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安出发/汉匈争战拓丝路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作家专栏栏编者按:日前,陕西作家王蓬历时三十年寻叩古道, 完成《从长安到罗马一一汉唐丝绸之路全程探行纪实》《从长安到拉萨一一唐蕃古道全程探行纪实》《从长…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编者按:日前,陕西作家王蓬历时三十年寻叩古道, 完成《从长安到罗马一一汉唐丝绸之路全程探行纪实》《从长安到拉萨一一唐蕃古道全程探行纪实》《从长安到川滇一秦蜀古道全程探行纪实》丝路系列作品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三部六本力作,共1644页, 182万字。这套丝路系列作品是陕西省委宣传部推出的重大文化精品项目。一经出版便被新华社、人民网、华夏经纬网、文化艺术网、中国图书网、陕西传媒网、中国甘肃网、三秦都市网等多家媒体网重头推出。《中华读书报》将发书评,新华网浏览量近50万。为能让读者感受丝绸之路百科全书式的独特景观,欣赏引人入胜的风俗长卷,和“一带一路”新丝路日新月异的壮阔变迁。《浅海文苑》将以每周一篇连续推出,以飨读者。
汉匈争战拓丝路
文/王蓬
酒泉胜迹
秦王朝版图西止甘肃临洮,这也是秦长城的西部起点,丝绸之路却通往西域欧亚,这其中最重要的路线是长达1200公里的河西走廊。时至今日,只要进入河西走廊,便能感受到一种与中原迥然不同的山川风貌,戈壁大漠、胡马北风、长云孤城,一派汉唐边塞诗歌的意境。行走于千里河西,更像沿着一条时光隧洞,走向了历史深处,走向了汉唐时代。
武威、张掖、酒泉、敦煌、阳关、玉门关、古居延、黑水城……仿佛是一个个历史文化驿站,几乎每一个地名都有来历和出处,都能演绎出一串非同凡响的故事,都牵连着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
比如酒泉,现在城东有一个泉湖公园,园内一座高大石碑,镌刻着“西汉酒泉胜迹”几个遒劲大字。石碑后有面波光粼粼的湖水,宽广数十亩,掩映于垂柳林木之间,湖面假山耸立、九曲木桥通幽,四周有成片芦苇,湖畔有长堤环绕,一派园林气象。关键泉湖并非死湖,而有活泉来水,汩汩泉水从地下岩缝流出,长年不断,早年有泉水三眼,两眼干涸,存留一眼经清理疏浚,积水成湖,因湖成园,已成塞外胜迹。
西汉酒泉胜迹
边患由来
山泉河流,本属自然,此泉所以称酒泉却与河西归汉的重大事件相关联。秦汉时期,蒙古高原与青藏高原之间的河西走廊,是游牧民族的天下,这儿原生活着大小月氏人。其时,占据着蒙古草原的匈奴发展壮大。据司马迁《史记》载“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逐水草迁徙……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其俗,宽则随畜,因射猎禽兽为生业,急则人习战攻以侵伐,其天性也。其长兵则弓矢,短兵则刀铤,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仪……贵壮健,贱老弱。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之。”司马迁这篇《史记·匈奴列传》是最早记载匈奴生存习性生活状态的文献。指出了匈奴人所以屡屡侵犯秦汉边境的根本原因,匈奴人从小精于骑术弓箭,以游牧狩猎为生,一切以利益为转移,没有任何礼仪约束,只讲目的,不择手段,在他们心目中,到秦汉边境掠夺妇女财物牛羊,就跟从小猎取鼠兔狐狸一样,包括父兄死了,后母嫂子连同牛羊全继承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对。相反,谁能抢掠到财物,谁抢掠乃至杀戮的最多,谁就是英雄,谁就受到尊崇。这种环境氛围下,匈奴凡是青壮年无不想加入劫掠的队伍。早在春秋战国时,每当秋高马肥之时,匈奴便不断南下劫掠。中原王朝地域广大,农户却分散居住,不可能集中防御,匈奴又系马背民族,精于骑射,来去无踪,很难防御,这便是早在战国时期,濒临北方的燕、赵、秦等国大修长城的由来。秦始皇统一全国后,把各国长城连接起来,用于防御,虽然起到一定作用,但修筑长城,谈何容易,当时全国人口不过两千余万人,几乎青壮年全被征用服役,给底层群众带来极大灾难。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正是这种苦难生活的反映,也埋下秦王朝灭亡的种子。
