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煮一壶热酒,与风雪对饮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煮一壶热酒,与风雪对饮文字/香袭书卷大雪节气之后,气温愈发的低了。出门时戴着手套围巾,还是会冻得缩起脖子。寒风穿过,顿时就想钻进屋子。这样的时日,是适合…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煮一壶热酒,与风雪对饮
文字/香袭书卷
大雪节气之后,气温愈发的低了。出门时戴着手套围巾,还是会冻得缩起脖子。寒风穿过,顿时就想钻进屋子。这样的时日,是适合在室内的。也难怪诗人写出:“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冬天里,就着火炉喝一杯,也是人生一大乐事。期待一场雪的来临,踏雪寻梅的趣儿在书中的暗香里浮动。也想能够在一场白色世界的宁静里,寻一只独立开放的腊梅,与它并肩低语,说说某个冬天的故事。
带着光明特质的雪,照亮过太多黑夜中行走的人。时常能够看见,在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有人独自行走其中,与天地之间,迎风雪而去。是古代的侠士,亦或是现在为梦想而行的人,更或者就是一个闲散的路人,为赏雪寻梅而来。在雪白的世界,留下一串脚印,然后离去。
何尝不是呢,才女李清照在书香门第中,熏染了一身梅花气质,写出了:“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白茫茫的银色世界里,一树寒梅点缀其间。那覆雪悬冰的梅枝,晶莹剔透,别在枝头的梅花,丰润皎洁。就是从这傲雪而放的梅花,人们才知道了春天就要到来的消息。美丽的女词人,在寒冷的冬天中,品雪赞梅,赋予希望的期待。

叶落尽了,山是空的。冬天是寂静的,万物都在悄悄地积蓄能量,等下一个季节来时,可以释放。雪落时,世界更加空灵,反而静了。放空的心灵,盛装着雪的白,烦恼忧愁又是什么呢。
寒冬里,一样会有暖意。“我来不及认真的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的老去。”想起三毛这句话的时候,室外的蟹爪兰已经开出了红色花朵。起身端详它的模样,越冷开的越是繁茂啊,所有的精气神都在那一朵花中。即便是开在最寒冷的季节里,姿态依然傲人,花认真的开着。
雪落时,世界都披上了白色的衣裳。山峰,路面,草木,屋顶,全是一片白。纵是骄傲如青山,也同样被白雪覆盖。雪来了,世界慢慢变得柔和起来,变得宽敞,变得明亮,变得美好。
纵使青山不老,也要为雪白头。青山在一场雪中白头,人们在一场雪中牵手。是担心路滑,是因为有爱。攀登的人啊,顶着风雪,冒着严寒,路再难走,一步一步坚定的向上,也会登上山之巅。站在山顶,看万里河山,都在雪中。
就着诗意的句子,醉在雪花即将飘零的冬夜。“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行路的人,在被雪照亮的道路上,也会遇见一屋一人,一杯酒。累了就歇歇脚步,冷了就暖暖身子,然后继续赶路。
雪来时,煮一壶热酒,与青山共白头。风雪中,有同行的人。走着走着,路途不再遥远,走过冬天,走近春天。
(备注:文字与图片均属原创)
微信公众号:香袭书卷
推荐阅读往期文章:
散文:告别2018年的岁月芳华
散文:简朴是一种别样的美丽
散文:世间始终问你好
散文:像草木虫鱼一样,顺着自然所给的本性生活
原创散文
名家散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