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和解,艺术家在现场

Marina Abramovi?纪录片《Marina Abramovi?: The Artist Is Present》把我又拉回了纽约的文化场景中,我想念纽约的那种景观,想念自我…

Marina Abramovi?纪录片《Marina Abramovi?: The Artist Is Present》把我又拉回了纽约的文化场景中,我想念纽约的那种景观,想念自我主体强大的文艺创作风格,想念那种被纽约这座城市滋养的独立艺术氛围,我想念MoMa,想念在那里度过的短暂和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美妙。两次去纽约,都去了MoMa。
我热爱Marina Abramovi?的创作,那种特别带有戏剧,表演夸张的行为艺术——而Marina Abramovi?走得更加极端,她的很多表演都是以损害自身健康和身体而进行的。在我观看这部纪录片的时候,被感动的倒并非是那些行为艺术本身具有的思辨力量,而是源于2010年,Marina Abramovi?在纽约MoMa进行的“对坐”的行为艺术,她曾经的soul mate Ulay来到桌前,坐了下来,什么也不说,当艺术家Marina Abramovi?张开双眼,她内心翻腾的记忆和情绪一定如潮水一般在奔涌,她留下热泪,她伸出双手,他们彼此握着彼此的双手,观众响起了如潮的掌声。
纪录片回顾Marina和她的灵魂伴侣Ulay之间的爱恨情仇,他们共同完成的那些行为艺术作品。Ulay与Marina在表演现场的和解让我留下热泪——爱是和解。

当Marina Abramovi?看到MoMa把她当年和Ulay一道居住的卡车也搬到展览现场,她也热泪盈眶,很多记忆,那一段类似于自我修行的岁月,类似于“在路上”的状态,放弃了城市生活的规则和居所的限制,家始终是在路上,而创作因为是这样的浪迹天涯和嬉皮自我,变得充满了无限的灵光,所以那一刻,当Marina再看到当年的这辆卡车,立刻杵了。在过去的很多岁月中,Marina和Ulay一道完成了许多创作,包括那一年两人来到中国,各自从长城的一端走向彼此,最后在长城上相遇,这是一种多么有趣,带有自我解构的艺术创作行为,至今让人称道!我从footage里看到,相遇后的Marina Abramovi?止不住流泪。

而MoMa则是我的另一个乡愁!因为这部纪录片又让我魂牵梦绕,我觉得纽约是伟大的城市,有这些灵魂在挣扎,在各自痛苦,艺术家在每一个人的独立精神世界中默默耕耘。纽约是物质的,但是纽约又这样非常provocative,非常富有争议,让来自所有异乡的异乡人得以在这里寻找精神的寄托。Marina Abramovi?无疑是成功的,那些带有太过摧残和前卫表达方式的行为艺术本身只有纽约可以接纳它们,它们像是Marina Abramovi?自己的孩子们,每一个都古灵精怪!
2010年MoMa的“艺术家在现场”展览作为Marina Abramovi?的回顾展,从准备开展到实际展出都是话题。而在纪录片中,还原了当时Marina Abramovi?招募的30位年轻艺术家,在展览中演绎自己过去岁月中的经典行为艺术,她把大家召唤到自己郊外的家里,过着一种缓慢,自我,和自然和自我对话的生活,与世隔绝,慢下来,把灵魂交换出来,是一种残酷的自我修行过程。这些年轻艺术家在最后Marina Abramovi?回顾展的最后一日结束的时候,都感动落泪,他们一定是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出口。

正如Marina Abramovi?自己每天睁开眼,看到坐在她对面的不同的人,她说,她能看到这些人,有一些观众的痛苦有多么深,很多前来对坐的人在Marina Abramovi?面前默默流泪,相比较Marina Abramovi?的毫无emotional的表情,他们都情绪激动,内心千言万语,涌动着生活的千头万绪,这些面孔也是我在观看这部纪录片的时候打动我的——我们也是这大千世界观众中的一名,被生活推着向前,慢下来的时候,其实觉得生活不易,深藏着的痛苦才容易被察觉。Marina Abramovi?说她成了这些和她对坐的观众的镜子,是的,可能是这样,他们终于有一个审视的机会,越审视越发觉人性的初良,以及生命的脆弱,不堪一击!
我深深迷恋上Marina Abramovi?的创作,我亦深深想念纽约和MoMa。在这里,艺术变成了真正的一个命题,被审视,被注目,被挑战,被玩味。在纪录片中,我们看到了前来对坐的著名影星:Orlando Bloom和James Franco。James Franco和那些观众散聊,从一个演员的角度阅读自己和Marina Abramovi?的对坐,一切都是即兴的,纪录片只是偶然捕捉到了,MoMa的观众没有察觉出James Franco,他们甚至不知道他是一名演员。而Orlando Bloom也来了,他排在一众观众中,显得有一些被淹没了。这些细节都打动我,让我更加尊敬纽约和MoMa,有专注的生活的层面是好的,不被大众的文化和流行轻易统领的脑袋,证明这个城市和社会是健康的,具备批判和自我审美的能力,纽约是也。

我想念纽约,想念MoMa,那是属于孤独灵魂可以停靠的城市驿站。

“艺术家必须是勇士!”
张朴
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BBC实习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
欢迎扫描以下二维码,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平台:张朴好时光!微信号:je_suis_zhangpu,在这里,我和你分享我的私人旅行,独立杂志,艺文风景,城市文化,时装旨趣。若你喜欢,点击右上,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告知你的好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