由于秦王朝的势力并未到达河西,故秦长城西部起点是在甘肃临洮,史书与近年实地考察相符。秦建都长安,威胁最大是正北方向占据黄河河套鄂尔多斯草原的匈奴,为消除威胁,秦国大将蒙恬曾率兵三十万出击匈奴,匈奴大败,北退七百里,秦军占领河套,并修筑了南起云阳(今陕西淳化)北至九原(包头)长达900公里的秦直道,解除了匈奴对长安的威胁。
匈奴虽在河套失利,却击败了在河西走廊生活的月氏人,占据了祁连山下广阔的牧场,在匈奴势力最强大的时候,连青藏高原的胡羌都降服称臣,重新构成对中原王朝的威胁。秦末汉初,连年战乱,生产力下降,人口锐减,灾荒不断。此时匈奴人击败月氏、楼烦、白羊、丁零等游牧民族,建立起强大的奴隶制政权,乘中原内乱,重新占领黄河以南的河套地区。史书上说此时匈奴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到西汉初年,又壮大发展到“精兵四十万骑”,自恃强大,不断南侵,陕西、山西、河北临近边塞的城镇乡村深受其害。
连山下古战场
和亲纳贡
公元前201年,匈奴的铁骑竟然攻占到今山西省太原一带,直接威胁到长安。汉高祖刘邦亲率大军三十万反击,结果在平城遭匈奴骑兵重重包围,无奈用重金贿买匈奴贵妇,方得突围。平城之围使汉廷认识到在残破凋零的社会状况急待恢复情况下,根本无法与强大的匈奴抗衡。只好采取“和亲纳贡”的政策即选取汉朝宗室女子,封为公主,远嫁匈奴首领单于,再陪嫁大量的丝绸、大米、茶叶、金银、器物等游牧民族十分喜好又不能生产的物品,并应允在边境城市开放边市。这些怀柔办法,虽不能完全制止匈奴南下劫掠,但由匈奴首领亲率铁骑大规模骚扰的情况确实较少发生。这就为西汉王朝休养生息,发展生产赢得了时间。秦末汉初的社会动乱也使朝野上下一致接受了黄老学说即“无为而治”的思想,放弃了秦代“严刑酷法,横征暴敛,四处征战,劳民伤财”的作法,政府轻徭薄赋,百姓安心生产。就像我们进入新时期,吸取“文革”惨痛教训,放弃阶级斗争,注重经济建设,仅用三十年,改革开放就取得非凡成就一样。西汉朝廷经过文、景两代,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人口与财富都成倍增长,公私粮库充裕,城镇商贸繁荣,乡村田亩相望,国家的综合实力空前提高,已不是汉初面对匈奴骚扰无力还手的情况。
在文帝三年和十四年汉朝“和亲纳贡”期间,匈奴掠夺本性难移,单于亲率十余万铁骑两次大规模进犯,前锋甚至深入到汉甘泉宫附近,直接危及京畿,汉军被迫迎战,汉文帝亲上前线督战,虽然两次反击都取得胜利,实际不过是把满载而归的匈奴送出边境。况且,这么一来撕破面皮,匈奴索性无所顾忌,每当秋高马肥,就大规模南下烧杀劫掠,无所不为,边境军民深受其害,成为西汉王朝急需解决的一大外患。
去病墓前马踏匈奴石刻
抗击匈奴
随着汉朝生产经济不断恢复,对匈奴实行抗击,解除边患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就在整个社会都希望改变汉匈格局的当口,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登上了历史舞台。刘彻登基时只有17岁,却经历了匈奴侵扰的甘泉烽火,姐姐和亲骨肉离散之痛,以及朝野宫闱种种权谋争斗的锻炼,更重要是刘彻性格刚强,谋勇兼备,深受治国平天下的儒学熏陶,堪称雄才大略,千古一帝。他登基的第八年,公元前133年实施马邑之战,派人诈降边城马邑,引诱单于率十万匈奴来攻,汉军却以三十万大军设伏,后因事情败露,两军没有交战,却由此拉开了长达十几年的对匈战争序幕。也标志着汉朝立国以来,对匈奴的战略发生根本转变,由被动防御到主动出击,直到解除匈奴对中原的威胁。
新形势与新战略也呼吁着与整体谋略相适应的新的军事人才,在对匈战争中大批年青将领脱颖而出,最杰出的代表人物是卫青与霍去病,正是他们作为汉军统帅取得了三次关键性的胜利。
第一次战役是公元前127年,匈奴到上谷、渔阳劫掠,汉武帝组织反击,卫青率军明救渔阳,行至今包头,却突然回军西扫,大败屯守黄河河套地区的白羊王、楼烦王,驱逐了匈奴,收复了黄河以南曾被秦将蒙恬攻占的广袤草原,解除了匈奴对长安京畿之地的威胁,史称“河南之战”。
