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第一次去夜店的爱情吗?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去夜店吗?紧张,迷乱,亦或其他什么?那第一次搭讪呢?艳遇,被拒,还是春宵帐暖?来,听听我的故事吧,看与你是否相似,那个在醉酒后的午夜梦回,总是闪现的第一次。那年,我…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去夜店吗?紧张,迷乱,亦或其他什么?那第一次搭讪呢?艳遇,被拒,还是春宵帐暖?来,听听我的故事吧,看与你是否相似,那个在醉酒后的午夜梦回,总是闪现的第一次。那年,我刚上大一,住在学校宿舍,大学的生活丰富而又无趣,过剩的荷尔蒙就像那年秋天的风,温暖中参杂着些许说不清的味道,时间久了,便想找些乐子。那是一个周五,学姐约我和室友去工体的MIX玩,这个突然来临的活动,就像一颗石子落入了湖面,泛起阵阵涟漪,打破了原本的平静。那是我们第一次去夜店,我依旧记得那天我们的紧张,现在想来,实在是搞笑,我们怕钱不够,特意打车去银行取钱,回来后翻箱倒柜,还是觉得没有合适的衣服,就跑去隔壁寝室借衣服;感觉中夜店妆都是浓妆,于是我们用深色眼影大面积的涂,现在回忆起来,那天我们化得就像熊猫一样,我甚至还在百度上查“第一次去夜店需要注意什么”,时间在我们的紧张里一点点的过去,幸好在一片混乱中,我们总算收拾妥当,没有错过公交车。我们到MIX门口的时候,天已全黑了,夜晚的风吹得人凉凉的,学姐早已经到了,她穿着的紧身连衣裙,把身材勾勒得娇艳非凡,就像只美丽的花蝴蝶,而我们穿得就像个粽子,外套里穿着毛衣,外裤里穿着秋裤。第一次去夜店的我们,连不能带水和食物都不知道,保安把我们在超市买的食品全都翻了出来,我们尴尬得脸色通红,如果不是学姐说已经订好了卡座,我们就被需要会员卡的说辞拦在外面了。学姐的卡上还坐着几位男士,她让我们一起碰个杯,聊聊天,第一次去夜店的我们,看什么都新鲜,做什么都手足无措,碰杯喝酒也只敢抿一小口,学姐和那几位男士提议的游戏,我们也一个都不会,而跳舞更是连舞池也不敢去。夜店绚丽的灯光,照得人意乱神迷,巨大的音乐声使人震耳欲聋,我们看着一位位打扮妖娆的小姐姐,和帅气的小哥哥在喝酒嬉笑,而我们除了吃果盘,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第一次的尝试是如此这般的平淡,现在想来,那天对MIX的印象,就像是迷幻梦境里的群魔乱舞,而我们就像沉浸式戏剧里的看客,不过这平淡只是对我们而言,MIX向来是艳丽的,就像学姐那天被紧身连衣裙包裹着的曼妙身材。而第二次尝试,却在意料之外的紧随其后,同时还伴随着另一个第一次。我失恋了,严格意义上的初恋,那个看起来真情满满的男人,背后却与前女友藕断丝连,我大哭了一下午后,室友跟我说,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她边说着边约了去工体的车。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找出了压箱底的连衣裙和高跟鞋,然后又照着网上的教程,化了个所谓的蹦迪妆,收拾妥当一切后,我们总算在宿舍关门前上了车。从郊区的学校,到繁华的工体,从树影婆娑,到灯光璀璨,时光流转间,似乎连季节都改变了,小姐姐们的外套下,都露着白花花的大腿,一时令人分不清现在是深秋,还是初春。MIX里面,空调开得足足的,脱掉外套的男人和女人,抑或在舞池摇摆,抑或在推杯换盏,任凭外面四季变化,里面永远春宵帐暖。我们在吧台寻了两个位置坐下,酒单上面的名字好听而又陌生,我踌躇再三,才选定了一款酒——“今夜不回家“。调酒师把酒端给我的时候,上面还冒着夜蓝色的火焰,这酒是真的漂亮,而此时的我也是真的尴尬,面对着火焰,不知道该怎么喝,调酒师许是见多了我这种初来乍到的人吧,拿了片柠檬熄灭了火焰,解救了我的窘迫,我喝了口酒,真烈呀。有位男士从背后拍了拍我,他说他叫J,他觉得我俩的衣服像情侣装,注意我很久了,问我要不要去他的卡座玩会儿。说实话,夜店灯火昏暗,我真是看不出我俩的衣服哪里相似了,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被搭讪,心里怕怕的,便拒绝了。我和朋友边喝边聊,刚结束的恋情自然是躲不过的话题,聊到难过的地方,便是喝酒,慢慢地,我有了些许醉意,一开始搭讪我的J,又走了过来,再次让我去他的卡座玩,许是我喝了酒,胆子大的缘故吧,这次我答应了。他提议教我玩骰子,第一次玩的我是总输,酒便也越喝越多,头晕乎乎的,J说觉得有点闷,问我要不要到外面去聊聊天,我也想去醒醒酒,便同意了。深夜的风透着寒意,迷迷糊糊中我被他搂进了怀里,他的手摸着我的腰,我记得他身上的香水味很好闻,喝醉的我沉迷其中,贪婪的吸着,然后,我们吻在了一起,他的舌头柔软又灵活,比酒还醉人。后来,J又约我去过几次MIX,有时他的卡上只有我一个女生,有时还有其他姑娘,一开始他和别的姑娘搂搂抱抱,我还会有些许不适,但时间久了,去夜店的次数多了,我也愈发明白,我俩的关系,最多算是寻开心时的玩伴,这是夜店里遍地可寻的关系,互相连对方的真名都不知道,萍水相逢的感情,谁也不用对谁负责,活在当下,及时行乐便足够了。亦或许我连个玩伴都算不上,只是他鱼塘里一条已经得手的鱼。但在夜店这个大鱼缸中,谁不是鱼呢?我们畅游其中,摆动着自己绚丽的尾巴,吸引着异性的关注,当然,也有的在吸引同性。只希望每次人为刀俎,己为鱼肉的时候,至少还有知觉,不会醉到第二天醒来,都不记得是谁趁着夜色把自己吃干抹净,毕竟如果决定躺上对方的砧板,该享受的还是要享受。夜晚路过工体北门,曾经巨大的音乐声被挖掘机的轰鸣所取代,工体要改建,MIX要拆了,看着挡板内的工地,想起了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被学姐当菜发,自己却毫不知道;第一次被搭讪灌酒自己却未曾意识,这个曾经夜晚比白天更繁华的地方,终是灯火落幕了,就像那再也回不去的岁月。精彩回顾蹦迪迷惑行为 |男子职业图鉴|渣男名表全鉴雪场渣男鉴别 |留学男子图鉴 | 好看小姐姐00后入圈 | 岔道绿茶 |鱼塘满满|宝藏男孩女孩猝死|直男发问|韩国EDC |蹦迪自由 |说好不哭夜店女孩 | 海底捞 |混圈婊 | 小姐姐| 黑话后台回复以上关键字即可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