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罗拉多州的婚礼

科罗拉多州的自然景观确实壮阔,群山湖泊,森林辽阔,有一种untamed的快活感。从Golden小城的Table Mountain远眺丹佛。这些年,我愈发热爱一种untamed之感,…

科罗拉多州的自然景观确实壮阔,群山湖泊,森林辽阔,有一种untamed的快活感。
从Golden小城的Table Mountain远眺丹佛。
这些年,我愈发热爱一种untamed之感,旅行是逃离束缚与追求自我。
从芝加哥飞到丹佛,由丹佛机场搭火车去市区Union Station,地貌呈现一丝荒凉气势,是不羁的心。再由Union Station打车去Golden镇,在这里住两日,准备参加好朋友的婚礼——一对gay couple的婚礼——这是这次美国之行的最重要理由。
有时候,我们上路,只需要一个很strong的理由就够了。
我飞了大半个地球,为Ben & Ari送婚礼祝福。
婚礼有一个dress code,主题是:1920年代,伟大的盖茨比。
为此,做了一套西装,选面料,三件套,意大利式剪裁,以求体面与切合主题。不做杂志很多年,但专注旅行,反而可以让人更加包容,更解放自己,更达观,更追求去繁就简,去掉潮流,留下真我。
Golden小镇被山峦包围,有着美国中西部的标准情调。小镇的人更加纯正,白人面孔为主,初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小镇“太白”了,让我狐疑。我以一种很alien的心态在小酒店住下。等待第二日的婚礼。
婚礼举办场地其实是在离Golden小镇驾车40分钟的Idaho Springs。新人为各位宾客安排了怀旧的美国校车接送。黄色校车,如电影里的道具。
一车人,男女竭力扮1920年代电影人物。女士较好扮演,怀旧闪亮裙,发带或道具长烟斗不离手,羽毛扇,长条珍珠项链就是《伟大的盖兹比》中人物;男士稍稍落后三分,可以演绎1920年代风情的美国男士不如女士用心,也因为男士衣饰经年累月可以不变化,穿黑色tuxedo,油头俊朗,有纽约大亨的意思,已有五分似。只求开心,科罗拉多州的阳光从车窗外洒进来,校车已经准备了啤酒,是婚宴前的预热。一车人,打开啤酒喝起来,火热聊天八卦,又似返回青春年岁。
仪式开始前,要在这“天空之境”上写下你的祝福。
新人入场前,由双方挚友热场。
观礼宾客各自开心。
抵达婚礼举办地,在森林山谷里,悠然安宁。我的这位朋友Ben,2010年秋,自从我在美国使馆工作认识,后来他辞去工作,回美国,立志转行成为一名医生,救死扶伤。后来在华盛顿遇到现在的伴侣Ari,相爱修成正果,2015年我在华府和他们见过一面。我问他为什么选1920年代作为婚礼主题,他说,gay marriage总需要一个主题,需要一点playfulness。我同意!
两位新郎与自己的挚友和家人。
选择在山谷森林中举办婚礼,是回归原始初心,亦是自我净化。
直到坐定,我才发现这是一个犹太人的婚礼,原来Ari的家人是jewish。第一次参加犹太人婚礼,又是gay marriage,稍微特别,尽然难忘。
具有犹太人特色的canopy cloth由Ari母亲缝制。
由一位女rabbi主持的犹太婚礼,到了双方交换戒指之时。
山谷中念出誓词,犹太人的毡帽,带着自然狂野的清远。女rabbi,第一次见到女性rabbi主持犹太婚礼。经由rabbi介绍,我们知道了由四人举着的布毯被叫做canopy,它由Ari的母亲亲手缝制。犹太人总是在一片苍穹下祈愿修行。希伯来语传入耳边,让我回忆起去年的以色列之行。
按照犹太人婚礼传统,新人要在Rabbi指引下,各自围绕对方转圈,圈数也有规定。
Ben与Ari的1920年代行头绝非小布尔乔亚式的,那是源自Ben的家乡科罗拉多州的一种原始山野之味,显然和大都市的行头故意拉开距离。Ben特别把婚礼选在家乡举办,是想回归这份田园自然,并追怀自己已经过世的母亲;Ari是来自加州,乐观活络,热情,虽然两人现在定居在芝加哥。我在科罗拉多州亦感觉到这份淳朴,outdoorsy,自然之气。是另外一份旅行的感知。
第一次知道,传统的犹太婚礼,由新人挑选的朋友,要分别唱诵希伯来语祝辞,除去祝福新人,也要祝福世界,祝福我们的周遭与天地,以求universal的大同与豁达之意。那是犹太人的心怀。