第二次战役发生在公元前121年,即与酒泉相关的河西之战。这年春天,汉武帝命年仅20岁的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突袭匈奴。霍去病是名将卫青的外甥,从小进汉宫,喜骑射和剑术,深受汉武帝喜爱,亲加调教。两年前他只有18岁时,跟随卫青出击匈奴,率八百轻骑追杀匈奴数百里,功冠全军。这次独自率领万余跟他年龄相仿的羽林军士,完全是年青人一腔杀敌报国的热血在起作用,他们无多少军事经验也无负担,一路疾驰,越过焉支山千余里,大破匈奴军队,斩首八千余人,大获全胜。同年夏天,霍去病再率轻骑进攻河西,这次他孤军深入,如狂飙突进,过居延海,攻祁连山斩杀匈奴三万余人并俘获许多贵族和首领,迫使昆邪王率部众四万人降汉,匈奴势力退出河西,千里走廊历史上首次归入中原王朝版图,不仅切断了匈奴与西羌的联系,也打通了汉王朝通往西域乃至欧亚的道路。为之后丝绸之路的开辟,起到关键作用,因千里河西系丝路咽喉,丝路从长安起步,沿泾水和渭水道分南北,至兰州后,又分南、北、中三线,但均在河西走廊交会,若无河西走廊,丝绸之路便无从谈起。更何况,千里河西还沟连着广阔的西域,是汉王朝日后建立西域都护府,管理西域的桥头堡。因而这个胜利非同小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汉室朝野都看清了这点,所以在河西走廊“设四郡,据两关”来巩固成果。四郡即武威、张掖、酒泉、敦煌,两关为阳关和玉门关。
各地名称均有讲究,取“武力威镇”之意而设武威;取“张国臂掖”之意而设张掖;敦煌则因濒临大漠,取“敦,大也;煌,盛也”之意,故名敦煌。至于酒泉,则是因霍去病大获全胜,为河西归汉立了头功,汉武帝为奖励霍去病,送去美酒,汉代人豪放,喜好饮酒,何况是皇帝亲赐的御酒,将士们当然都想品味,但酒少人多,怎么办呢霍去病驻军的位置注定在今日酒泉市的泉水边,靠近水源扎寨也是兵家常识。霍去病看看汩汩流淌的泉水,心中一亮,这位天才将军立刻有了堪称天才的主意。他传令三军聚集泉边,然后下令把御酒全倒进泉水,让全军将士汲饮泉水。掺酒的泉水自然带上了酒味,满足了全军将士为胜利痛饮的愿望,事情传开,朝廷索性在此设酒泉郡以示褒扬。这一切发生在那个处处标新立异,朝野生机勃勃的汉代十分合情合理,也成为流传千古的美谈。
由卫青、霍去病两位天才统帅联手取得的第三次胜利史称“漠北之战”,在汉军连续打击下,匈奴将王廷迁往沙漠以北。为消灭匈奴有生力量,汉武帝毕其功于一役,全国动员,仅是承担后勤,转运粮草便有十余万人,马十万余匹。卫青与霍去病各率铁骑5万,分赴漠北,合歼匈奴。这次会战,双方展开激战,卫青歼匈奴近2万人,烧毁匈奴粮仓,霍去病斩敌7万余人,追击至瀚海亦即今俄罗斯境内贝加尔湖。经此打击,匈奴有生力量丧失,“漠南无王廷”,困扰秦汉边境百年之久的边患基本解除。
去病夺得千里河西-此为重镇武威
美酒遗风
如今,徜徉河西走廊,便不能不遥想将千里河西首次划归祖国版图的年青将领霍去病,他18岁出征,六战六捷,是没有打过败仗的将军,去世时仅24岁,留下显赫军功,也留下“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千古名句,留下酒入甘泉三军痛饮的千古佳话,更留下关中茂陵霍去病墓前被鲁迅先生誉为“汉人极作”的“马踏匈奴”大型石雕群落,成为文学艺术界一个永远叙说不尽的话题。
也许正是受“酒入甘泉,三军痛饮”的遗风影响,甘肃人尤其河西四郡,无不善饮,饮则豪爽,拳令急切,输则必饮。我的多次河西之行对此豪爽酒风留下难忘印象。故有人戏称:“河西酒廊”。
我恰有嗜好,每去一地除购地图资料,还喜购酒存念,河西四郡各购酒一瓶,还特购了瓶“居延人家”,因为,正是霍去病追击匈奴,首次发现了居延海的啊!
作者简介
(说明:王蓬和他的著作)
王蓬,国家一级作家二级岗位(二级教授)曾任陕西作协副主席、汉中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創作40余年,结集50余部。曾获国家图书奖、冰心散文奖、柳青文学奖、全国首届徐霞客游记奖等多项奖励,并有多种著述翻译国外。系国务院享受特殊津贴专家、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