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宝贵:秋菜冬藏先买葱

秋菜冬藏先买葱文/贺宝贵又是一个金秋十月,又一年的秋菜冬藏季节。整个十月里,张家口后屯街的秋菜市场肩蹭肩的热闹,车错车的繁华,三五搭伴,几十几百人,一朝一夕,进出这条街,卖菜买菜。…

秋菜冬藏先买葱
文/贺宝贵
又是一个金秋十月,又一年的秋菜冬藏季节。
整个十月里,张家口后屯街的秋菜市场肩蹭肩的热闹,车错车的繁华,三五搭伴,几十几百人,一朝一夕,进出这条街,卖菜买菜。于是,它构成了一道入冬前的风景线,这风景线的背后是人们要秋菜冬藏。
秋菜冬藏先买葱。大葱是秋菜冬藏排行榜的第一名,它最先蜂拥而入,堆集在后屯街的市场的摊点上。一片又一片大葱,面积有小半个门球场,一捆又一捆大葱,腰里缠着一根荆条绳子,一棵又一棵大葱身子贴着身子,大部分葱叶子耷拉下来,密不透风。大葱市场的主角依然是崇礼区大葱和蔚县大葱。崇礼大葱长在黑土地里,葱地先天性肥沃,肥的流油,大葱长得高,长得壮实,个低的二尺多,个高的三尺多,葱叶子宽且厚,偶尔有烂开口的葱叶子,露出一层白色的黏黏糊糊的东西,葱白长有一尺半左右,葱杆子瓷实不说,还够粗,葱的味道浓郁芳香。说到葱杆子粗细,立即联想起蔚县葱,蔚县葱是“鸡腿葱”,鸡腿葱有两个说法,一是葱白底端粗,粗的像一头大蒜的直径,再是葱白由低端向顶端逐渐细下来,这般形状恰像鸡腿似的,它的葱白短些,其它优点和崇礼大葱一模一样。中国人给农作物起名,有一个巧妙法子,就是冲着它的明显特征,有的冲着形状去,有的冲着颜色去,一旦叫出个名来,很快约定俗成,一阵风似的刮开了,刮到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后屯街长,也窄,是轿车、大卡车通行的天敌,那些小型车,不论是自行车、电动车、小型电动货车,如鱼得水,自由自在地穿行。那些买了大葱的主人,或前或后地驮着大葱,满载而归,直奔家去也。
后屯街今年新增了两个大葱市场,恰在第五医院大门的对面,一个在老供销社办公楼大院,专营崇礼大葱。另一个在东头四五十米以外,一大片水泥地上,专营蔚县大葱。一西一东,像是唱“对手戏”,无言地比拼着大葱买卖。卖崇礼大葱的老板是一对“知天命”夫妻,因为生意比预想的红火,就连夜拉进一对夫妻股东,增加融资,扩大经营,两万多斤大葱堆集在院子里,院外马路边上竖起三合板牌子:“院内有崇礼大葱”,这个土法比自己做“导购员”省事。这一招真灵,来往的买葱人顺着导购牌子鱼贯而入,挑挑拣拣,十分钟八分钟走不了,不大一会院子里拥挤起来。卖蔚县鸡腿葱的老板是“而立”岁数的三个人,清一色的羽绒服上衣,有一个把太阳镜顶在脑门上,显出一副文艺范儿。
想起七十年前的大葱市场,与当下比对,有好多不一样。七十年前是不戴口罩的。如今个个带口罩,口罩的原材料不再是医用纱布,口罩还添了颜色品种,年初的黑色口罩早不见踪影,现在的主打色有天蓝色和豆绿色,即使有人一时半会不带着,也是顺手把口罩拉到下巴颏,一副随时启用的“战备状态”。这个“举国戴口罩”,在国际社会引起广泛学习,它常态下防范“新冠病毒”,“新冠肺炎”,人们响应政府号召,自觉自愿地防疫。第二,七十年前,几乎个个带着一条麻绳,绳子有细有粗,用来捆葱,捆好了,女人抱着葱,男人扛着背着葱,一步步回家。鲜见自行车、独轮车、排子车驮葱。人走车行的路面变了,土路变成柏油路。最后是买卖的结账方式,现今大半人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微信二维码,瞬间缴费收费。往昔买葱钱要精打细算才行,因为家庭收入微薄呀。
葱的市场走过千百年,划出了漫长的路线图,图线显示中国的国运,中国人的民运。现今时代的卖葱人,买葱人,太牛啦,超牛啦。
葱是秋菜冬藏冬吃的主打菜之一。这里不说中国人吃“小葱拌豆腐”,也不说山东人“煎饼就大葱”。单说葱作为辅料,就足见其地位和作用的显要了。童年时期见老娘做菜,主菜洗过后,就剥洗葱姜蒜。之后操起刀来,先切主菜,再切葱花,姜蒜要乖乖地排后。锅油热了,姜丝、蒜片跟着葱下锅,有时葱第一个下锅,这叫炝锅。一辈辈人做家常菜,一茬茬酒店做高大上菜,葱几乎没有过退居二线。这工序的先后检验着辅料(辅菜)作用的大小。水泊梁山好汉共一百单八将,智多星吴用足智多谋,豹子头林冲是十万禁军教头,他俩一个是软实力,一个是硬实力,都杠杠的,但总不能,永不会排在及时雨宋江的前头。这就是世间的硬道理,硬道理是夺魁第一的道理,排在其它道理的前位,不按照硬道理处置事情,事情是做不下去的。
葱的话题还有另一面,葱花炝锅是葱第一个入锅,葱做了“菜引子”。在另外的情况下,葱花是倒数第一了,但绝不可小觑它,它居然是后来居上者,它能给一道菜锦上添花,或是给一个汤锦上添花。葱花出自厨师,厨师选材的眼力,切葱花的刀法,撒葱花的手法,葱花落在菜上、汤上,时间、位置,一概恰到好处,仔细看吧,菜上、汤上的小小葱花,翡翠般的颜色,碎星星般的形体,主菜和汤全力地烘托,就不信餐桌旁的人不动心。
