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新说世相之《母猪阉兽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故道文苑展书观趣文,掩卷留思忖。万相百态事,善恶醒世人。 (李济乐)——看宏新如何说世相母猪阉兽医作者:薛宏新 图片 :文章自带  旮旯村有个叫老软的年轻人,聪明伶…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故道文苑
展书观趣文,掩卷留思忖。
万相百态事,善恶醒世人。
(李济乐)
——看宏新如何说世相
母猪阉兽医作者:薛宏新 图片 :文章自带  旮旯村有个叫老软的年轻人,聪明伶俐,学啥东西过目不忘。看啥东西一两次后就能掌握到百分之八、九十左右。就凭着这一先天条件,他便通过在县兽医站当站长的舅舅,给他弄了一张兽医证。本来舅舅不同意,他说:“你一点兽医知识都不懂,咋能行医呢?还是干点别的吧!”可是他的姐姐不高兴地说:“你就这一个外甥,你不帮谁帮?干什么不是学出来的?他脑子转得快,是个人才呢!”舅舅斗不过亲姐姐,但为慎重起见,还是先安排外甥在站里培训了6个月,接着又让他跟着一位师傅实习了一个月,这才给他发了行医证,老软于是堂而皇之地开起了兽医诊所。
  村里的一些父老乡亲们,对他的医术半信半疑,他却大吹大擂地说:“我有培训证和行医证,要是看不好猪、牛、羊、鸡的病,大家可以搧我的嘴巴砸我的牌子,要是治死了,该赔多少赔多少!”
  他话说得这么硬,由不得你不信。也该这小子走运,张家的猪不吃食,他打了一针,那猪吃得香甜可口;赵家的牛站不起来,他开了几剂药,给牛服下后,那牛就奔跑如飞。这下乡亲们都夸老软有两下子,老软更是仙人放屁,神气飘飘,都认不得自己是谁了。
  老软谈了一个对象,叫婷婷,婷婷家里养了一头老母猪,已下了好几年猪仔了,现在想劁了养养膘,拿去卖钱。但大凡下过仔的母猪都性子烈,脾气赖,这头老母猪更是凶猛,令好几个兽医都望而生畏,不敢靠近。
  老软心想:未来岳父家的母猪别人不敢劁,自己劁了,不但能在二老面前显示才能,让婚事更加巩固,还能在众人面前做一个活广告,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他主动找上门请劁(即结扎)。婷婷他爸爸问:“你行吗?”老软回答:“我保准行!婷婷爸爸又问:“不怕猪性子凶?”老软一笑,说:“没有金钢钻,决不上门来!”老软爸爸见他话说到这分上,自己这头猪又愁无人劁,便同意了。为了安全,他还特意找来两个年轻力壮的邻居小伙帮忙,把老母猪按倒在地上。老软本来还有个好吹牛的毛病,这下又犯了,对未来岳父说:“不用这么多人,一头猪都对付不了,还算什么兽医?”正巧有个小伙子有事儿,趁机告辞了。这时,老软已经握刀在手,就在那手术刀割开皮毛之时,老母猪一阵剧痛迅速传遍全身,忽地四肢一蹬,挣脱按它的手,“哗”地站立起来。老软猛吃一惊,暗叫一声:“不好!”赶紧立好八字步,伸双手去抓猪的两只耳朵,想把猪按住。哪知他快,老母猪比他还快,张开长嘴巴,对着老软裆部就咬了一口。“哎哟!”
顿时疼的老软一声惨叫,只见他的下身血流不止,他很快痛昏在地。
婷婷和他爸爸可吓坏了,立即找人,大家七手八脚地把老软送到乡卫生所。医生脱下他的裤子一看,老天爷,老母猪这一口好毒,老软左右两个被咬碎的蛋蛋,已从破皮袋袋里掉了出来。于是医生赶紧打了止血针,叫人迅速送往县医院治疗。这一去,老软了躺了半个月才出来,命是拣着了,但从此成了一个被母猪阉割的太监!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消息像长了翅膀,在四乡八村飞传,人们都说:“兽医老软被老母猪阉了。”
  从此,老软不仅那玩意儿蔫了,人也彻底蔫了。
作者简介
作者小传:薛宏新,男,1964年10月生于河南原阳大宾乡薛大宾村,中共党员。曾出版《小河的梦》、《婆婆是爹》等个人文集,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故事会》、《故事世界》、《民间文学》、《今古传奇故事版》、《传奇故事》、巜古今故事报》、《文艺生活~故事汇》、《人民日报网络版》、《河南日报》、《洛阳日报》、《郑州晚报》、《河南科技报》、《新乡日报》、《牧野》、《微型小说月报》、《公平正义网》、《故道文苑》、《德孝记者网》、《乡土新乡网》、《原阳》、《酸枣花》、巜林州文苑》等数百家报刊、网络平台,为公平正义网河南频道主编,现供职于原阳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故道文苑》特约撰稿人。
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简介并附照片一张。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赞赏全部归原作者所有,平台将以红包形式发放给原作者。
您看此文用·秒,转发只需1秒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