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天命:彭雪枫的故事4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彭雪枫的故事4文/于天命 “育德中学”280余学生、五位老师、二位校工,乘晋军察绥司令官商震出资租下的四节火车箱,回到北京;育德复课。 中共北京地下市委…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彭雪枫的故事4
文/于天命
“育德中学”280余学生、五位老师、二位校工,乘晋军察绥司令官商震出资租下的四节火车箱,回到北京;育德复课。 中共北京地下市委,遵照李大钊意,吩咐育德中学19岁中共党员彭修道,继续挥洒驳论,在新形势下,灵活变幻化名,向京津报刊发表文章,既抨击张作霖控制的北洋政府,还要传播布尔什维克主义,宣扬苏俄战胜孟什维克的胜利。 修道随即更名为“雪枫”二字。 雪枫白日上课,做作业,并料理学生会的事务;夜间,做地下党指示的工作;整日里,忙得不可开交,分秒珍惜。 一日,有自称河南孟州青年、北大学生吉天璋者,找到育德中学高中部,求见领得毕业证就被留校的彭修道,递给他一个字条。字条的字迹和语气,竟然是,五叔召唤。 修道跟随吉天璋,去到北大政治系主任梁仲华教授家中,得见绥远分别数月后的五叔。 原来是,五婶母张氏,在故乡勤俭度日,茹苦劳作,精心孝奉高堂双亲十年,积劳成疾,不幸病逝;留下三子一女,依靠伯父母们养活。 五叔言及家乡事,泪如雨下! 五叔身后,有一淑雅温婉的妙龄女子亭亭玉立,她也潸潸泪下,抽手帕揩拭。 修道见此情况,惶惑沉思。 五叔解释说:“昔年,受北京女师大邀请,我代表国民军,去演讲两次,颇获师生赞诩。今年,国民军撤离京城后,在察哈尔败退绥远;便有几十位师生,一道去了绥远,到包头,探望我们。 不料,在为女师大的师生们举行茶话会中,有好心好事的鹿钟麟、过之刚、张维玺、秦德纯、孙连仲、佟麟阁,还有刘汝明、赵登禹,发现了某种迹象;他们,就共推河南扶沟县老乡吉鸿昌军长出面,叫上尉氏县老乡黄樵松团长相随,去向这位鞏县老乡沈若愚(德熙)姑娘提说亲事。 他们把我的功业德操,过度宣染,吹赞得天花乱坠!骗得德熙对我理解,产生同情心;她,不计较我有三儿一女。 钟麟、之刚、维玺、德纯等,诸位仁兄,一起鼓励我大胆相爱;说总司令回国,他们就向总司说清楚。之江兄是大赞八位弟兄眼亮,会办事!他要出面支持。 孙良诚闻知,乐呵呵喊叫,说“北京女师大毕业生,这姑娘风姿卓约,是你河南老乡呀!简直是嫦娥蟾宫下凡!你若不就,仍是一副铁饼子脸,夫子像,那真是无药可救了!纵使去给后羿将军牵马,他也不要这种愚蠢腐儒!你不懂人间烟火,七情六欲混沌。哼哼,往后啊,休想再让我高看你! 随后,我就和德熙,在马群最爱、蒙民起舞、清澈见底的昆都伦河畔,在马头琴声悠扬中,倾诉衷肠,谈定终身之情。 张之江出面安排,在萨喇齐城内基督教堂,由挪威来的闻名塞外的窦牧师主持,举行了西洋宗教婚礼。 我们都没想到,那位晋军大将、前线司令官商震,居然派员送来贺信!夹带傅作义贺礼。我明白,那是因为傅作义早年和河北霸州县衙司书韩复榘,一同参加过冯将军领导的滦州起义。我,收下了商震贺信和傅作义贺礼。 这位,就是你新五婶。 新五婶沈若愚(德熙)女士说:“修道,你聪颖高才,勤奋上进。你叔寄予厚望。他忙碌,不说他。你有事,就给我寄信发电;缺钱用,及时告我。” 修道答;“育德中学,是军官们以学生家长身份出资。五叔把我供养毕业,被校长留用了,有了月薪,不需再供应我。 这多年来,五叔一不饮酒,二不抽烟,三不染舞,四不打牌;总是精心作事,几多废寝忘食!公而忘己。今后日子,我代表彭家修字辈,拜托婶母操劳费心!” 新五婶答:“我理当尽心,理当。我们,恐不能随时见到你。你自己,劳逸适度,谨慎从事。” 五叔说:“这些年来,战火连连。战争,并非救国良方。我想学习经济和金融方面知识;以备日后为国为民。 你五婶,她支持我意。我就请了两个月假,悄然回京,拜见梁教授,禀告我的求学欲念。 梁教授是北大政治学系主任,是我在京上学和执业年月里,有幸结识的高德学问家。他为安全起见,特留我们,住他家中。 一方面,他给我们讲解英、法、德、意等欧洲工业发达国家的乡镇自治理论和政治机制架构;一方面,带我们去经济学系主任马寅初教授家,作了介绍。我和你婶,向泰斗们顶礼摩拜! 马教授看梁教授面子,同意收下我二人为校外弟子!我们得到了政治学、经济学这两位闻名全国的顶级教授面授,得他们所列书单七十余部;心灵如愿了。 