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户老钱儿子的爱情

1给大家讲一个爱情故事。故事的主人公颇特殊,父亲脑梗后遗症,母亲智障(俗称傻子)。而主人公自己,身体也一般,踮脚,走路一瘸一拐。他找的这个媳妇,倒是健全的。还是个挺不错的姑娘。到底…

1
给大家讲一个爱情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颇特殊,父亲脑梗后遗症,母亲智障(俗称傻子)。而主人公自己,身体也一般,踮脚,走路一瘸一拐。
他找的这个媳妇,倒是健全的。还是个挺不错的姑娘。
到底怎么回事儿,得从扶贫慰问说起。
2
腊月二十八,办公室主任通知老崔,代表单位去扶贫点慰问。每年例行的。
年关临近,每天都是乱糟糟的事儿,上访的,讨薪的,打官司的,一拨一拨。去社会主义新农村,慰问一个也不能少的贫困户,挺好。
老崔和单位选派的驻村第一书记联系。
驻村第一书记老费,在电话里严肃地建议:就不要单纯拿钱了,其他单位给贫困户的,都是米面油,我们再增加一点水果,基本就可以了。
老费急切地询问:行不行?行不行?不然,大家会比较。
老崔哈哈笑,说:当然行啊。你知道,我们也是需要慰问的人呐。
老崔对着话筒:老费你就近买了吧,我们一同送去。
老费电话里说:没有几户需要慰问了。
老崔顿生疑惑:去年还是9户呢?
老费在电话里解释:都是因病致贫,因病致贫。有的已经去世了。只剩3户了。
3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
老崔代表帮扶单位前去慰问。
其中一家,姑且称呼老钱家吧,也就是故事主人公家。印象深刻。
老钱不到50岁,脑梗,脑出血,半身不遂。看起来,比老崔要年长沧桑一些。刚刚出院不久,走路还不稳当。
老钱的智障老伴,一直冲我们一行人,瞪眼睛,笑。
老钱的儿子,长得白净,说话也正常。踮脚,一瘸一拐。张罗着烧水喝。
家徒四壁。是处危房。空冷,无一丝喜庆气氛。唯一让人欣慰的,屋里有个二十岁上下的姑娘。
很健康的一个姑娘:圆脸蛋,大眼睛,个头不高不矮。说话,先笑。
一问,说是家里未过门的儿媳妇。
老崔记者的职业病上来了。
当场就开始采访: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姑娘一笑,不言语。
踮脚的儿子不好意思,又很骄傲地说:我们在医院认识的。我护理我爸,她护理她家人。我们都在医院护理病人。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那你们属于自由恋爱啊。祝贺,祝贺。这是来过年了?
脑梗后遗症的老钱,憨厚地笑了:
过年了,孩子非得说来看看,来看看。
走出老钱的家。村长指着危房旁的一块空地说,他们家的房子属于危房改造范围的。这块地已经批下来,地基都打好了,明年就可以盖好。
老崔很像领导地对老钱说:等房子盖起来就好了。儿子再一结婚,双喜临门。你们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了。
老钱一只手攥着慰问金红包,另一只手不停地搓着攥红包的手背,口齿不很清晰地说:是啊,是啊。
4
老钱一家的奇特组合,老钱儿子从医院里谈个媳妇回来的故事,总是萦绕在老崔心头。偶尔和朋友闲聊,还会说起,不免感慨一番。
有朋友就特别诗人地说:谁说没有爱情?你看,这就是啊。
老崔充满探寻:那你说这个姑娘,她爱的是什么呢?
朋友就很不屑,激动了:你们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分析和衡量爱情。贫困怎么了?贫困就不能有爱情么?也许,人家就是真爱了呢!
老崔赶紧举起酒杯,说:但愿,但愿。
5
老费开着吉普车,拉着他在县城购买的米面油,在前头带路。
这次慰问的第二家,就是老钱家。
一进院子,老崔用眼睛的余光,瞥见老钱的智障媳妇,在危房的西房头靠着,似乎在嗮太阳。
老钱已经可以走路,蹒跚着迎了出来。
老钱身后,一新,一旧,两处房子。
那座新的,定是危房改造后的新房了。
老崔问一同来的村书记:原则上,盖了新房,原来的危房得推掉吧?
村书记说:是这样。老钱家之所以没(把危房)推,因为新房子,给儿子结婚当新房了。老两口,只好还住在老房子里。
老崔职业病又发作了:
按规定,这是不允许的吧?
村书记说,肯定不允许。我们也正琢磨怎么办呢。房子盖好了,你说这老钱,给儿子结婚用了。他又没能力在新房子边上接出一块来。把老房子推了吧,他们一家四口,新房子还真有点不够用。可是,留着老房子,危房改造检查肯定通不过。
老崔一副较真的嘴脸,继续探讨:
是啊,理论上,盖这个房子,是解决老钱两口子和他们儿子的住房困境。现在,新房变婚房了,等于危房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村书记不停摇头:是啊,是啊,这老钱呐。
老钱脑梗了,并不糊涂。一直在旁边听老崔和村书记对话。老钱尴尬地咧着嘴,说不上来是在笑,还是要哭。
村书记问老钱:还记得老崔不?
老钱一定是不记得了。不好点头,也不好摇头,只是嗯嗯地应答着。
6
我们从吉普车上卸下米面油水果,抬着进了新房子。理论上,这就应该是老钱改造后的房子。
老崔进了房子,发现没有人。
老崔还在关心那对医院里相识的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就问:
他们小两口过得怎么样啊?
村书记不回答老崔的问题,转头面向老钱,问:老钱,你儿子呢?
老钱搓着手,说:去接媳妇了。
老崔:接媳妇了?媳妇去哪里了?
老钱:媳妇在外地打工。儿子去接了。
老崔:在哪里打工啊?
老钱: ……
从老钱家里出来,阳光正好,冬日暖阳,均匀地洒下来。

7
据说,老钱的儿子结婚不久,这个健康的儿媳妇就不在村里出现了。老钱对问起此事的人,一概说:
“儿媳妇外出打工了“。
坐在返程的车里,老崔心情复杂地想着这个特殊的爱情故事。
希望老钱的儿子,能把老钱说的外出打工的媳妇接回来,过年。
日子,总得过啊。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