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萧瑟 —— 2018楼市中的人们

作者|allen一切都是那么猝不及防,就像灰犀牛沉默冲来,最先被踩踏的是困守原地的人。一、都市白领如果不是在2016年高峰期入手了一套河北燕郊的小三居,此时的赵兴国不会连父亲住院的…

作者|allen
一切都是那么猝不及防,就像灰犀牛沉默冲来,最先被踩踏的是困守原地的人。

一、都市白领

如果不是在2016年高峰期入手了一套河北燕郊的小三居,此时的赵兴国不会连父亲住院的钱都犯愁。
赵兴国和媳妇都是来自东北的独生子女,父母以前是国营工厂职工。两人在北京同一所大学读书,2011年硕士毕业后留京,一个在国企做综合部,一个在医院做行政。
2011年,北京房价破2万,他们工资加起来1万多,够在北京买上半平。然而,初出茅庐,没积蓄,没购房资格(北京“缴纳5年社保”的限购政策),买房还不敢想。加上北京生活成本高,他们也只能租个小单间。
2016年春节,父母催促小两口快生孩子,父母的愿望是简单,可对小两口而言不简单,此时的北京房价已恍如隔世,上到了“5万元”时代,虽然小两口工资也涨到了2万,却连半平都买不到。
而且那会的北京,正陷入对房子的狂热追逐中。几乎每个售楼部,都人头攒动。与其说是狂热,不如说是恐慌,人人担心自己不够快,跑不赢房价的速度,成为这座城市的弃子,像极了电影《2012》里那些害怕拿不到船票的人。
对于房子,价格都不能承受,还谈什么生活享受。
赵兴国开始关注起了燕郊的房子,因为那的均价才3万,比北京便宜了近一半,但和天安门直线距离就有30多公里,离他们上班的地儿通勤更要差不多2小时。
图片来源:网络;“北京”燕郊
京城的,贵。燕郊的,远。选哪里?小两口也拿不定主意。
可就在他们犹豫的两周,北京房价涨了8%,燕郊房价涨了5%。急涨的行情令到小两口很是焦灼,在北京买房是越来越遥远,这样涨下去,恐怕连燕郊都买不到了。
房子,就和股市一样,永远都是在上涨时才不断有人追涨。
小两口的目光只能再次回到燕郊,他们看上了一个90平的毛坯小三居,总价350万,首付要105万。虽然首付有点棘手,但赵兴国的父母把老家唯一的房子都抵押给了银行,贷了30万,总算凑够了首付。
那时是2016年的7月,燕郊地区骄阳似火,暑气逼人。赵兴国和媳妇顶着大太阳,汗滴如雨,从通州辗转坐了两个小时的车赶到了小区售楼处,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口干舌燥,喉咙仿佛冒烟一样。但是两个人心里却感觉很惬意,像吃了冰淇淋一样,心情很凉爽。
把银行卡拿出来那一刻,赵兴国感觉手里拿的不是一张卡,而是全家一个沉甸甸的希望。
到了2016年底,赵兴国那个小区的房价已经超过4万,赵兴国的心里更美了,美滋滋的在算赚了多少钱,开始规划起了美好的生活蓝图。
然而,风云突变,到了2017年3月17日,北京认房又认贷的‘317 新政’出台;随后,河北廊坊市主城区、‘北三县’、固安及永清也出台限购措施。属于‘北三县’之一三河市的燕郊自然受到影响,很多手持大把现金的投资客们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燕郊楼市的成交量迅速跌入冰点。燕郊二手房的平均挂牌价格从2017年4月的28,611元/平米开始下降,到了10月,平均挂牌价格仅为20,002元/平米,相比去年4月降幅达到了30%,部分楼盘价格更是腰斩。
赵兴国小两口一下子傻眼了,现在他们的房子在二手房挂牌也只能卖到220万,硬生生地亏了130万,卖了房子还不够还银行,活生生一个“负资产”,卖房还债这条路其实已经被堵上。生小孩,这下更不敢想了,毕竟这么大一笔债务悬在头上。要是再生个小孩,恐怕奶粉钱都没着落,他们打算再熬个几年,把借亲戚朋友同事的债还完再说吧。
