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纺机,我只能若无其事地走在你身边 | 读城

↑↑这个世界会好吗和郑州一起长起来的人,对“郑纺机”三个字都不会陌生,大多数人也都会认识各种与郑纺机有关的人,同学,邻居,同学的邻居,邻居的同学……或者你就是郑纺机大院长大的那个。…

↑↑这个世界会好吗
和郑州一起长起来的人,对“郑纺机”三个字都不会陌生,大多数人也都会认识各种与郑纺机有关的人,同学,邻居,同学的邻居,邻居的同学……或者你就是郑纺机大院长大的那个。
毕竟这个已经有65年历史的大厂对郑州的意义举足轻重,就像西郊的国棉厂系列、二砂、电缆厂、水工机械厂……还有我的家,偏居布厂街的国棉二厂。
可惜,从小在老城区长大的我,对这个鼎鼎大名的地方,所有的认识仅仅停留在“郑州纺织机械厂”这几个字……无数次路过,也认识不少和它有关的人,只是几乎从未真正走近过,除了厂外的篮球场。
曾经,郑州的那些工厂庞大的家属院里,都会有一个或者几个篮球场,我家楼下就有那么一个,或举行篮球比赛,或在周末放一场露天电影,简直就是孩子家门口的乐园。这些球场大多是有两个简易的球篮,一圈水泥做的齐膝高观众席,像郑纺机这样有阶梯式观众席的正规灯光篮球场,还真是不多。
从它的规模,想象得到当年的每个车间的篮球队,在这里挑灯夜战的激烈,现在,随着郑纺机更名为恒天重工,厂区搬出城市中心地带,篮球场慢慢变得萧条变得边缘,可能不久以后就被拆除不复存在了。
其实也许它的热闹改变成别的形式,比如曾经租给乐队做了排练场,或者办过若干期艺术培训班,依然人来人往,只是我来这里几次都没赶上他热闹的时候吧?
同样的命运,还出现在原来厂区里1950年建的两栋苏式花园洋房。2011年,作为郑州市市中心的优秀近现代建筑,这两栋小楼被列入保护名录。可是工厂搬迁后留下的小楼何去何从,还没人能说清。
(↑↑资料图片)
现在周围的建筑已经拆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孤零零的两座小楼,今后将挪做何用也未可知,会不会留存下来呢,我想有眼光的地产商是会看得到这两座楼的价值。不仅仅是因为岁月,更是因为这两座楼本身所具有的不可复制性和不可替代性。
毕竟,这个城市能完整留存下来的记忆真的不多了。
城市发展的脚步匆匆忙忙,每天都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郑州2000多个建筑工地集体演绎着沧海桑田的故事,熟悉的地方,错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来,变得看不出从前的模样。
好像有两年多没有从郑纺机这里走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绕开而行,当前几天再次站在南阳路和黄河路口的时候,看着周围惨烈的状况,恍如隔世,目瞪口呆。
路口四周沿街的楼房上大多数的窗户框已经被拆掉,变成了没有生命的黑洞,还有一些残存下来窗口里伸出飘扬着红色的旗帜,我不知道坚守在这些红旗后面的住户承受着怎样的压力,和有着怎样的诉求,只是眼前的残破倔强和记忆里的市井悠闲差别太大,差别太大了。
走着走着,就到了马路对面,南阳路东二街,那里还留存着一些老式的红砖住宅楼,路两边有高高的法桐树,老人在树荫下面乘凉,摇着扇子,无声无息,孩子们在树荫下面奔跑,满头是汗,大吵大叫。
看到我在拍照,有位过路的大妈警惕地问,这里也要改造吗?听我说是拍下来留个念想,她突然放松下来,笑了,留个纪念吧,留个纪念吧。但我知道这些三层的楼房迟早逃不过“拆”的命运,毕竟他们太破太旧,似乎没有什么更多的保留下来的理由
这些楼西边的蓝色围墙里面,寺坡,已经被夷为平地,以前,我还经常来这个村口的一家烧饼店买油酥烧饼,那是一家小小的门脸,却要排很久的队,才吃的到。
下面这张照片是2011年8月16日,买完烧饼之后拍下的,照片中的这些人应该都是附近的居民,他们的房屋和烧饼铺一样,都已经寻找不见,不知道他们现在搬到哪里居住,会不会也和我一样,想念这红色简陋棚子下面的油酥烧饼。
我无意也实在懒得去探讨这些坚守与拆建到底谁是谁非,这不是我能改变的现状,这种景象在四处拆迁、企图迅速消灭城中村的郑州已经变成常态,只是希望这闹心的场景能尽快的结束,你们想扒完就扒完吧,但起码让居者有其所。
于是,郑纺机,我只能若无其事地走在你身边。
-Fin-
|瓦力城市漫游记|
默默无闻 缓慢安静
|秋·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