马寅初教授,是在美国留学十九年的双博士。我们学到世界经济学领域的最新理论了! 而且,有了意外眼见:马教授夫人,来自浙江,是一位旧式女性,衣著朴素,巧于针红、精操厨艺,主理家务,使内外整洁,一尘不染;马教授关心倍至。二夫人,中西文化合璧,处置书册资料、案头文字事务,井井有条,与夫心心相印,休戚共鸣;马教授钟爱有加。 马教授家庭气度高雅,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和睦挚情,真让我们开眼,长了见识!人世上,有一些哲理,还真是不在书卷中啊! 我们,就要离京,返回军营,到那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底见牛羊的敕勒川去。已后,你视情通信吧。” 修道在梁教授家中,与五叔会面。别后未几,他也离开了京城。 雪枫当时还不曾明晰的军政时事,是: 1925年春,孙中山逝世后,中国南北两个政府的政军局势,犹显出风云激荡。 次年,1926春,北京政府直系首脑吴佩孚,为了铲除广州政府中央执委、北方党代表于右任在陕甘号召、组织领导的“靖国军”,特令豫省刘镇华“镇嵩军”六万人(号称十万人)西出潼关征讨之??争取生擒国学关中派首席传人、当代书法魁元于右仁,劝其归属直系。于黌师若愿教授吴大帅,吴定要举行拜师之礼。 于右仁将刘镇华手书掷地。他既往反清,尔今不服北洋,惟持孙中山三民主义。他率靖国军与刘镇华鏖战数月,军费告罄! 陕甘二省满清遗老望族、北洋复辟顽绅们,沆瀣一气,明暗勾结,极力阻挠于右任代表的孙中山三民主义在陕甘落地生根。 旧势力的捣乱手段,一是与吴佩孚直军刘镇华部暗通款曲,二是煽动商贾财东们拒交税款。军费竭厥,致于右任焦虑万分。 1925年3月孙中山在京逝世。经夏、秋、冬,到26年春,国民党中央主席汪精卫、外交部长胡汉民,政见分岐日显,甚尔争吵不已。 财政部长廖仲凯、军事部长许崇智,常务委员谭延闓、任朝枢、朱培德、林森,从中相劝无效。 胡汉民拂袖去了欧洲。 汪精卫赌气抵香港不归。 5月,廖仲凯、许崇智、谭延闓、朱培德、林森,分别征求宋庆龄、杨鹤龄、居正、吴稚晖、熊希龄、邓演达、李济深等,同盟会元老意见,协於六月,召集中央会议,将原同盟会排列在孙中山、黄兴、宋教仁后,曾任国民党中央执委、监委的张人杰(静江),推选为中央执委会主席。 张静江,早年曾从第一故乡安徽徽州,第二故乡浙江吴兴,两地慕款,支持孙中山反清活动;如今,他只支持蒋介石。 于右任是张静江着实佩服的民国汉学大家、顶级书家、反清的同盟会文宣首领!孙中山心目中的道义股肱!梁启超、张謇、章士钊、柳亚子等,无不赞叹!张静江也从不怠慢。 但是,张静江还是绕不过他内心深处那一道秘密坎儿━━1906年,梁启超在日本开办刊物,发表苏州闻人钱基溥(钱钟书之父)的长江南北人口智愚优劣论,引起复旦公学校董马相伯老先生的全权代表刘学禹(陕西青年逃匿者于伯循,字诱人)气愤难耐!他这回不署“刘学禹”名(为了不连累恩公马老先生),他新定化名“于右任”,向梁启超寄出抗议性激昂驳论,对大名鼎鼎的钱基溥此文,大加嘲讽!嘻笑鞭韃。 梁启超一看,惊奇异常,喜曰:“高士!故国精神犹在!”立加编者按,全文发表! 正在上海的钱基溥,一看 “于右任” 驳论,便心服口服,不禁一叹:“我不及也!”立刻发出认错、道歉文!回寄梁启超。 梁启超一看,犹喜!加编者按,即行发表! 该刊,在海内外订数,骤日飙升! 钱基溥请求梁启超,甚望拜会学识与精神不凡的“于右任”。敬祈促晤。 梁复:身份未明,稿酬代收处:湖广总督府驻沪监事公馆。 湖广总督府,乃张之洞主宰。钱基溥未便追询,从此,时生悬思。 五年后,辛亥举义成功,孙中山回国;抵沪入住哈同花园小憩,挥书“博爱”二字,亲赠同盟会长江大督都于右任;宣布中华民国诞生,委于右任为交通部次长。 钱基溥,终于得会醍醐灌顶的诤友于右任,啊!原是震旦、复旦的奠基功臣!二人遂成友好。 在此后的会晤中,于右任无意间谈到了张人杰(静江)早年曾向清廷纳赀款、捐道台一事。 于右任怎能料到,此言竟被旁人流传。因此埋下仇怨??张静江迄今仍是耿耿于怀。 张人杰(静江)於1926年6月,上升为广州军政府头号人物,主政大权,他岂肯援助于右任?他只想看到于右任失败,返回广州,无颜向中央复命的尴尬状态。 张静江声声 “财政拮据”,不批准向靖国军拨付军费。 林森发觉,张静江是要坐看于右任败局,故意不支援陕甘。 林森着急了。他念及昔日同盟会长江大督都于右任,为宣扬反清,鼓动新军起义,而开办上海《民声》、南京《民吁》、武昌《民立》三大报馆,创下不朽功勋!