到了2018年秋季,正在陪领导出差的赵兴国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母亲,电话一接,声音就哭出来了:“兴国,你爸中风进医院了,还在抢救中”,赵兴国的心里一沉,整个人僵了几秒钟,恢复意识后立刻带上媳妇,坐上最快的一班火车赶回家乡。借了同事钱后交完手术费用,乱糟糟的心总算能够稳定下来。
赵兴国回到老家熟悉的房子里,一幅温馨的全家福照片映入眼帘。然而,此时的脑海里却一阵恍惚,想起白天躺在病床上的老父亲,还有病榻前憔悴的老母亲,还有如山的债务,他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二、城市蓝领
大北京的赵兴国被房子拖累,合肥的房产经纪张子林,最近也遇到一些烦心事。
张子林来自安徽农村,父母一辈子干农活,弟弟和妹妹还在读书。因为穷,一家子还窝在20多年前的老破旧的平房里。自知不是个读书的材料,2008年初中毕业,子林便出来打工,父母也希望大儿子能赚点钱把老房子重新修建一下。
张子林来到了省会城市合肥,中间干过餐厅服务员、商场营业员。到2015年初,他还是3,000元月薪,除掉自己的生活开支,剩不了几个钱。家里房子重建得几十万,靠这点收入,得攒个十几年。
2015年开始,合肥的地产生意逐渐火爆。中介门店迅速增加,人才需求大增,经纪收入也是水涨创高,子林就想着加入地产经纪行业,多赚点钱。经朋友介绍,他进入了一家二手房中介门店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合肥万象城
合肥楼市火爆也不是没有道理,2014年下半年,国务院印发了《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部署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更重要的是,这标志着合肥正式加入长三角,这个重大利好让长三角的炒房客蜂拥而至,整个合肥的楼市跟吃了春药似的,一个劲往上涨。
2015年,合肥房价破万,到了2016年,房价涨了40%。到了2017年,合肥房价突破2万。
挑战不易的生活,总要有不易的决心。
子林很庆幸自己进入了这个行业,因为2015、2016年那会,每天他都忙得不可开交。
“每天都要带好几拨人去看房子,电瓶车几乎每天都要充一次电。更夸张的是,有一次有个客人等不及了,说第二天早上8点就要去看房,不然就要被抢了。”
2016年最旺的一个月,子林成交了10套房子,单佣金就拿了5万,算上基本工资和公司奖励,月收入达到了6万。这是他头一次看到这么多钱。
发工资那天,他找了个ATM机查工资卡余额,看到那数字后面的0,感觉还是恍恍惚惚的,好像在做梦。
他兴奋地告诉爸妈,以他现在的收入,可以在家重新修个小洋楼。父母听了,高兴得一晚上没睡着。
可到了17年,合肥陆续出台了各类限购限贷的政策,楼市迅速降温,来门店咨询的人少了,生意不断滑坡,以往热闹的门店一下子门可罗雀。子林以前一天到晚忙着陪客户看房,现在都窝在门店,猛打电话推销,可一天下来也很少收获。
生意冷清,同事开始陆续走人,一些中介门店甚至直接关门歇业了。
子林虽然也想过要走,但转做其它的工作,过万的收入基本不敢想。现在家里的房子已建到一半,如果再不寄钱回去,房子就要停工。子林心里也紧张,但还是盼望着楼市可以回暖,再赚一把。
可是,现实似乎在不断给这位年轻人耳光。他上个月才成交了一套小公寓,只拿了2,000多的佣金,这个月甚至到现在还没成交。昨晚老母亲又来电话,问钱有着落没,还说装修的包工头等着继续开工干活,他深呼一口气,尽量用平淡的语气给母亲回复说,很快就可以了。
放下电话,他跑到不远的便利店,买了一瓶小罐装的白酒灌了下去。此时,除了酒精,也没有什么可以安抚他焦灼的内心了。
最孤独的时刻,便是等城市的回声。

