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衣冠|旗袍与马甲的离合

旗袍的起源及演变过程的复杂微妙,远非今人想当然那么简单,其与马甲,就曾二而一,一而二,纠缠不清。文/周松芳这是读书郎闲笔的第254篇文章,全文大约1400字,细读大约需要6分钟。旗…

旗袍的起源及演变过程的复杂微妙,远非今人想当然那么简单,其与马甲,就曾二而一,一而二,纠缠不清。
文/周松芳
这是读书郎闲笔的第254篇文章,全文大约1400字,细读大约需要6分钟。
旗袍的起源及演变过程的复杂微妙,远非今人想当然那么简单,其与马甲,就曾二而一,一而二,纠缠不清。
我们一般认为旗袍起源于模仿旗妇之袍,而民国掌故大家郑逸梅则认为起源于长马褂:“妇女的长褂俗称旗袍,但现今也由长而短,以蔽膝为止,行步时益觉娉婷多态。”(《紫罗兰》1929年第10期郑逸梅《妇女妆束羼谈》)不过所说嫌于简略。《申报》1931年1月11日李寓一的《新装五年之一回顾》则说得更详细:“此衫子(即俗名旗袍)之变化,亦有线索可寻。初能毅然打破三百年来之裙制者,现已息影之黎明晖女士,创着旗袍马甲以代裙。旗袍马甲一时为小儿女之风尚。然马甲之意,或为甲胄之遗式,其后婢女着之,以便操作,着月白色马甲之姨娘大姊,吾人至今犹可想见其风致。通常之短马甲,端庄妇女耻着之。”然亦不太明白——旗袍马甲是什么样的东西?再后来《良友》1940年第150期《旗袍的旋律》就说得很明白了:“中国旧式女子所穿的短袄长裙,北伐前一年便起了革命。最初是以旗袍马甲的形式出现的,短袄依旧,长马甲替代了原有的围裙。十五年前的梁赛珍,穿的就是这么一件初期的长马甲。”“长马甲到十五年把短袄和马甲合并,就成为风行至今的旗袍了。当时守旧的中国女子,还不敢尝试,因为老年人不很造成这种男人装束的。” 后来曹聚仁也主此说:“(旗袍)最初是以旗袍马甲的形式出现的。即马甲伸长及足背,以代替原来的裙子,加在短袄上。到了北伐军北进,旗袍就风行一时。”
但是,这仍只说明了旗袍与马甲纠缠的一面,即长马甲与短袄二而一为旗袍,殊不知还有一而二的另一面,即在旗袍外面恢复马甲。1946年10月7日《申报》本报特稿《上海妇女服装沧桑史》说:“有一时期盛行一件长马甲,加在旗袍的外面。这是从旗装的坎肩变化而来的,据说为影星黎明晖所创始。有人见过黎明晖的一封信,内云:‘我的新衣早就做好了,一件长背心,一件薄纱旗袍,背心罩在旗袍上,又好看,又大方。这是我的新发明,别人没有穿过,你愿意来参观吗?’于是妇女们纷纷模仿,成为一时风尚。” 马甲这种原本属于男性的东西,“不意其时(马甲)由短而长,反增妩媚,至于今年,又由长而短,且散其对襟,敞开如男子之西装,足以示勤于工作、落拓不羁之姿态。”(李寓一《新装五年之一回顾》)这就好比牛仔裤,原来也是最男人的东西,女人用上后,曲线毕露,更显性感。所以,连家叶浅予也出来号召旗袍配马甲:“旗袍从膝盖长到脚背,马甲时代便成了过去,不过夹大衣还未穿得上身的初秋时节,女人们最好是学学男人的样子,长袍外面套一件马褂着。”(《玲珑》1931年第31期《小姐们的马褂》)
而更须注意的是,早在1924年,旗袍还曾一度变回长马褂:“自旗袍以后,到了去年,忽又变为长背心了。”而这么变的目的,大约是一种美的追寻:“虽则长背心为我们学界所穿的甚少,但是比较旗袍略有美观思想。”(《申报》1925年12月21日徐郁文《衣服的进步》)由此,马褂再加到旗袍之上,那就是锦上添花,理有应当,势所必然了。但这还不是最后定型,其间仍有反复。据《良友》1940年第150期《旗袍的旋律》:“旗袍高度既上升,袖子到二十七年便被全部取销,这可以说是回到了十四年时旗袍马甲的旧境。”而这时,已近四十年代了。也就不久之后,旗袍与马甲彻底分离,“在旗袍外罩一件长度在腰线以下的、双排纽前身开身绒线上衣或背心,是40年代知识女性的典型装束。”这也是旗袍留给世人最经典的装束。
本文作者周松芳,文史学者,专栏作家。曾就读于中山大学,现居广州。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文娟仔
小 ? 编 ? 攻 ? 略
如果不往历史里瞧上一瞧,谁能想到旗袍的起源和演变会如此复杂和微妙呢?都说时尚是一个轮回,旗袍与马甲的短长纠葛似可作为百年前的一个幽微例证,而其中我们能窥见的是对美与新的不倦追求。(昨日文章因系统问题延至今日发送,盼谅)
在民国衣冠专栏中,周松芳老师将用文学的笔触和独特的视角,带领我们深入了解近代以来服饰的变迁以及服饰与当时政治文化的关系等。
民国衣冠专栏更多精彩文章,欢迎大家点击阅读。
民国衣冠 | 朝未改,服已易民国衣冠 |民国已建,服制未定民国衣冠 | 中山装之路(上)民国衣冠 | 中山装之路(下)民国衣冠 |驱逐鞑虏,恢复旗袍(上)民国衣冠 | 驱逐鞑虏,恢复旗袍(下)民国衣冠|旗袍的潮与嘲
民国衣冠|旗袍的与时短长
2018年9月1日“读书郎闲笔”开刊词发布,很快吸引了许多文学爱好者的关注,在此谢谢大家的支持。
茹是说 | 发刊词 · 走笔至此
以后的每周二、四、六晚19:00,西窗剪烛试笔,芭蕉听雨闲读,我们将与您分享文学,体味人生
欢迎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