观礼结束,晚餐,坐满了人的白色帐篷。按照餐桌号码,摆放新人在不同年龄的照片。比如我们坐在十号桌,餐桌上放了Ben和Ari十岁的旧照。欢颜举杯,畅叙,周围是新认识的人,他们从伦敦,从墨西哥,从波士顿,从芝加哥,从各地来,比如我从中国来,有点应接不暇的架势。
新人的家人和伴郎、伴娘分别致辞,噙满泪花。西式婚礼,喝酒是自己的事,纯真洒脱,回归内心。
婚礼:欢笑与泪花。
当晚的DJ好好玩。
My dancinggangs.
当所有的仪式结束,新人请来的Rock DJ开始调动气氛,由新人带领起舞。别忘了,这是一个gay marriage,因此就多了那么一些骚然放肆的舞步。被这份气氛感染,融入舞者,和我这一桌的新朋友一道起舞。墨西哥小伙和他的女友异常火热,以前在使馆认识的朋友亦可轻盈旋转——唯一相同的是,我们再也不在使馆工作,我们在各自的理想人生中努力生活着——这是这次婚礼重遇时的一份感悟。
当晚最后,大家准备返回Golden小镇,吹着气泡送新人去蜜月。
如果遇到舞场熟悉的旋律和gay themed music,当然更尽兴,舞出爱,舞出内心的真实感知,直到我们互相拥抱在一起……

婚礼结束后的第二日,我和朋友去了Golden小镇的Table Mountain,hiking的大好时光,风光无限,如在美国西部电影中穿梭。
Two days inDenver.
丹佛当代艺术馆体量太小。
当日在艺术馆看的一个有关灯光的展览,印象深刻。
来丹佛,一定不要错过艺术街区RiNo Art District。
在美国中西部颇受欢迎的扔斧头游戏。
回到丹佛两日,只去了丹佛当代艺术馆,馆藏太少。但丹佛的艺术街区RiNo Art District(RiNo是river north的缩写),实在有趣。涂鸦满墙,market里的食物和咖啡诱人,来者有风格,夜晚和白日呈现两种状态,都让我热爱。无数当地精酿啤酒、红酒酒吧,餐厅和咖啡馆,以及画廊点缀大道两旁。是hippie又自然生长的状态。
Steadbrook是一家非常酷的男装买手店。
Steadbrook售卖的A.P.C.美国限定款。
在这家叫做Steadbrook的男装买手店和店主聊天,有一种美国式的自由自在与自我状态。所选货品从街头风格Carhartt等,到高级时装如Rick Owens。品牌横跨欧美,由法国,丹麦到美国,拥有A.P.C.美国限定款,A.P.C.与洛杉矶时装品牌合作款让人觉得新奇。鞋履、杂志,亦有奉上。进进出出的潮人都喜欢和店主热烈聊上几句,像是家常买手店。

Modern Nomad是一家生活方式集合店。
此外,还有一家生活方式集合店:Modern Nomad。偏女性风格,有很多异域色彩的饰品奉上,比如大花纹与亮丽色彩拼接的设计手包。家居,香氛蜡烛与绿植用品也较多,充满浓厚居家氛围。富有美国中西部原始风情和户外精神的衣饰也以上乘质量和舒心穿着体验吸引人心。
游荡在RiNo Art District的时候,阳光强烈,气温太高,但有吃有喝,有购物。我不禁感叹,像这样探店与当地人聊天的旅行方式,我进行了十年不止。下一个十年,很快就要开始了,内心除了紧张,也只有迎头而上。内心生出的一种无畏——大约是因为科罗拉多州的这份豁达与辽阔,让人放松心思,不太计较得失。
“Inspired to be better”——我们都不要轻易放弃。
要感谢此次Ben和Air的婚礼,不然我也很难有理由深入科罗拉多州腹地,更不要说在丹佛挖掘风光和人情。
从丹佛离开之时,我在火车上拍下的一个早晨,我尤爱我拍下的这个瞬间,一种凝视感。
撰文,旅行摄影:张朴
婚礼部分图片由Ben & Ari提供
摄影:Julia Susanne
城市游走,其乐无穷
点击城市,回顾往期

墨尔本
伦敦
纽约
巴黎
特拉维夫
耶路撒冷
里斯本
马德里
新书《而我只想去巴黎》
已在当当网、天猫商城、京东
以及全国各大书店出版发行
新浪微博:@Blonde小朴时态
微信平台ID:张朴好时光
Instagram:ethan_zhangpucd
张朴,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伦敦BBC,美国驻华使馆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新书《而我只想去巴黎》于2019年2月正式出版上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