三、小镇青年
无独有偶,广西一个五线县城里的小企业员工黄炳强最近也很郁闷,因为本该上个月就发的工资到现在还没发。
这几年,县里的面貌确实焕然一新,马路变宽敞了,高楼也变多了,市民广场、体育场、图书馆也都建起来了。县里还划出了很大的地块,建设工业园区,希望引进珠三角的先进制造业。
图片来源:网络;“千城一面”的中国县城
本来县政府设想得不错,基建搞好了,投资环境改善了,吸引广东的低端制造业转移过来,美其名曰:筑巢引凤。

可巢筑好了,凤凰却没来。
因为广东的低端制造业一个劲地往越南、柬埔寨、孟加拉这些国家转移,那里的工人月工资还不到1,000块,相比之下,黄炳强这个县工资水平就要2,000块,没多大竞争力,加上地理位置也说不上特别好,压根没什么产业链配套,制造业始终搞不上来。黄炳强所在的企业,算是当地为数不多可以排的上号的制造企业,工资水平三到四千的样子,在当地算是不错了。
不过,由于大搞建设,吸引了周边乡镇的一些富人纷纷上来购房,县里的房价一度被炒高到七八千一平,一套100平的房子就要70万,本地人不吃不喝至少得花30年。
不过没办法啊,再贵也得买。丈母娘说老家没房子,那就是没本事,不然我凭什么把闺女嫁给你。黄炳强咬咬牙,借遍了亲戚还是买了个130平的房子,因为家里同学,亲戚都是这么大的房子,130是标配。但是这下经济压力就大了,每个月都得数着过日子。
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的贸易战还是打击到了黄炳强所在的企业,近几个月加班开始减少,进而收入少了,到上个月甚至工资发不出来了。
这样,黄炳强就有点焦虑了,频频往工友打听工资的事情。去年购买的房产已经把储蓄用完,每月的收入也都花得七七八八,要还房贷,大女儿的舞蹈班也要续费,老婆刚生完二胎,还在坐月子,奶粉、尿片样样都要钱,这些都得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生活的担子压力山大。
黄炳强就想着说先把房子卖了,然后住回到父母的老房子里,这样生活压力可以减轻不少。可偏偏今年棚改停了,县里和周边的有钱人该买房的也买了,后续购房需求慢慢变少,房价比年初跌了15%,这下房子也卖不出去了。
以前日子好的时候,工资不发愁,各种福利也应有尽有,出去说你在这个企业工作,亲戚都是羡慕的眼光。现在,时过境迁,连工资准时发都有问题了。
上周,黄炳强的一个小兄弟辞职了,又去大城市打工了,因为他说在这里已经没有梦想。而此时的黄炳强,因为被这套房子套牢,已经再没有说梦想的勇气了,他早已没有那股往外闯的这股冲劲了,外面的世界虽大,已跟他无关。
小镇青年们,注定要承受时代演变的阵痛。
那一刻,他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四、结语
每一代人都有各自的迷茫,每一代人也都在对抗不易的生活。
2018年秋天的楼市,比以往时候都要寒冷一些,而且,我们暂时看不到回暖的迹象。无论是身处一线大城市的赵兴国、二线城市的张子林,还是五线县城的黄炳强,都因为生活需要承受高房价,也只能默默承受着房价下跌,给自己生活带来的创伤。
电影《2012》。触动我们的不是炫目的特技,而是在灾难面前无力抵抗、被吞噬的人群。
图片来源:网络
尽管如此,我们也要乐观面对。
不管现在有多么艰辛,我们也要做个生活的舞者。

REVIEW
往期回顾

戏精这么多,不差“万科”一个
砸爆售楼处,换不来杭州房价涨回头
温州炒房的崛起与失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