葱还有善行善缘,它是“告急”左邻右舍的“救星”,户主忽然发现做菜没了葱,于是快步去求左邻右舍,他们立马递过葱来,还有一句宽心话:“不够,再来!”葱是探访亲戚朋友的小礼物,带着一捆干干净净的鸡腿葱,一件小而体面的礼物,主人会微笑着说:大老远的,来就来吧,还拿东西!五六十岁的人会提溜一捆葱,送给老妈老爹。这可不是几万几千家,这是中国人的一个“集体人格”,真善美的人格。
葱不仅给了人们美味,营养,给了人们舌尖上的口香;还给了人们产业与就业,给了人们财富,更给了人们一个社会和谐与美好。一年四季分春夏秋冬,季节流转到秋季,人们忙着起葱、卖葱、买葱、藏葱。葱通不通人性咱不知道,但它以它的生态特性满足了人们冬季所需,这正是葱的平常与伟大之处,人们结缘它的幸福之处。
我肚子里的“葱文化”启蒙于葱的谚语和歇后语,也时不时地用一用,有“小葱拌豆腐—清二白”,有“鼻子里插大葱—装相(象)”,有“吃一咕嘟葱,长一咕嘟松”等。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学龄前,我用这些“葱文化”护身,跟街坊玩伴辩论,嘲讽,贫嘴;跟初小高小同学辩论,贫嘴,往往会以其为“重器”,好在“我方”“敌方”都是东耳朵进,西耳朵出,从不计较。进入六七十年代以后,跟“葱文化”搭界的知识积累增多了,辨别力增强了,尤其是稚嫩心理世界的那一点浅薄之心褪得一干二净。但也有把握不准,词不达意的时候,幸亏话到嘴边,琢磨出“葱味儿”不对,就急刹车呗。
有五千年华夏物质文明的中国人一代代吃葱。我与葱交际了七十多年,可我说不清楚中国有没有“葱文化”,如有是始于何时?其内涵与本质呢?转而思之,何必玄玄的搞一个“葱文化”,何必要像孔乙己那样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几个写法。
葱,词典上有言简意赅的释义“葱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子圆筒状,中空,茎叶有辣味,是常用的蔬菜和调味品兼作药用。品种很多,有大葱、小葱”。葱的食用与地位呢,很古的时候,先民把葱作为“五菜之一”,上下五千年,中国人离不开葱,说明家常菜、当家菜里面有一个葱。
让我纵向地随意地抽取些葱的信息吧。孔子编《诗经》有“有玱葱珩”;春秋齐国《管子》有“桓公五年,北伐山戎,得冬葱与戎椒”;战国中期《庄子》有“古代隐者徐无鬼居山林,以食葱韭为满足”;汉朝王充《论衡》有“王莽时,谒者苏伯阿能望气,使过春陵,城郭郁郁葱葱”;唐朝李白《战城南》有“去年战桑干源,今年战葱河道”;宋朝王安石《江城子》有“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晋代衣冠成古丘”;明朝李时珍《本草纲目》有“葱初生曰葱针,叶曰葱青,衣曰葱袍,茎曰葱白”;明朝嘉靖九年,山东省《章丘县志》民谣有“大明嘉靖九年庆,女郎仙葱等龙庭,万岁食之赞甜脆,葱中之王御旨封”;剧作家曹禺《王昭君》有“远望是崇山峻岭,郁郁葱葱的阴山”;毛泽东主席《清平乐 会昌》有“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葱的以上信息,林林总总,涵盖有国家与国家管理、地理、历史、史志、经济、商业与市场、政治、对外开放、农业与良种栽培与技术引进、军事、战争、中医学、文学、民间习俗等。从人物分类有葱农、诸侯、帝王、将相、百姓、战士、作家、诗人、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医生、思想家、哲学家等。民族分类有汉族、少数民族。
葱是物质的,它以物理形态存在,又以物理形态被消费。“葱文化”不是物质的,也不以物理形态存在,“葱文化”以精神形态存在。人们在长期的食用葱的过程中,渐次感悟它的精神价值,渐次萃取它的精神价值,转换为人们精神层面的建构,起着积极健康的作用。于是中国特色的“葱文化”诞生了。但是,中国的“葱文化”至今处于“准文化”状态,这是它自身局限性决定的,它只能在正统的学术圈子之外,但它活得根深叶茂,有声有色,万寿无疆。回过头来说,这也是文化作为一种精神形态所展现的另类现象,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准文化”现象。这种现象举目皆是,例如“辣椒文化”“白菜文化”“玉米文化”等等。这是世间万物发生发展灭亡的规律,这规律对于人们挺好的。
葱,看似寻常却奇崛;“葱文化”,成如容易却艰辛。
“ 霜降”逼近,立冬在望了。秋菜冬藏,记得买葱啊。
作者简介:贺宝贵,退休于张家口人大常委会。多篇文章发表于雪绒花原创文学。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王殿君|闫立平|孟燕|闫宪|芳草|郭振萍|洋浴海|赵宏岭|邵燕云 |史玉凤|刘少均|张帅|王胜|周绍明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