学校每月发的“助学金”,除了买肥皂牙膏等必需的日用品外,剩下的全部用来买书。到毕业离校时,别无他物,只有“孔夫子搬家——尽是书”。我把这些书装满满两个大纸箱,带上它走出校门,踏上漫漫人生之旅——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天南地北,风雨坎坷,凄楚而又浪漫——处处无家处处家。生活略得安定是1970年我被分配到凤山县平乐中学任教才开始。当时,除了两箱书,仍一无所有。入校那天,帮我搬行李的“工友”发现我的东西仅是两箱书,做了一个滑稽的“鬼脸”,大概笑我太“儒”了。我的新居虽是“通风良好”的泥砖房,却是独立的“单元”,我那两箱书终于有了安定的归宿,我也有了一个自由读书的小天地。但是,因地板潮湿,装书的纸箱受潮而慢慢溃烂通底,书籍受到腐蚀的威胁。如此情况,我萌生要添置一个书柜的念头。当时,对于我40元的月薪来说,买个书柜也非易事。但为了把书保藏好,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花点“血本”,雇了木工师傅按我设计的规格施工。几天之后,一个长一米,宽三十公分,高一米三的“袖珍”书柜告成了。小书柜静立在我的床头。每天繁忙的教务结束后,沏一杯浓酽的茶,静坐斗室,打开书柜,眼前便是一个宁馨广阔的世界,有一种立于山巅奔于辽原之感。这时,随手拿过一本书细读,阳光将窗外摇曳的树影投到书页上,便有一种生动的梦境让人沉醉……倘若心情烦闷,捧着《普希金抒情诗》倚窗吟诵:“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心焦,也不要烦恼,阴郁的日子里要心平气和,相信吧,那快乐的日子就会来到……。”慢慢品味,就悟出“风物长宜放眼量”的哲理而不至于消沉。受挫折时,找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翻它几页,就会鼓起生活的勇气而笑对人生。若遇山中雨夜,从书柜里抽出一本“三国”或“水浒”之类,伴着窗外电闪雷鸣的雨声默读,眼前就会掠过历史的云烟,便觉得山中的日子并不寂寞而自得其乐……现在回忆,我在事业上有所长进,多亏那些山中的日子有这小书柜为我提供了精神的食粮。1976年,我从平乐中学调入县师范,仍然只有这小巧玲珑的书柜陪我进城。1979年,我从凤山调到巴马民师任教,随身的行李也仍然是这小书柜。初来乍到,我住在一间简陋平房,四壁空空,这书柜倒使陋室增辉了不少。1984年,住房条件略有改善,我住进三室一厅,这书柜仍然成为我居室中一道亮丽的风景。1998年住房改革,我又搬到五室两厅的新楼,有了专门的书房。朋友们劝我买几件像样的家具,并特别强调:“一定要买一个新的大书柜。原来的书柜太小太俗,该‘离休’了。”出于对这小书柜的特殊感情,我无法接受朋友们的“建议”。但考虑到我的藏书与日俱增,我又不得不买了一个两米高的新书柜以减轻旧书柜的负荷。相形之下,新书柜不仅高大,而且油漆橙亮鲜艳,十分豪华气派,而旧书柜显得矮小且有几分陈旧。看到这两件极不协调的家具,朋友讥笑,小孩也不满意,都说:“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土八路’……”说得我心里不是滋味。一天,我正在书房伏案写作,忽然听到身边“咔”的一声爆响,回头一看,发现新书柜的门扇爆开了长长一道裂缝。半个月后,那门扇变形了再也关不拢。亦不知何时,令人讨厌的“臊甲虫”乘隙而入,钻到书丛里做窝产卵,并把书糟踏得一塌糊涂。更可恨的是夜深人静时,有“咯——吱吱”的声音从柜子的板壁传来,扰乱你的安宁,打断你读书的思路。细查慢寻,又不见什么踪影。第二天,发现柜子下面一堆蛀虫啃掉下的粉末。叫你哭笑不得。我向来访的朋友叙说这新书柜的情况。他观察了一番,说:“还是你原来的老书柜顶用。这新书柜表面艳丽夺目,虽然时髦,但都是些劣质的嫩板拼凑的,容易变形,更抵不住蛀虫的侵蚀。这等劣物还是扔掉它,以免后患无穷。”朋友的话,使我警觉,又仔细地观察伴随我多年的小书柜,确实木质十分坚硬。虽然日月更替,时光照出它的苍老,有些油漆也开始脱落,失去它原有的风采。可是,那两扇门却毫无变形,仍然密得天衣无缝,蛀虫无隙可乘,柜里的书籍安全无恙。这情形,真让我感憾不已。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我认为,也可以这么说:“物不可貌形”。如今,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小书柜仍然在我的书房里尽它的职守,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废弃它,毕竟它几十年与我朝夕相依相伴,更何况它忠心地支撑着我的生活和我的事业!

END

向下滑动浏览往期佳作

名家作品回顾

韦俊海.+

扎西才让

李约热
红日
牙韩彰
鬼子

— 散文实力 —

颜晓丹《密码》彭昌伶《石不能言最可人》宋先周《姐姐是一只褪毛的大鸟》潘莹宇《在金城江与老河池尘封岁月里晃荡》剑书《巴杰》顾小秋散文五题黄格《水声灯影里的新地标》蒙卫东《老平房和旧邻居》西骆《顺着汗水的流向》莫景春《蛙祭》孟爱堂《紫荆花开》罗传锋《心河》寒云《风把什么吹走》羊狼《背上有座湖》卢致明 《天涯沦落人》展爷 《罗城姑妈》

左丹 《一方水土》

韦奇宁《登圣堂山》

桐雨《母性的光芒》

瑶鹰 《飘过红水河的雅玛山花》

陆云帅《闺中美女峰》

韦奇平 《南瓜·陀螺·霜降节》

黄坚《胸有田园稻米香》

蓝瑞柠《京华琐记》

十月《在砚池边上》

巴雷河《飘在纳料上空的炊烟》

观察·延伸阅读

●蓝永秀:没有休止符的进行曲

●林秋妮:腊肉飘香

●韦静宁:红树林

●蓝永秀:我的脱贫侧记

●陈伟:孤独如狗

团队〡老四/西北/审国颂/韦嘉奇

本平台发布全国各地作者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优秀作品。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1343047757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