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晶:风是爱的味道

风是爱的味道文/紫晶我的童年时分,是在乡村度过的,那是冀中平原上无数村庄中的一个,美丽而宁静,年少无知的我简单而快乐,一如我年少无知的小伙伴们。我的父亲是个军人,常年驻守在千里之外…

风是爱的味道文/紫晶
我的童年时分,是在乡村度过的,那是冀中平原上无数村庄中的一个,美丽而宁静,年少无知的我简单而快乐,一如我年少无知的小伙伴们。
我的父亲是个军人,常年驻守在千里之外的军营里。于是家中的大小活计便只有母亲一个人忙里忙外,那时候还有生产队,每天要到队里上工,完事儿才能到自家的自留地里去干活儿。而我还小,除了偶尔帮母亲洗碗拔猪草,什么忙也帮不上。
晴朗的日子里,母亲喜欢晒被子,每每这时候,我最喜欢在被子下面钻来钻去和小伙伴儿们一起玩捉迷藏。夜晚裹着晒得松软的被子,呼吸间似乎还有阳光的味道,心中满满都是幸福,人也在幸福中慢慢地进入梦乡。母亲在我们姐妹睡下之后,总是在昏暗的油灯下给全家人做鞋做衣服,早晨起来我经常看到母亲熬得通红的眼睛,这种情况直到我六岁那年村里通电才有所改变。
冬天的时候北风呼啸,太阳也变得懒了许多,经常躲起来看不见影子。而母亲还是喜欢晒被子,有时候接连几天不见太阳,母亲也会选一个风小的日子把被子拿出来晒。我疑惑地问母亲,“没有太阳怎么晒被子啊,又不会有太阳的味道。”母亲笑眯眯地回答我说,“没有太阳的味道,还会有风的味道啊。”
我并不知道风是什么味道,于是夜晚的时候傻傻地抱着被子闻来闻去,那晚当我在不知不觉中睡去,还是不知道风是什么味道。后来我们举家迁入城市,而我也到了读书的年纪,有了新的小伙伴,也有了新的游戏。周末母亲晒被子的时候,再不会像小时候那样钻来钻去地傻乐,只是偶尔还会疑惑风到底是什么味道。
许多年以后,和母亲聊起往事,也说到了这个曾经困扰自己许多年的问题,母亲笑着说,“那不过是随口哄你的,那会儿你小弟已经三四岁了,偶尔还会尿床,我是怕屋子里有尿骚味才会经常晒被子,又怕你们笑话他就那样说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风是爱的味道,是温暖的、甜蜜的保护,在我们不懂得羞涩的年纪,悄悄地为我们保守小秘密。没什么文化的母亲竟然是那么的诗意浪漫,用沉默地守护为我们谱写了一曲恢弘的爱的诗篇。
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小家,也有了自己的宝宝,就更加深了对母爱的理解。我们住在城市的水泥森林里,宽大的阳台干净整洁,阳光明媚的日子,我也同母亲一样,喜欢把被子拿到阳台上晾晒。只是即便打开窗子,也只能把阳光收进被中,却怎么也闻不到当年那种风的味道。
我想,大概只有梦里才能闻到吧。
作者简介:商容荣,书评人,祖籍河北保定(现雄安境内),现定居河北张家口,张家口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诗词协会会员、下花园作协会员,《长城文艺》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读者、青年文摘、国学、年轻人·魅力校园、国学杂志、影响孩子一生的阅读(中学版)、领导科学、学习之友、罗源湾文学、人民日报海外版、羊城晚报、上海证券报、华西都市报、新民晚报、文汇读书周报、广州日报、中国劳动保障报、银川日报、东台日报等百余家报刊杂志。作品多次被人民网、光明网、财经网、解放网、中华文艺复兴网、中国国学网、凤凰网、新浪、搜狐、网易及多家海外、地方等数百家网站转载。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苏立敏|赵合|何凤山|苏正南|徐欢|王路梅|周绍明|解成宝|王胜|李连贵|张瑞|闫志梅|闫宪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email protected]
诗词:[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