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祥东:苍耳人生

苍耳人生文/孟祥东 朋友在村里养羊,前去拜访那天已近午时,朋友正在羊圈挠羊屁股,我很诧异:马上冬天了,还媷羊毛?朋友扭过头,呲牙笑了笑:来!把手伸过来。我疑惑不解伸出左手,他把手团…

苍耳人生文/孟祥东

朋友在村里养羊,前去拜访那天已近午时,朋友正在羊圈挠羊屁股,我很诧异:马上冬天了,还媷羊毛?
朋友扭过头,呲牙笑了笑:来!把手伸过来。
我疑惑不解伸出左手,他把手团扣在我掌心。
“哎呀!什么东西,还扎手咧。”
原来是苍耳,哈哈!小时侯还吃过呢,本地俗语称苍苗疙蛋。苍耳生长范围很广,生命力顽强,大多食草动物望其生畏都得退避三舍,特别秋后,苍耳坚硬茎杆上间隔着缀满苍耳粒,每一粒上的尖刺日渐坚硬,割草人都不待见。细端祥,苍耳粒像插满钢针线葫芦,更象个小刺猬,浑身冒刺的家伙也是它的生存之道,没人欣赏,自己欣赏自己呗。
我把手里苍耳放进朋友脚前塑料袋,他起身拉我一同进家,把塑料袋内苍耳倒入墙角小筐内,足足半筐苍耳,他说:这两年放羊,你嫂子也是风里来雨里去,腰腿痛缠身了,这苍耳泡酒是预防和医治风湿病良药呢。我闻闻他酒坛:挺香!想不到你这家伙,满身刺,心底蛮温柔的。嫂子正切羊肉片,招呼:快上炕哇,涮羊肉粉条,都是自产的……
炕上小方桌有备好火锅,正午日光洒满玻璃窗,和土炕上大花炕布交相辉映,秋冬之交,小屋暖洪洪的,满满的温磬。脱去外衣甩掉鞋,盘腿相坐,一壶苍耳泡酒,薄薄的羊肉片浸入沸腾开水中瞬间变色。朋友举杯:干一个!”
“干一个,你这小日子不错么,快赶上帝国主义了。”
小酒下肚,朋友本黑红脸膛泛出红光:“从苦难走出来了。”
“啥都好,就是村里人都搬迁了,这山沟里就你一家,孤单的,会变成原始人。”我笑他。
“哈哈哈,哥就是山沟里苍耳!不信邪。”朋友话匣打开,往事历历在目。
上世纪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村里人纷纷抛荒外出打工,朋友就是别扭人,把人们不种的地全收留种上,一根筋坚守种田,结果越种越穷,除了提留农业税,所剩无几。后来到了新世纪党的政策好,几千年赋税免了,可两个娃娃上学呀,生活成本陡然升高,竟然入不敷出,眼铮铮沦为全村最穷的人家。那年秋季庄稼长势最好,眼看丰收在望可以打个翻身仗,不料,一场鸡蛋大冰雹彻底击碎他所有梦幻。
“喝!再干一个!”朋友故事让我动容,继续娓娓道来。
第二年,他把孩子安顿到县城住校上学,两口子随村民到大城市建筑工地打工。有一年,临近年关,包工头拖欠工资迟迟不发,寒冬腊月等得实在不耐烦了,好不容易找见包工头上前理论,偏偏那王八蛋暖心话都没有!朋友一怒之下,一块砖头照脑袋拍下去,包工头差点见了阎王,当然朋友一生中还享受了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待遇。
朋友讲到这,红润双眼泛着泪花:嘿嘿!吃肉!
出狱后,朋友债台高筑,欲哭无泪,感谢党啊!扶贫大业开始了。乡政府老刘带队驻村扶贫,老刘明访暗查,得知朋友的遭遇,心如刀绞,于是,帮朋友贷款买羊。小尾寒羊,一只母羊竟产四只小羊羔,还清了外债,发展到今天聚到三百多只成羊!
“老刘是个好干部啊!送他一只羊搭谢,他把钱悄悄留在被卷里,现在还有这种干部!”
朋友咂着羊肉片,终于说出“正能量”的话。
老刘的故事还没完了。
去年,扶贫攻坚,全村整体异地搬迁进城住楼房,村民都进县城了,朋友舍不得羊呀,指羊群赚钱供孩子上大学,娶媳妇,老两口养老呀。村委会和乡政府轮番来做工作,朋友丝毫不动摇。
“你说,这进城住楼,吃啥喝啥?水钱,电钱,物业费……动一动都要钱!在村里收留点柴禾烧热炕头就能省了供暖费!进城没啥手艺,怎挣那么多钱!他妈的有些砖家吃着农民粮尽放狗屁,咱烧个柴禾能污染北京空气?”
“哎呀!这话可不敢说。”朋友满不在乎的样子,我笑了。
老刘要本来升乡长了,在搬迁会议上,力主愿意搬迁就进城,不愿意留在村里继续原有产业,不搞一刀切,这和上级领导全面小康精神相悖,吵得不可开交。老刘把他爷爷死的故事在会场讲了出。五八年“大跃进”大炼钢铁,砸锅破碗,全村人一块大锅吃饭,不久,粮食缺乏了,人们饿得面黄肌瘦,浑身泛力。吃糠吃野菜吃树皮吃草……老刘爷爷摘苍耳炒得吃,中毒身亡。教训惨痛啊!为什么有了两钱,得瑟不得了呢?当然老刘升职无望,但保住朋友留在村里继续他的畜牧大业。
酒喝得有点晕,朋友故事讲完了,我盯着墙角半筐苍耳发呆,仿佛眼前就是:茫茫山坡上,干枯的苍耳茎在风中傲然挺立,茎杆上的浑身是刺的苍耳紧紧守附着,再大风都奈何不它。只有羊群欢快经过,苍耳才挂着羊毛上。
我看到人间另一种人生,是苍耳人生。

作者简介:孟祥东,网名莫名其妙,河北尚义人。喜欢阅读,喜欢写作,作品多见于《鸳鸯河畔》,《雪绒花文学》等网络平台。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苏立敏|赵合|何凤山|苏正南|徐欢|王路梅|周绍明|解成宝|王胜|李连贵|张瑞|闫志梅|闫宪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