辛亥起义枪声响起,总指挥部,就在于右任报馆内! 林森不忍看辛亥功臣于右任失败,乃求告福建华侨,募得五万银洋,支援靖国军。 军费不济,靖国军终於难以为继。弹药欠缺、粮道被截、军服和被褥无力订制,将士们不仅无津贴,而且陷入饥饿作战。个别支队,发现军心不稳;有支队不告而别。其中,樊钟秀支队下属团长之一孙殿英,便带军不告而去。 于右任,接受李大钊密电建议,不再对广州军政府抱幻想,决定亲赴苏俄,去请求冯玉祥回国,以挽救陕甘危局。 他在行前发话:是我无能筹款,致将士们饥饿冻馁。自即日起,各支队自行选定去处,转入自保,一律不作失节叛变论! 这番告别语,等於是解散靖国军。 所幸,八个支队长中,有樊钟秀、李虎臣、杨虎城三位,声言决不脱离,要继续跟着他,献身三民主义革命! 逊清年月,陕西省三原县青年于伯循(诱人)前往中原(开封)参加清廷的科举春闱试。但因他曾在西安写诗,怒讨清廷,有同学告密,被光绪皇帝御批就地杀头。 他在开封客栈里,闻风逃匿,辗转抵沪,化名刘学禹,考入震旦为学生。但他的文章作业,被校长马相伯先生发现,即聘他为秘书并委他为教师,向学生讲授国学。他逃过了清廷悬赏捉拿与追捕。 而今,清朝亡了。但他却变成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悬赏捉拿的通国要犯。他要出国离境,万无可能。 于右任满腹经纶,生不畏死,不作腐儒。他孤身离陕,化装潜行,到达京郊十三陵附近,走进昔日部下、后投靠吴佩孚、受吴提拔为师长的孙殿英军营内;缷下伪装。 孙殿英认出上司的上司来在面前,大吃一惊!不知所措。 于右任开口说:“我是败军之将。你是扣压我,去吴佩孚那里领赏呢?还是听我的话,设法把我送出北京!” 孙殿英突然良心发现,说:“你,永远是我上级樊钟秀的上级。我对不起樊钟秀,更对不起你。你来求我,是还把我当人看。我感恩!” 孙殿英即赠路资,并派出一辆军车,趁夜色,秘密把老长官护送到天津。 于右任在天津,发出电令,让早前遵他命令南下广东的“援粤豫军”司令樊钟秀,率军北返中原待命。 发二道电令,要杨虎城支队余部迁往陕北耀县,保存基干,等待他回陕再举义旗。 发第三道电令,吩咐李虎臣支队隠入终南山待命。 樊钟秀、杨虎城,均依令而行。 李虎臣进入终南山和关中四县筹得粮款,便回锋直进西安,要与刘镇华军血战到底。 于右任即电驻扎耀县的杨虎城,率仅剩的6000人回奔西安,与李虎臣携手同守城池!杨虎城接电,拔营南下,回守西安。 这就引起刘镇华镇嵩军将西安城团团包围,已达数月。三日一大战,每日一小战,声言:活活困死李、杨二人。 坚守西安城垣的“靖国军”李虎臣支队尚有1万7千人、杨虎城支队仅剩5千人,两支队密切配合,无日不在苦战中。西安城中,市民饿死5万人,腐尸臭气冲天,白骨堆积如山! 北大教授、中共领袖李大钊,两次致电寓居莫斯科的冯玉祥上将,盼望尽速回国,解救西安之横祸苦难! 这1926年,政治军事大事要闻波涛连绵;真是当代中国惶惶於南北不安、风雷滚滚的震荡之年。在一系列变局中,雪枫不知五叔身在何处了。思念之心,不时腾起。 他想,五叔恒持孔孟之道,同时表率西方民主之风。他,也许早已感觉到侄儿乃中共党员身份,只是不便说透、不想兜底询问罢了。 五叔啊,你现在哪里?
作者简介:于天命,镇平籍,工科研究生毕业,80年代原能源部教授级高级工程师,9O年代工伤转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河南省文联委员、省作家协会理事、平顶山市政协常委、综治委巡视员、市作协主席、河南城建学院客座教授、院长顾问。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红色间谍》,散文集《少年与老屋》,长篇报告文学《一代完人》。文言词赋发表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诗刊》等报刊。1994年获平顶山市文学创作特等奖。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马龙珠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涅阳文学】于天命:忆镇平曲剧【涅阳文学】于天命:彭雪枫的故事1【涅阳文学】于天命:彭雪枫的故事2【涅阳文学】于天命:彭雪枫的故事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